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一个带来混乱和斗争的总统

2017年1月9日 下午 8:26Views: 71

Philip Locker与Tom Crean──美国社会主义替代

特朗普当选总统是世人记忆中最震惊的政治乱象之一。当美国平民站起来反对政治建制、反对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带来的破坏时,美国选举一度达到最高点。这既表现在左翼桑德斯阵营激发数百万人支持“对抗钜富阶级的政治革命”这一思想,也透过右翼特朗普阵营扭曲地表现出来。

但是,特朗普的选举工程是当代大党候选人中最为愤世嫉俗和沙文主义的。他为白人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者制造土壤,试图利用工人和青年的不满情。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趋势。

自由派不断推销一个论调,指选举结果证明大量白人工人阶级接受特朗普的种族排外主张,以此来试图掩图民主党的彻底失败。实际上,特朗普只赢得总票数的47.5%,比希拉里的总得票更少。无数最贫穷和最受压迫的美国人没有投票。

票投特朗普的选民最想表达的是反对希拉里和现存体制,对财团当道的现状表达愤怒。悲剧的是,今次缺乏一个可以取代右翼民粹的左翼选择。

社会主义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与妇女站在一起,反对特朗普选举期间公开的性别歧视,并且视之为社会的倒退;我们与拉丁美洲人站在一起,他们担心无证件工人会面临大规模遣返;我们也与穆斯林和美国黑人站在一起,他们恐惧特朗普的仇恨言论会煽动种族暴力。

美国统治精英受到震惊

需要强调的是,今次选举结果也使美国统治精英受到震惊。统治阶级的多数将特朗普的性格形容为“不适合执政”。特朗普以霸凌方式公开羞辱对手,受到些微冒犯就在Twitter发表恶毒下流的帖子作出回应。这些作风与那些“失败国家”的独裁“强人”更相似。即使是乔治布殊在国际事务上也没有特朗普那么夜郎自大。统治阶级认为,正当美国的全球力量正在衰落时,特朗普上任总统会严重破坏美帝国主义的利益。特别是在受到俄罗斯挑战的中东,以及受到中国帝国主义挑战的亚洲。

特朗普意图退出自由贸易协定,又拒绝资本主义过去四十年的经济教条,因而受到统治阶级强烈反对。但事实是,全球化已经停滞了,它的贸易引擎已部分逆转。特朗普的获选与英国脱欧公投有相似之处,都是工人阶级对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的否定。此外,统治阶级也担心特朗普粗暴的种族主义、排外和仇女症会在美国引起社会反抗浪潮。在这点上他们将会被证明是正确的。

也许最令统治精英震惊的方面是,两党制支配政局的方式被打破了。在一个接一个的选举周期中,初选只是用来筛走不能被财团接受的候选人,最后剩下两个“通过审查”的提名人。企业精英可以强烈支持某一个候选人,但支不支持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普通选民只可以选择票投两个坏人中不那么坏的那一个,或投票给没有获胜机会的第三方候选人。

所有这一切在2016年改变了。首先,伯尼‧桑德斯在民主党内初选获捐2.2亿美元,而没从一个美国企业手中拿过一角钱,并与希拉里势均力敌。特朗普也受到共和党“捐献阶级”的大力拒绝,过去两届的共和党总统以及上届共和党落选人都公开表示反对他。

史上最不受欢迎候选人

今次选举只能让选民在现代史上两个最不受欢迎的主要大党候选人之间作出选择。民调表明,61%的选民反对特朗普,54%的选民则反对希拉里。

在初选阶段,桑德斯在民调中比特朗普支持度高得要多,但民主党为了保证希拉里胜出而倾尽全力。对于15美元的最低工资、免费大学学育、单方供款的医疗保障、大规模投资绿色基础设施等立场,票投特朗普的选民的态度是开放的。民主党领导人宁愿落选,也不愿意与一个为劳苦大众的政纲牵连一起。

希里拉作为一个饱受冲击的企业候选人,在大选中可谓举步为艰。美国国务院的电子邮件丑闻受到媒体的高度关注,而维基解密持续泄密,也证实了桑德斯在初选时所描绘的细节:希拉里是华尔街的奴仆,她对银行家私下说一番话,在公开场合说的却是另一番话。

