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效应

2016年12月5日 下午 9:38Views: 135

美国丶亚洲乃至全球将动荡不稳

2016年第40期《社会主义者》社论

美国大选的结果震撼了全世界。亚洲各国政府正紧张地观望美国的外交政策在新政府会有什麽改变。特朗普在选举运动中提出「美国优先」的民族主义经济政策,并扬言要打破旧有的经贸与军事联盟。现在,特朗普政府会就其竞选承诺走到哪一步仍然是个未知之数,而这对於亚洲各国乃至世界关系的影响来说十分不明朗。

一个如此多变丶种族主义丶性别歧视的人物当上美国总统,是美国资本主义及其政治制度的一个历史性危机。美国的制度受到人民的彻底扬弃和深深不信任。大选运动反映了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生活不断倒退的普通劳动阶级,与离地的金融政治精英之间的巨大鸿沟。

习近平在秘鲁参加了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

习近平在秘鲁参加了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

共和党权斗

传统的共和党建制正试图「驾驭」特朗普,使其收回部分极端的政治立场,不过这场权斗也充满着不确定性。可理解的是,支持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各国政府和跨国大企业,对於特朗普会否从国际经济协定退出,以及美国会否不再扮演「世界警察」感到担忧。

第一个受害者无疑是奥巴马推动的跨太平洋夥伴关系(TPP),这是一个12国组成的贸易投资联盟,而特朗普则承诺要放弃。在竞选运动中,特朗普曾指TPP是个「灾难」,并且「是由一些打算摧毁我们国家的特别利益分子所推动的」。

这使其他TPP成员国感到震惊,在特朗普当选後,新加坡丶日本丶澳洲和纽西兰的驻美大使取消了一场预定的记者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领导的政府将会是TPP瓦解後最大的受害者,他也是第一个访问特朗普的外国领袖。

安倍到访秘鲁亚太经合会高峰会(APEC)时路过纽约,并与候任总统会面。安倍内阁成员也有着许多类似特朗普的右翼民族主义者,并担心中国会在TPP的瓦解丶美国从亚洲撤离中得益,并藉机会扩大自己在该区的经济和外交影响力。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前美国盟友最近也尝试靠拢北京,加强与中国的军事及经济关系。

TPP排除中国在外,用意在於巩固重返亚洲政策,维护美国资本主义在亚太区的权力地位。吊诡地,一个反中国的总统上台後所推动的政策却会对中国有利。「IHS环球透视」驻中国经济学家Brian Jackson指:「如果TPP告吹的话,将会是中国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大胜利。」

再者,由21个成员国组成丶包括美国丶中国及大部分亚太区经济体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将於11月举行会议,贸易战争的威胁将会降临。

对习近平来遻,APEC会议是推动替代TPP的「东南亚区域全面经济夥伴协定」(RCEP)的黄金机会。这协定是中国与东盟国丶日本及南韩组成的,但排除美国在外。

《金融时报》总结到美国乃至全球资本家的恐惧:「当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习近平及其他环太平洋领袖在秘鲁坐在一起时,他可能会感到自己将通向全球经济的龥匙交给中国领导人。」

在此大背景下,中共官媒的语调由担忧转为审慎乐观,因为特朗普当选可能对北京有利。毕竟,这名「民选」总统以好专制闻名,曾经歌颂过全球多名独裁者,赞扬北京八九六四屠杀时展示「实力」。

「可以理解北京舒一口气。」英文《中国日报》就TPP可能瓦解一事作出评论。

极端民族主义的《环球时报》在社论吹嘘亚洲会由中国领导,声称中国的经济实力从地理上折断了美国重返亚洲的计划。如此过度的自信与中国经济的实况并不相称,中国经济与美国一样过度扩充,而且债台高筑。全球危机正在深化,震撼了中美政府。再者,特朗普的统治会带来不稳局面,尤其在国际关系方面。「不稳」正是中共独裁者最害怕的。世界正在暴风雨新时期的边缘,帝国主义冲突将会更为激烈。

特朗普政府将会受到美国军方及企业的巨大压力,也会受到地区盟友的压力,使他不要在军事上退出亚洲,将主导权白白交给中国。这股压力甚至可以迫使特朗普考虑重新恢复TPP,甚至让它以其他形式存在,虽然今天看来似乎不太可能。

全球经济乱七八糟

今天全球经济乱七八糟,有评论说行国家资本主义的中国,现在至少在口头上是保卫资本主义全球化及「自由贸易」的主要力量。

但是,事实上中国的政策将愈来愈受到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挑战。部分原因是中共是一个独裁体制,选举和公投不会找它麻烦。

全球资本主义聚积的压力,已经反映在特朗普胜选及英国脱欧的事件上,这股力将会进一步在2017年及往後造成更多社会和政治爆发──中共领导人是不会独善其身的。

www-usnews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