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危机下工人前景黯淡

2017年1月3日 下午 8:31Views: 102

为资本主义危机买单的不应该是劳动者

北海 中国劳工论坛

2017年习近平就要开始他的第二个任期。在这5年内经济状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陷入更危机,令中共当局如履薄冰。虽然今年下半年煤炭和钢铁价格迅速上涨,只是房产泡沫造成的短期效果,但没有人认为这会对整体形势造成积极影响。在这种情况下,资本家和中共官僚必然会继续向劳动者发动攻击。

降低社保缴费

今年4月,国务院决定为期两年下调部分地区的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缴费比例,以期降低企业成本,其中养老保险部分涉及20个省级行政区。10月末,国务院又宣布准备降低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缴费基数。有学者估计社保缴费基数降幅约为10%。对于中国劳动者来说,社会保险是一个矛盾的话题。面对低工资和高生活成本,缴纳社保无疑是另一笔支出,这就是为什么青年工人较少参加追讨社保的斗争。的确,少部分劳动者在雇主的欺哄下“自愿”放弃社保;也有雇主威胁员工说,如果他们要求缴纳社保,工资就会减少。但更普遍的是,与地方官员勾结的资本家在工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欠缴社保。《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83.3%的农民工没有参加养老保险,约2.3亿人;参加工伤保险的人最多,但也只是刚刚超过四分之一。2013-2015年沿海地区发生追讨社保的工潮,裕元鞋厂万人大罢工和被警察严酷打压的庆盛服装厂罢工就是其中的例子。

虽然中共宣称退休职工的待遇不会受到影响,但这个承诺很可能只对特权阶层有效。根据财政部的决算报告,从2013年开始,在扣除财政补贴后,社保基金已经亏损。2015年亏损2913亿,其中养老金亏损1731亿。这是因为官僚和资本家攫取了计划经济时期积累的国家财富,造成前一代劳动者只能依靠后一代劳动者的社保费,也是因为享受较高退休待遇的公务员只是从2014年才开始缴纳社保费。老龄化将加速社保基金的亏损,履行“不降待遇”的承诺会让这个正在增加赤字的政府感到更大的压力。所以中共很可能会像渐进延迟退休那样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削减劳动者福利。社会主义者支持向所有劳动者提供充分的社会保障,同时保证他们拥有体面的收入,但欧洲福利国家的崩溃证明这在资本主义下是不可能实现的。资本主义和它的民族壁垒限制了生产力的发展。资产阶级窃取劳动者创造的社会财富,却让他们自己为社保系统的破产买单。

工资增速下降

相比于社会保险,工资问题对劳动者有更直接的影响。目前已公布工资指导线的20个地区全部降低了预期涨薪幅度,其他12个地区可能对此持悲观态度,例如黑龙江、辽宁、广东和江苏。另外人社部决定放缓最低工资调整频率。2015年全国有28个地区提高了最低工资,但2016年只有9个,平均涨幅从14%降到10.7%,只有习近平上台时的一半。与此同时,劳动者工资增速也在逐渐下降。根据国家统计局关于前三个季度的数据,人均工资同比只增长6%,而2013年以来的年均增长率是9.4%,采矿、制造、建筑、批发零售和住宿餐饮等底层工人集中的行业工资增长缓慢、甚至下降。人力资源咨询公司ECA International 估计2017年中国实际工资增长率会降到4.7%。虽然这个数字仍然高于亚洲其他国家,但应当注意中国青年的负债率也是亚洲同龄人中最高的。《路透社》的一篇文章指出,中国年轻人的债务(包括房贷)平均是他们月收入的18.5倍,信用卡和消费贷款占家庭债务的比例从去年的4.6%上升到15%。资本家、经济学家和一部分政府官员不断抱怨劳动者工资增长太快,但马萨诸塞大学的一项调查表明,私有企业在2003-2008年间通过低工资、克扣工资和超时劳动少支付给劳动者4.6万亿元人民币,这还没有算上拖欠的工资和社会保险。2015年,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从219.16万人增加到277.47万人,被拖欠工资总额增加到271.59亿。换句话说,不是工人收入增加得太快,而是资本家太贪婪!

“中国劳工通讯”统计的今年上半年全国罢工和抗议事件同比增加了19%,而且仍在向内陆地区蔓延。同时政府的暴力打压也变本加厉。工人群众保卫自身利益的力量取决于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组织起来,反抗统治阶级转嫁危机的企图。社会主义者支持工人的组织权和罢工权,建设独立民主工运,挑战极权中共的资本剥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