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未来的讨论

2017年1月18日 下午 11:15Views: 127

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在最近举行的一场会议中发表以下声明,讨论2017年起始香港重要的政治转变。

香港:暴风雨前夕

1.梁振英时代在香港前所未见的政治风暴之中结束,群众向建制说不,并在寻求新的替代方案。政治气氛相当复杂,群众对中共独裁制度及其香港傀儡充满爆炸性的愤怒,同时被恐惧和担忧的情绪所抑制,对於改变现状充满无力感。由於资本主义危机以及独裁体制相应的危机,愤怒情绪将必然会加强。在现今局势中注定会有新的政治冲击,斗争将会突然爆发。

2.以下原因造成这种矛盾的情绪:没有社会主义的工人阶级群众替代方案引领出路,而泛民领袖毫无政治腰骨。以下现象反映了上述状况:群众没有因为梁振英下台而自信大增,也没有认知到这一事实──中共与香港建制在风头火势之下被迫策略性撤退。

3.我们是少数能解释这一点的组织:梁振英统治的崩溃是2014年雨伞运动迟来的结果。伞运斗争展现很多正面特徵,但也很多根本性的政治弱点:欠缺一个打倒中共独裁体制的纲领,战略单方面地集中在香港一地以及占领一个手段。

4.雨伞运动没有迫使政府退让,但正如我们在其他文宣解释过,它从此改变了香港的政治版图,令局面再也不能回到过去。但由於反政府斗争欠缺清晰领导这一「主观因素」,因此政治发展过程表现得混乱而不完整。伞运也令北京在香港维稳变得极其复杂了。

5.正如我们当时所说,这场历史性斗争令梁振英遍体麟伤。习近平阻止他连任的决定证实了这一点,即使他在最後一刻为了转移视线而制造一场宪政危机(清洗立法会)。中共旨在继续推动强硬的政策以延续对香港的政治及经济控制,并驱除民主斗争的幽灵。中共对港继续走「梁振英路线」,但换一张新面孔,并容许一些次要的调整。中共希望藉此可以压倒群众抵抗的力量。

6.我们对雨伞运动的成绩表指出以下几个重点:政府成功阻止了实现真普选,但付出的代价大大破坏了社会上的政治幻想──政府当局和其国家机关(警察和法院)的公信力丶基本法的魔法力量丶「实现民主只是时间问题」这一迷思,以及泛民主派(向群众散播对政府的幻想)的公信力都在雨伞运动中受到不可逆转的打破。

2014年为期79天的雨伞革命

经济:「一条燃烧中的革命导火线」

7.随着政治急剧两极化,政府机关陷入历史性危机,香港极端的垄断资本主义奉行新自由主义为教条的经济模式,并进入了空前动荡和充满挑战的时期。中国经济因负债累累而放缓,以及美国的「特朗普经济学」的双重冲击下,港府警告2017年要密切留意「外围的不明朗因素」。特朗普经济学将会吸纳投机性资本回流美国,使美元及与美元挂勾的港元汇价升幅更高。如果利率被拉高的话,将会对香港过热的房产市场造成风险。

8.这情况也会进一步拖累香港的零售及旅游业。此一行业非常依赖内地人的消费,如果人民币对美元加速贬值(2016年人民币对美元下跌7%)。零售丶进出口贸易丶酒店及饮食业雇用了最多的香港劳工,人数几近110万人,但已陷入麻烦。根据香港零售管理协会的资料,2016年总零售消费额下跌了8%,但今年预计将再下跌3%。内地及海外旅客消费占整体30-40%,人民币进一步贬值将会向零售业造成下行压力。

9.在如此不平等的社会里,经济增长进一步放缓可以,尤其在青年之间,造成爆炸性的影响。「香港可怕的贫富悬殊是一条燃烧中的革命导火线。」《南华早报》资深编辑YondenLhatoo写道:「如果让它(贫富悬殊)继续不受制约,会造成历史性规模的社会动荡。」从五十万人七一上街反廿三条的2003年,到雨伞运动爆发的2014年,香港的亿万富翁人数由11人上升四倍至45人。

10.同时,30万儿童每日三餐不继。虽然2012年梁振英上任时承诺「纾解贫困」,但情况只有每况愈下。最近政府数据显示,2015年活在官方贫穷线底下的人数比2014年增加2万人,达到134万,是2009年以来最高的数字。但这些数字已经被刻意低估了,因为政府将个人贫穷线的收入定在3,800港元以下。贫穷人口之中在职贫穷人数正在上升,在2015年已经超过47.7万人,当中包括1.42万名大专或以上学历人士。

