反对人大干预立法会宣誓风波

2016年11月5日 下午 10:33Views: 141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 只怕视猪为队友

社会主义行动

全国人大常委将会就立法会宣誓风波释法,意味着中共再次对香港民主权利发动袭击。继政治空间被收窄、媒体被整顿、经济被操控、司法制度受到干预、民主权利受打压后,中共又再发动新一轮的进攻。当务之急是号召大规模示威作为起点,建立一场强大群众运动,并且务必要争取中国内地群众的支持,才有机会成功迫使中共退让。

今次立法会危机由10月12日开始。当日青年新政两名候任立法会议员宣誓时用“支那”一词。政府及建制派如获至宝,指控两人倡议港独及违反基本法,趁机利用此事去动员数千人的“反辱华运动”,并将舆论攻势升级。他们的目的是打压整个反对运动,合理化加强专制统治。

今次将会是人大第五次释法,简单来说就是一锤定音诠释香港法律,以“反港独”的名义阻止梁游二人上任立法会议员。青政的宣誓花招弄巧反拙,把香港推进中共的陷阱,让中共的魔爪更大力抓紧香港。

现在建制派不但要坚决阻止青政两人上任,更趁机操弄政治辩论的议程,以阻止港独分子“祸港辱国”为名打击整个反对运动。更重要的是,中共可以利用事件来加强对香港的操控和干预。在今次人大释法前,两年前已经有“一国两制白皮书”表明中央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也有否定真普选的八三一大决定。北京不仅想透过人大释法来干预香港政局,更藉此为刚成为“党核心”的习近平树立党内的权威。对中共来说,今次做法最重要的是展示中央政府的权力可以凌驾地方(特区)政府,压倒香港的本土派以至整个民主运动都只是次要目标。事件也反映到中共党高层的权斗正在进行,各派正在为明年中共领导层换届而竞逐有利位置。但中央政府向香港施展权威的做法始终是符合中共各派的一致利益。

微观一点去看,这场闹剧对梁振英连任特首的工程来说也是一份大礼。就任四年来他民望跌至谷底,不但没有改善任何贫穷问题及民生疾苦,强硬的统治手段亦令建制派在九月立法会选举中受到挫折。面对建制派对手的“Anyone but CY”攻势,他现在利用这场“反辱华”运动来表现自己“平定港独有功”,博取中共支持自己连任。

青政为何能够当选?

建制派在立法会选举遭遇到挫败,是由于社会及政治危机恶化导致群众的倒梁情绪升温。梁振英大力打港独,在立会选举作出政治筛选,剥夺了几名本土派参选人资格,燃点了年轻群众的怒火。这做法等同将本土派捧为最大敌人,反倒激起选民票投本土派的意欲,以狠狠教训一下政府。另外,早前中共的政治绑架、政治检控等恶行,令群众更强烈抗拒中共的政治干预,港独支持度因此上升,本土派的支持度也大大增加。

2014年的雨伞运动没有迫使北京作出任何让步,反映中间温和的路线早已破产。在政治出现真空的情况下,群众所寻求的真正激进替代选择并未出现,故此各本土组织虽然规模细小而且没有提出任何替代方案,但影响力都有所扩大。本土派营造激进斗争的形象,满足了群众对年轻新面孔的渴望。青年新政正是“机会主义”的极致代表,他们只在适当时候及适当地方出现,在伞运动后跑出来代表“伞兵”参选,但青政游蕙祯等人根本没有在伞运中出现过!

社会主义行动一直据事实解释,本土派并没有提出任何斗争的纲领及方法,只有煽动排外主义及反新移民。他们是团结反中共民运的一大障碍。很多票投青政的选民视他们为激进新势力,但却未清楚他们反动的反工人主张,包括反对最基本的全民退休保障、增建公屋等立场。此外,虽然港独的支持度上升,包括青政在内的本土派都刻意把议题模糊化,一味叫喊叫空洞无内容的口号,,没有明确主张港独,更没有解如何争取港独的问题。

民族问题

由于香港群众担忧中共剥夺香港的自治权及有限的民主自由,因此对独立的态度会变得愈来愈开放。但讽刺的是,从青年新政笨拙的表现可见,本土派根本不理解民族问题。“支那”一词具有种族歧视与殖民色彩,正好为中共舆论机器所利用来抹黑香港民运,削弱国内的反专制斗争。正当世界各地的经济陷入危机时, 民族主义往往被各国的统治者利用。归根究底民族主义是操弄恐惧的工具,用以模糊阶级分野,从而避免99%人民起来反抗挑战1%的暴政。青政向北京呈上了一个如此有用的武器,让人觉得这份誓词是中联办所撰写的!

宣誓风波突显了本土派的致命弱点,他们无法提出清晰的政治纲领及斗争方法来带领斗争,因此只能靠惊人言语和花招噱头来延续自己的政治生命!

为了重建民主运动并抵抗中共对香港干预,我们必须从今次事件中汲取教训。民主运动需要组织由下而上的民主架构及具战斗性的领导层。从立法会宣誓的闹剧可见,小丑式个人表演对反独裁斗争毫无用处。中共独裁体制在各层面加强镇压,面对这场艰苦的斗争,抗命行动是必须的,但这些行动需要以强化群众组织和提高政治意识为目标。而种族主义的言辞不但无助香港的斗争,甚至适得其反。

唯有数百万人群众团结在一场运动之中,延伸至中国大陆,并串联至因为中国的工人阶级,才是革命的出路!正当中共舆论机器不断抹黑香港民主运动是“反中国”时,香港民主运动一定要作出清晰回应,而不是以“支那”等词语来加以附和,才能为香港的斗争争取中国内地人的同情。社会主义行动为一个新的工人政党而奋斗,以打破权贵和独裁者的权力操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