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二孩”政策一厢情愿

2016年11月11日 下午 11:23Views: 53

劳动者需要生育自由、性别平等、体面的收入和更完善的社会保障与服务

王林宇 中国劳工论坛

为了缓解老龄化和劳动人口减少、提振消费,一年前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后,中共当局宣布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两个孩子。与此同时计划生育没有被取消,生育超过两个孩子的家庭仍将受到各种处罚。社会主义者支持普遍的生育自由,但是就像资产阶级承诺的其他自由一样,生育自由只有在社会主义下才能得以真正实现。

2-child-policy-2

医疗资源不足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一次会议披露,中国孕妇死亡率在经过连续11年下降之后,于今年上半年同比反增30.6%。这和政府的新政策不无关系。今年上半年的新生儿超过40%是二孩;超过60%的二孩产妇年龄在35岁以上,而且有着广泛的剖宫产史(一孩时期,医院为了提高收费,经常鼓动产妇进行不必要的剖宫产)。收入不足、工作时间过长和医疗资源短缺使这些“高危”产妇很难得到充分的医疗护理。

处在医疗困境中的不仅是孕妇。新华社旗下的《暸望》杂志在一个多月前发表文章称,中国每年约有10万名5至14岁的儿童因为缺少适合他们的药物而死于可预防或可治疗的疾病。另外,由于儿科利润较低,儿科医生尽管工作量大而且要面对更加紧张的医患关系,但工资一般比其他医生少30%,导致大量人员离职。目前中国儿科医生缺口达20万人。去年年底以来,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大城市的一些儿科诊室因医护人员不足而瘫痪。南京一家三级医院的儿科诊室甚至因为唯一一名医生生病而停诊数月。新生儿的增加势必恶化医疗人员和患者的处境。中共官员贪腐成风,政府逐年增加军费,资产阶级一年之内新增80位亿万富豪,孕妇和儿童的医疗需要却被忽视。

2-child-policy

新三座大山

医疗、教育和住房被称作中国的新三座大山,沉重地压在劳动者的肩头。即便中产家庭也已为抚养一个孩子倾尽全力,但中产阶级及以上的成年人只不过占10%左右。相比之下,底层家庭更像是被排斥在“现代社会”之外。大多数劳动家庭的子女被送往质量较差但十分廉价的私立幼儿园——如果他们能够接受学前教育的话——,也正是这些幼儿园被接连曝出虐童事件。对于移民工来说,他们的孩子经常因为户籍制度无法在工作地入学。城市住房更是移民工难以企及的。尽管房地产市场严重过剩,资本投机依然推动房价节节高升。一些省份和城市为了消化库存,甚至开始停建为低收入者提供的经济适用房或公租房。低收入、缺少休息时间和不平等制度造成了6000多万被称作“制度性孤儿”的留守儿童,相当于全国儿童总数的三分之一。去年6月,贵州毕节的4名留守兄妹在家中喝农药自杀,引发社会关注。2012年在同一地区,5名留守儿童在垃圾箱中生火取暖时被闷死。实际上,为了不让家庭的生存境况更加糟糕,大部分劳动者不愿生育第二个孩子(即便如此,医疗资源也已捉襟见肘)。这种情况下,只有极少数上层家庭才享有特权般的生育自由。

妇女权利

再次生育意味着女性离开工作岗位的时间更长。在就业市场性别歧视和缺乏公共育儿服务的情况下,更多的女性会选择留在家中成为全职主妇。《社会主义者》杂志和中国劳工论坛网站此前曾刊登文章说明,资本主义复辟令中国女性的社会地位倒退,“全面二孩”政策则会使问题更加严重。更多女性不仅在丈夫和长辈的压力下被迫生育,而且在失去工作后更加依赖等级制的男权家庭。同时,女性承担了大部分家务劳动。她们不仅要照顾双方长辈,而且还要照顾两个孩子——大多数底层女性仍要工作,因为一个人的工资无法满足日常开支。为了争取生育自由、体面生活和平等的社会地位,妇女群众需要团结起来,建立战斗性的组织,反击性别歧视和要求政府建设充裕而免费的公立日托机构、免费公共医疗、真正人人享有的免费教育、将家务劳动社会化(这可以创造不计其数的工作岗位)。这在中共专制统治和资本主义制度之下不可能真正实现,必须依靠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