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荡妇游行」反性暴

2016年12月7日 下午 10:03Views: 37

康桥丶酒吧性侵案揭司法制度纵容性暴力

邓美晶/阿乔 社会主义行动

自2011年起开始主张反对性暴力的国际「荡妇游行」运动(International SlutWalk Movement)在香港来到第五届。十月三十日,过百人在遮打花园出发,沿高等法院游行至中环兰桂芳,高喊「我要性自主 不要性暴力!」,「我身体,我话事」丶「唔好教我点着衫,教下啲人咪强奸!」。

游行发起人之一邓美晶指,近日私营残疾人士院舍「康桥之家」性侵案被撤控以及酒吧老板涉嫌迷奸一名女客户被轻判一案,都反映司法制度纵容施暴者,导致性暴力持续地发生。游行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对康桥之家性侵案作出调查丶护理院舍服务全面公营,停止私有化,大幅增加公共院舍服务等。

这届荡妇游行亦非常国际主义,有菲律宾左翼妇女组织代表丶来自印尼的在港难民妇女丶一些来自加拿大及欧洲等地的大学及中学生等。

责备受害者文化依旧

发起人Angie Ng指,直至今天,不论是香港或其他先进国家,性暴力(性侵犯丶性骚扰丶强奸等)及社会对性侵受害者的指责依旧存在。菲律宾左翼妇女组织Gabriella代表发言指,香港的外劳政策非常苛刻,例如雇佣同住条例丶中介公司的剥削等等,都是让外劳女性暴露於性暴力的危险下,而且无法求助。

中四学生Jasmine Chan,亦是社会主义行动成员,她指希望可以透过抗争行动来指出社会现时不平等的男女观念。

「父权社会下被压迫的女性长期不受到尊重,包括同工不同酬丶身体被商品化等。我听了犯案者只被判240小时服务令後很震惊。」

最近多宗性暴力案件在法院得不到公义的审判,揭露了资产阶级法治内里的父权主义本质。只有打倒父权的资本主义体制,才能根本性消灭男女不平等及随之而来的性暴力。

关於荡妇游行
2 0 1 1年加拿大多伦多一名警长指「女性要避免性侵,就不应穿的像荡妇般暴露。」激起第一次荡妇游行,反对责备受害者(Victim blaming)文化,运动蔓延至欧美国家及城市。2013年香港保安局局长黎栋国在回应强奸率上升时亦以「年轻女性别喝太多」来避免性侵,背後反映的就是责备受害者的父权的意识形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