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成「习核心」

2016年12月5日 下午 11:31Views: 452

中共内斗进入新阶段

中国劳工论坛 报道

中共中央委员会於十月召开六中全会,并在会议中宣布习近平成为党的「核心领导」,同时通过了两份文件加强对党内高层的限制。 「习核心」的加冕,揭示了统治菁英权力斗争的发展,尤其是有关来年领导层换届的安排。

「核心领导」

「核心领导」的概念源自於邓小平,他在1990年代初用这一词汇来形容江泽民,来强化江的权威,当时正值1989天安门屠杀後政权极度不稳和前景不确定的时期。

《人民日报》在有关习近平加冕的报导中宣布:「党中央丶全党必须要有个核心。」另一个中共喉舌,极度民族主义的《环球时报》在头条中引用一名廉政建设研究中心的「专家」,称现在「非常需要强大的领导」。

自从於2012年掌权以来,习近平已经对多名党内高层进行清洗,并利用反贪运动来攻击其他派别,以巩固自己的权力。党内如此大规模的洗牌使得习近平成为了自毛泽东以来「最强大」的领袖。

今天的中共专政与毛时代有着天壤之别,习近平领导的独裁制度代替着中国富豪菁英们统治。近年来,这些富豪的财富暴增,而权力欲亦变得越来越大。直至2016年10月,中国有594个身家超过10亿美元的富豪,比美国的535人还要多。中国大多数的新生寡头都是来自或依附着共产党的。

习近平比起他的前任们集中了更多的权力於自己手中,并将过往的「集体领导」模式扫之一旁──中共及其媒体将讹称为「民主集中制」。这个模式是为了在後毛时代的党国专制中,加入「互相制衡」的机制来防止一人独大。党内高层,尤其是最高的政治局常委,就成为了各派别分享权力的地方,他们都代表着不同的经济和地方「王国」。

习近平紧随於江泽民和胡锦涛。

习近平紧随於江泽民和胡锦涛。

政权自身深陷危机

习近平决定取消这个模式,反映了政权自身已经深陷危机,他认为必须要「大动手术」来解决政策决而不行,以及「政令不出中南海」的问题(即地方及下层政府无视中央的指令,或者只是口惠而实不至那样)。

「党的很多政策贯彻不下去。有些省市在自己的单位丶部门及地区搞『独立王国』。」中央办公厅调研室巡视员邓茂生周一表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这个强支弱干的问题缠绕着中国每一项的政策,从债务的迅速累积丶产能严重过剩到军事政策。这亦解释了习近平为什麽要如此严酷地镇压异见分子,无论是律师丶记者还是罢工工人。总部设於美国的NGO人权观察指「这是自1989天安门屠杀以来最严重的人权打压」。

正如《社会主义者》杂志过往解释过那样,习近平所推动的中央集权和加大个人权力并不是首要基於他的个性(当然这可能是个额外因素),而是客观的危机──如果不将权力集中,中共体制可能会土崩瓦解。

掌管至少12个部门

在六中全会召开之前,习近平已经满身的官方职衔。他是「全能主席」,掌管了至少12个部门的工作,包括经济丶军事丶网络安全和资讯科技等。那麽加冕「核心领导」又所为何事?

实际上,这揭示了在接任的四年後,习近平还没有在这场自1989年最严重的党内斗争中获得关键胜利。亲中的美国商人库纳(Robert Lawrence Kuhn)在《南华早报》发表文章称:「习近平遇到了阻碍,否则的话就不会需要核心领导了。」

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表示:「显然在党中央试图高呼团结的同时,内部的团结正是他们最迫切想要解决的问题。」

因此,「习核心」的确立并不代表习近平的胜利,反而是揭示了习派正於明年中共党大会之前,为党内的权力斗争加剧而做准备。

中共十九大将会在2017年末召开,现时25名政治局成员中的13人将会因年龄原因退下来,包括7名常委中的5人。

根据以往惯例,这就代表只有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会留任最高权力机关政治局常委。现有传习近平有意废除「七上八下」(满68岁的官员需要退下来,而67岁以下的则可以连任)的惯例。

有关「七上八下」的传言主要是联系到王岐山的位置,他跟习近平一样是个太子党,并且也是习在政治局常委中的重要盟友。

王岐山幕後主使了习的「反腐运动」,用来增加中央控制及打击敌对派别,并在党国机关中散播一定程度的恐怖以驾驭地方政府。

王岐山把持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纪委)在过去四年间不断扩张,并染指政府的所有部门来「执行」习近平的统治。最近,中纪委抨击中宣部在媒体中执行领导者路线时不够坚定。

看来习近平希望尽一切可能地让王岐山留任,不过这会打破「七上八下」的惯例(王岐山将会於明年满68岁)。邓茂生甚至表示:「七上八下只是民间说法,党内没有严格规定。」这更让人们猜疑改例已在进行中。

有传言甚至认为王岐山将会在党大会後取代李克强成为总理,并主导经济政策。李克强基本上已经在领导层中失势,之後可能会接任一些像征性的职位,譬如是全国人大主席。

王岐山过去被外界视为经济「改革派」,现在更成为了显赫的「反腐沙皇」,假若当上总理後他将会更强硬地迫使别扭的地方政府就范。王岐山是朱镕基的徒弟,後者於1990年代末出任总理时,曾大力改组中国的经济,削减了4千万个国企工作岗位及将房地产私有化,来让中国加入世贸。

六中全会所制订的措施,包括确立「习核心」,都是为了加强习近平挑选自己领导班底的筹码,让习派人马有利,打击敌对派系。习近平已经开始整顿省政府,并委任了数个跟习丶王关系密切的人物成为地方领导。

清洗江派「大老虎」

习近平掌权不久他就清洗了江派的「大老虎」,然後去年共青团派则成为了他权斗的打击目标。

共青团被官媒指「低效而精英主义」,预算被削减了一半,因而被迫大幅裁员。总理李克强是团派的最大代表,而他和团派似乎是来年领导层换届中最大的输家。

另外,外界亦盛传习近平打算用不同方式延长自己的统治,打破只能连任一次五年任期的规定。他可能会仿效其「榜样」俄罗斯总统普京,在2022年後解除一些官方职衔,但继续掌握实权在幕後垂帘听政,就像普京於再度担任总统之前曾钦点梅德韦杰夫作为「他的总统」那样。

中国国家主席一职明文规定只能连任一届,但中共党总书记的位置则没有此限制,况且後者显然更为重要。在这个背景下,让王岐山留任可以说是为打破旧规矩试试水温,并为习近平寻求第三任期或更多而铺路。

分别在2002年及2012年退休的江泽民和胡锦涛的继任人都是来自另一派别的。中共内部本来就有这种「监督制衡」的机制来避免个人权力独大。习近平拆除这些保护机制,有可能将他所想挽救的体制引爆。

中国国家机器内部 出现史无前例的危机

正如我们之前所说那样,习近平时代标志着中国国家机器内部出现史无前例的危机。习近平的手段紧迫而焦急,显然是由於政权受到严重威胁。

全球资本主义喉舌《金融时报》的莱切曼(Gideon Rachman)指习「正带领国家走向极端而高风险的新方向」。习近平不断将权力集中到他手上,并加强镇压机器来防止出现社会爆炸──群众斗争或系统性经济危机,但他的「解决方案」却可能反而会成为触发革命的因素。

王岐山是习近平政权的关键盟友。

王岐山是习近平政权的关键盟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