11.工人阶级青年乃至愈来愈多的中产阶级青年都面对着暗淡的经济前景。在此一大前题下,青年世代对现存资本主义秩序愈来愈异化,并愈来愈反对中共独裁强硬地维护这秩序,都不会令人惊讶的。香港儿童贫穷率在2015年为23.2%,而超过7.3万名学生领取综合社会保障援助。少数族裔家庭的贫穷率则高得多,达到33%。

12.历史上香港工运疲弱以及工会组织碎片化,加剧了社会危机的深化。现在有紧急需要动员工人投入工会运动,例如以最低工资作为议题。就如我们在美国所见的15美元运动(CWI在当中发挥重要作用)以及快餐店罢工。这些运动可以赢得社会上广泛支持,引发重建真正民主及具战斗性的工会组织。

13.现时32.5港元/每小时的最低工资是对劳动人民的侮辱。如果考虑到过去几年的通涨比率,现时水平比2011年最低工资初实施时的28元更低2元。《香港自由新闻》的MingChunTang表示:「华盛顿州的生活水平与香港差不多,但最低工资达到10.5美元(81.6港元),是香港的2.5倍。」

爆炸性的辩证

14.香港政局被爆炸性的辩证法所推动。北京对民主的打压刺激了群众(尤其是青年)的抵抗丶前所未有的民主意识及敏感度,变相令侥幸存活的独裁体制更为不稳。中共独裁体则以更为强硬的措施回应。

15.中共的舆论宣传往往离不开「外国势力」和「颜色革命」,但现实上当局政权更恐惧货真价实的工人阶级反抗,不是「外国翻版货」。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矛盾注定中港局势会再爆发,在某一阶段会有更大型的运动爆发,令2014年的香港伞运相形见绌。在元旦游行里,一名警察就细小的游行规模作出评论,向我们同志表示:「这只是暴风雨的前夕。」

16.本土派在这股泉源之中冒起,但由於其政治弱点现正陷入危机。他们利用简化及诡辩的言辞丶烈士情意结丶在口头上反对泛民的妥协路线,尤其在青年之间得到了选票和支持,但在清洗立会法第一次接受考验时就崩溃了。

17.我们反对本土派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及右翼经济纲领。他们对香港独立矛盾的主张重覆了所有改良派的基本错误──采取非革命的路线。他们以为自己发现了新大陆,但这块大陆早已被泛民蹂躏至陆沈了!这路线不惜一切避谈需要推翻中共独裁的问题,而要达到这点就要一场在中国丶香港乃至更广泛地区由工人阶级领导的民主运动。

18.泛民为了避谈这一问题,向群众散播这一幻想:香港人只要务实并进退有时,不要过火,就可以与中共达成民主协议。在这路线下泛民不断煞停群众斗争丶在政治上限制群众斗争。

19.本土派则施用另一种骗术。他们散播一个更荒唐可笑的幻想:只要有足够的人数表示想要独立,并作用一定程度的「抵抗」(例如发动骚乱和以种族歧视的言词宣誓),中共就会心不甘情不愿的容许港独。泛民主派和本土派都会在不同情况下奇怪地将英国丶特朗普丶联合国等「民主卫士」视为这场斗争的盟友。可见他们的天真无知,不知道这些亲资政客和机关的原则和作风都是受市场和金钱丶而不是理念所支配的。

特首选战以林郑与曾俊华之争为主轴

本土派的危机

20.在立法会选举後的危机发生後,本土派现正陷入危机丶瘫痪和分裂,造成了矛盾的局面,并一定程度上缓冲了政府危机和梁振英下台所带来的影响。虽然民意欢迎梁振英下台,但事件并没有明显振奋社会的作战士气。很多人视之为统治者之间的派系斗争,而不是群众压力造成的结果,因此不是普通人所能控制或左右的。

21.这见解是单方面和错误的:资本家与亲中共权贵之间的派系权斗是在群众压力的影响下加剧的。这种作为旁观者而无力改变政治状况的感觉,是雨伞运动的後遗症之一(「我们已付出一切了」),而现在本土派的崩溃和消沈正加强这一感觉,因为当对泛民幻想破灭达到新高峰时,很多人(尤其是最激进的青年)曾经将希望转投在本土派上。本土派候选人在雨伞运动後首次的立法会选举拿到24万票(11%)。但随後的事态发展显示本土派没有根基,只是乘着选举的顺流丶收割欠缺政治替代选择的形势,但受到攻击时根本不能捍卫自己的议席。