自由派辩护者会将选举结果怪罪在白人工人阶级、桑德斯支持者,甚至怪罪第三势力绿党吉尔‧斯坦(获得可观的100万票)。但正如我们多次指出,民主党早已放弃了维护工人阶级利益的面具。

2008年和2009年经济崩溃后,左翼已经给了奥巴马一个机会。但在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中,控制了国会的民主党人并没有怎样帮助过工人阶级。这为茶党打开大门,让他们收割了群众反华尔街救市的愤怒。

桑德斯得到45%支持

由于在初选中桑德斯得到45%支持,民主党在这股压力下采取了四十年来最左翼的立场。但希拉里阵营持续放错焦点,只说特朗普是共和党的存在威胁,又吹嘘“美国已经很强大了”。希拉里的金主不希望她强调最低工资或结束大学债务的问题,以免提高劳动者的期望。

可以说,既然希拉里根本不是什么进步候选人,那么她能做什么?她所能做的是让支持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银行去规管化的凯恩(Tim Kaine)作为她的副总统候选人。她拒绝承诺不任命高盛的人员进入她的执政团队。

难怪希拉里无法提高投票率。特朗普和希拉里都没有得到50%的选票。虽然希拉里的得票比特朗普略高,她的得票比2012年奥巴马少了6百万,比2008年奥巴马少1千万。同时,特朗普实际上比2012年败选的罗姆尼的得票还低。

正如《Jacobin》杂志指出:“希拉里只得到拉丁裔选民的65%选票,而四年前的奥巴马是71%。她的对手提出在美国南部建立围嫱,也在竞选开始后称墨西哥人为强奸犯,但她的表现仍然如此差劲。希拉里得到34%大学程度以下白人妇女的选票。在全体妇女之间则得到54%选票,而2012年奥巴马却有55%。当然,希拉里的对手的是一个在电话录音中调笑要抓住女人阴部的候选人。

在过去几年,我们看到美国政治两极化,青年人对社会主义和“黑人也是人”运动的支持度日益增加,同时少数人的排外心理和种族歧视也有一定增长。但美国社会的整体趋势一直向左转,表现于支持婚姻平权、提高最低工资和对富人征税等议题上。这次选举不能改变基本现实,但右翼控制了国会两院和多个州议会的主席职位。

桑德斯没有参选是悲剧

大批白人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确实利用这次选举,强烈表态反对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建制。无数人正在以扭曲的方式寻找对抗财团精英的办法。当然我们不能无视极右思想在少数人之间的支持度正在增长。例如,民调显示,70%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对无证移民“提供法律地位”,只有25%人认为他们应该被驱逐出境。

这就是为什么桑德斯没有参选是绝对的悲剧。早在2014年9月,当他第一次提出参选总统时,我们就敦促他独立竞选。当他决定在民主党内部参选时,我们不同意接受这个框架,但继续与他的支持者一起讨论如何实现他的政纲和建立一个新党的需要。

我们早已警告桑德斯支持希拉里会出现什么后果,但现在已经不幸证明了。如果桑德斯照我们与其他人的呼吁去做,继续参选到11月,将彻底改变了这场竞选的性质。一个绝佳良机已被错失。

特朗普的当选是一场灾难,将产生许多负面影响。但这件事也是美国政治和社会动荡的持续进程的一个阶段。资本主义及其机构的信任度跌至前所未见那么低。

部分左翼之间不免蔓延着失望的情绪,甚至觉得推动社会前进的努力都是徒劳。对抗这种情绪是绝对有必要的。特朗普的胜利代表了“反革命的鞭子”。混乱和挑衅将促使数百万人展开防御行动。

但也必须看到,特朗普必将使他的支持者失望。自动化和贸易协议所造成的岗位流失,不会由“建设一道墙”来创造良好的就职岗位。他也会为亿万富翁(包括他自己)进一步大幅减税。反特朗普的群众运动将需要诉诸白人工人阶级,并解释我们如何能够创造一个未来。要让年轻人都可以有一个体面的未来,而不是试图通过加剧种族分化来重缔所谓“美国梦”。这个未来只能通过社会主义方针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