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万妇女上街反特朗普

2017年2月3日 上午 12:53Views: 45

美国史上最大的抗议日

Elin Gauffin是一名社会主义女权份子,同时也是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瑞典支部的领导人。本文中作者评论特朗普宣誓就任时爆发的妇女游行。社会主义替代(本会的美国姐妹组织)也积极参加其中。

Adam N. Lee 中国劳工论坛特别报道

一月二十一日(周六)特朗普宣誓就任几小时后,全国爆发的示威创造了历史,撼动了他的钜富政府。新政府向媒体发动了一场无稽的战争,争拗观礼的人多还是上街的人多。无可争议的是,这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单日抗议。据可靠消息来源,大约330万至460万人上街反对特朗普,相当于台北市一倍半的人口,相当于香港历史性的七一游行。

如此大的示威规模其意义已经超过了上街本身。它提高了群众信心,并成为建立下一波斗争的参点。

社会主义替代成员Stephen Edwards 从芝加哥报道:

“起初大家都担心谁会是游行发言人,谁在游行队伍,谁说了什么,但当游行规模如此庞大时,已经没有人能听到演讲了,重点在于人群本身。在芝加哥和华盛顿特区,主办方放弃了对示威的领导,游行自发而起。以我们所知,没有社运团体领导游行,人群离开公园,呼喊口号,充满活力、充满欢乐的在芝加哥市中心绕行,各种的口号和歌声响起。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但我卖光了襟章,售出很多份《社会主义替代》报纸,派出了两千份传单,收集了无数有意参加下周公开讨论的签名。”

抗议遍及全球

抗议的规模惊人,在美国以外也是如此。全球有681个市镇发生了681场,其中577个在美国。在美国,有56场抗议的人数超过一万人,其中人数超过十万人的有12场。

洛杉矶:75万人

华盛顿:68万人(也有消息说超过100万人)

纽约:50万人

芝加哥:25万人

丹佛:20万人

西雅图:17.5万人

波士顿:17.5万人

三藩市:15万人

麦迪逊、波特兰、奥克兰和明尼阿波利斯:各10万人

世界各地爆发示威,伦敦有10万人上街游行,多伦多有6万人上街游行。游行队伍的缤纷色彩展示了战斗情绪:横额、旗帜、雕塑以及各种小道具,包括无数的粉红色“阴部帽子”。“女权主义就是未来,夺回阴部!”(The future is feminism – Pussy grabs back!)是各地示威中最流行的口号,使人心潮澎湃。可见我们不会屈服于特朗普的厌女症和性骚扰行为,我们会要猛烈回击,并创建一个消除压迫的未来。

妇女站在反特朗普斗争的前线并不是一个巧合。这情况已经持续了一段长时间。近年妇女一直站在美国基层运动的前线,从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到学生反对低俗性文化;从15美元最低工资运动,到环保运动(反对兴建破坏性的石油管)以及“黑人也是人”运动。国际趋势也是如此,去年波兰妇女上反对禁止堕胎法案,阿根廷也有一百万妇女上街,反对暴力杀害女性。

多名艺人和电影明星拒绝参与特朗普的就职典礼,并在女权游行中发表演说。麦当娜号召“革命”,并表示她想炸掉白宫,但是她也明白到“这不能改变任何事情”。

民主党?

电影制作人米高.摩尔(Michael Moore)称,民主党的旧领导层已成过去,呼吁示威者入党。不幸的是,这正是左翼总统候选人桑德斯现时的路线。特朗普当选留给我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代表大企业利益的两党制必须被属于劳动人民、女性、移民──即99%人──的真正替代选择所取代。

美国黑人社运老手Angela Davis 在华盛顿向人群发言:“特朗普政府未来的1,459天将是面临抵抗的1,459天,抵抗将在街头上,抵抗将在教室里,抵抗将工作场所里,抵抗将体现在我们的艺术和音乐领域。”

社会主义替代Teddy Shibabaw在麦迪逊的游行中发表演讲,他说道:“特朗普主义是可以被击败的,为了所有人的自由和正义,我们一定战斗下去。自下而上的斗争击败过右翼恶魔、独裁者、奴隶制和好战军官。所以,我们一样能够消灭特朗普的主张!”

“我们不需要站在民主党领袖底之下,他们不去反省自己为何落选,反而把责任推给俄罗斯。现在要一个强有力的替代选择,取代腐败的两大党。我们,广大人民,可以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

特朗普打击女权

数天之内,特朗普证实了忧虑最坏的事,政府将要向女权发动攻击,也会攻击劳权和移民权利。特朗普当局要打击妇女堕胎权及妇女保健制度。特朗普命令要削减全世界非政府组织95亿美元援助,只有明确反对堕胎的组织可以幸免。此外,他也要削减爱滋病药物和寨卡病毒疫苗的援助,此举将会危及到众多的生命。世界卫生组织估计,每八秒钟就有一名妇女死于不安全的堕胎。特朗普削减医疗开支和其他福利开支,将严重伤害劳动阶级女性的健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