22.本土派在选举上获得进帐後,完全不可避免梁振英乃至所有中共派系皆针对「分离主义」发动攻势。资产阶级媒体丶法庭和警察镇压等正被动用来打击及孤立本土派。而本土派团体至今都没有一个有组织的联合回应,表明了他们政治及组织上的弱点:混乱和种族主义的政治观点丶天真地低估所需要什麽类型的斗争以及怎样的斗争水平才能成功丶无政府主义松散和「自发性」的倾向而反对真正的组织和政党。

23.短期内这会令2017开始时郁闷的情绪,游行规模会较小,而群众情绪会较为复杂和低沈。由於上述各种原因,这种情绪可能在青年之间尤为强烈。但是,这只是一个暂时性的阶段。即使是目前受挫的本土派在未来也可以再次反弹,或者以新的形式再出现。正如我们所解释,港独情绪这份梁振英留给下届政府的礼物,不会被警察打压消灭,在未来会令统治阶级自食其果。

後梁振英时期的展望

24.虽然梁振英下台而且亲北京阵营之间相互公开开火,但泛民领导再次竭力在龙门面前射失。他们现在聚焦在选举谋略上,甚至可能在腐朽得发臭的选举委员会之中与建制派进行政治交易,进一步远离群众斗争的道路。泛民领导人物企图以「两害相权取其轻」之名支持曾俊华作为下届特首,以阻止目前最有可能受北京祝福的林郑月娥当选。

25.钦点谁人为下届特首是为了损害控制。现在这成为了北京前所未有的问题,今届比起2012年两名候选人相互毁灭的恶梦更为恶劣。这情况打破了中共只手遮天的形象。中共为了重新集权而造成今天的政局危机,因此用以行使权力的机关被削弱了,以往不可想像的事情都不能再排除──中共可以失去对小圈子选举的控制力。《南华早报》引述的一个匿名消息来源指,中共现在只能控制选委会1,194票中的500票。中共现在似乎要竭力避免历来最险胜的选举结果,这样会比2012年梁振英获得689票更为尴尬,甚至要避免流选的情况发生,因为这等同将小圈子选举变成一场荒诞剧。因此,不能排除曾俊华会被劝退。

26.香港统治菁英内部的冲突,在支持曾俊华的传统权贵与亲梁振英的「红色资本家」之间,是中共政权激烈权斗的一面镜子。代表不同派系利益的香港媒体,在这场权斗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作为中共各派系散播谣言和互相攻击的平台。亲北京阵营的内讧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包括亲北京报章《成报》发动反梁攻势,与我们一样预计他会下台,并指控中联办的「四人帮」集团。这预兆着2017年年底中共十九大前的新一轮派系斗争的摊牌,这事件对香港有产生重要的影响。

27.长毛表示有意参选3月26日的特首选举,利用选举平台来动员群众反对建制的所有派系。这想法应该受到支持。他的参选有潜力改变政局,与美国桑德斯及其「政治革命」运动有相近之处。社会主义者及坚定的民主派一般都反对参选政权的小圈子选举,但提名长毛参选(需要325名泛民选委之中的150名),并通过向公众收集提名,动员群众反对小圈子选举,抨击所有建制候选人的政纲,有可能改变现时的群众情绪,为创造一场战斗性反独裁运动提供一个凝聚点。这也可以向泛民施压,揭露他们企图与曾俊华一派达成交易的犯罪恶行。

28.雨伞运动後,我们组织和整个民主运动都经历了颇为困难和考验的时期,造成了斗争急剧下跌,对於如何恢复运动充满混乱。现况中有着反动的特徵,但也与持续激进化的特徵相结合,而且斗争有潜力会突然爆发。事件可以在下一段时期急促发展,而我们一定要准备迅速适应形势的新转变。未来时期似乎对社会主义及工人阶级战斗性替代选择更为有利。

29.最重大的问题还是中国的发展,以及未来将会爆发的阶级斗争──在工人阶级及穷人难以忍受的生活状况使这其必然发生。当五亿中国工人阶级决然走上反资本主义和反中共政府的斗争道路的时候,将会等同一个新的超巨大的力量宣布驾临。虽然这一进程将会充满复杂和矛盾之处,工人阶级群众的斗争将会削弱种族及族群分化,为阶级团结(而非「民族」团结)制造新的推动力。对香港将发挥不可遏制的影响,启蒙工人和其他受压迫群众组织起来斗争,并回应很多香港群众的疑惑和问题──如何对抗独裁体制丶什麽手段才能致胜。我们一定要与我们的敌人一样,为暴风雨作预料和准备。

社会主义行动於深水埗的街站活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