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上街:打倒小圈子选举!打倒财团专政!

2016年12月31日 下午 8:40Views: 30

后梁振英时期如何有真正的改变?

《社会主义者》杂志第40期元旦刊 社论

特首选举开始进入激烈阶段,这是雨伞运动及梁振英时期结束后的第一次特首选举,中共务必要钦点合适人选以挽救过去几年的治港之灾。1200人的小圈子选举意味着广大选民没有投票权,注定这场选举只会选出代表统治阶级的特首。过去四年梁振英的统治,对中共造成严重灾难。从刚上台后推动国民教育失败、民生议题上开空头支票,到催泪弹引爆雨伞运动,以及立法会选举建制派受挫。最后立法会的政变不过是他的垂死挣扎的最后一击。

目前可能出选的包括林郑月娥、曾俊华、叶刘淑仪及胡国兴。林郑月娥被称为“女版689”,将在一定程度上延续梁振英路线,但她比梁振英明显少了共产党员的色彩,没有明显所属的政治派别。她是典型听命上级的官僚代表,对中共来说好处是易受控制,就如曾荫权般毫无政治目光的短视政客。从政府过去两年反全民退休保障的斗争中,可见她执行亲资本政策绝不比曾俊华输蚀,中共可信赖她得到资本家的欢心。

中共正考虑让林郑还是曾俊华参选,因为两人同时出选的话在选委的支持会重叠,所以曾俊华仍未得到中共首肯入闸。从缓和局势的目的来说,中共理应挑选形象亲民的曾俊华,以平息689之灾,至少换来一段时间的稳定。然而,中共一直想支持红色资本进驻香港、在香港坐大,作为在政治操控以外干预香港的另一手段。曾俊华与传统港资过于“亲密”的关系反而成为负累。而叶刘淑仪可说是比梁振英更梁振英。她在保安系统中势力最强,是最专制独裁及种族主义的政客,但目前她当选的可能性最低。

简而言之,在今天政局纷乱的大环境下,中共不可能找到一个完美的人选。矛盾和冲突注定在未来两三个月乃至换特首后爆发出来。最终来说是群众压力拉他下台的。梁振英在任期间面对历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浪潮,并以雨伞运动为高峰,北京因而被迫换人。自主权移交以来的三届特首都无法完成两个任期,这不是个人能力的问题,而是中共体制根本的内在矛盾所造成的。

“梁振英路线”就此消灭?

上届选战起初风平浪静,后来才局面失控并引爆群众示威,但今届选举统治阶级各派一早就磨拳擦掌准备内斗。距离选举虽然只有两三个月,但中共仍未决定谁为儿皇帝,不同的利益集团仍在拉锯之中,可见北京比五年前更没有把握。显然在复杂的权斗中连,有媒体报导民建联选委将不为任何人提名,以免被解读为中央开绿灯。

中共内部权斗激烈,必然反映在特首选战上。上届689票当选的梁振英贻人笑柄,突显了鸟笼选举的荒谬,大大削弱政治的统治权威。中共现时不想有超过两个(有机会胜出的)候选人参选,以免分薄选票。从统治阶级的利益来看,中共应该想换上一个较能缓和紧张局面、安抚香港商家的特首。单从这点来看曾俊华会是一个最合适的人选。部分保守泛民寄望习近平会“拨乱反正”,让香港恢复“正常”的一国两制统治。

1200人的小圈子选举委员会的制度设计,加上其组成充斥代表大资本家及中共附庸,确保了中共属意的候选人才能出闸。今届选委会组成的多了一群立场青年中产专业人士,与泛民加起来取得325张选委票,占了当选门槛所需的一半票数。保守泛民的选委可能会全数或部分投票给唐营候选人,确保他当选,妄想通过“造王”可以换到一些让步(例如重启政改)。但在中共强硬专制的统治的大局面下,这些都只是不设实际的幻想。真正的政治变革和民主只能由群众斗争赢过来,而不是靠上层之间达成的“协议”。

到今天很清楚,清洗立法会是梁振英为求连任的斗争手段,而《成报》过去数月对他的指控看来至少有一定真确性。梁振英与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就像中央其他省市官员一样,形成了一个不受中央直接空制的集团,为保权位而自把自为发动派系斗争,牺牲了中共长期的治港利益。新一届政府上任后,中联办及港澳办都将会换人。中共十九大前习近平会发动更大规模的清洗。

但我们不能寄望人变后路线会彻底改变,或者以为香港会返回前雨伞运动的“童年时代”。中共始终需要香港推动廿三条立法及有利中资的政策,总的来说“梁振英路线”只会调整而不会就此消灭。再者,如果中共要彻底消灭梁振英路线,根本不可能考虑让强硬的林郑月娥参选。要记得过往几年的动乱并非由梁振英一派搞出来,有很多是中共直接干预的,最明显的是铜锣湾书店绑架案。而反港独斗争及洗脑教育也与习近平民族主义的宣传一脉相承。此外,虽然在青政被剥夺立会议席以来本土派组织受到挫折,但港独情绪已经酝酿在群众心中不会就此消失。当中共再发动另一波攻击香港自治权的斗争时,港独势力可以以其他组织形式出现。

总的来说,社会主义行动不会对小圈子权贵选举有任何寄望,只能打倒中共独裁及资本主义,召开真正的人民议会来制订亲工人的经济政策,才会有真正的改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