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特朗普的种族主义与性别歧视的阴谋!

2017年2月5日 下午 1:50Views: 44

反特朗普运动创下纪录

本文是《社会主义者》杂志第41期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创造了历史,但不是因为他所想像的原因。他将美国政治大幅转向右翼,并打击福利丶女权和移民的举动,引发了这个世代以来最大型的游行。工人丶青年和有色人种们踊跃参与,团结反抗特朗普的种族主义与厌女症。

妇女们在1月20日发动了美国史上最大型的抗议行动(超过400万人上街)。而特朗普攻击堕胎权及女性医疗体系,亦证实了示威者的担忧。1月27日,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禁止穆斯林入境」,针对来自7个回教国家的旅客。这项法令由特朗普的极右派「策略长」班农(Steve Bannon)所起拟的。班农称美国的两大威胁乃中国和伊斯兰,并指预计会在5到10年内与中国爆发战争。在另一战线──伊朗以至北韩──方面,特朗普当局正在发表好战言论,主张大幅扩充美国军事力量。我们正进入一个危险的时期。

这项入境禁令包含了美国在过去20年内侵略或轰炸过的国家(伊拉克丶利比亚丶索马里和苏丹),而另外两个国家则陷入美国代理人或其盟友所发动的种族和宗派战争(叙利亚和也门)。这7个国家的公民从来没有在美国本土发动过恐怖袭击,反而发动过恐袭的美国盟国埃及丶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却被列在禁令之外。

这项法令不禁让人想起1882年的排华法案,当年美国政府针对华工移民实施了为期10年的禁令,这不只是国族歧视,更是社会阶级的歧视。

三藩市:抗议者在全美十多个机场发起行动

特朗普的禁令也包含了未来4个月的所有难民申请。连自身也在建造围墙丶将边境军事化的欧洲各国政府,为了站在道德高地之上,亦要伪善地批评这个禁令。事实上,他们害怕特朗普造成的反弹会变相鼓励本国群众抗议自己的攻策。这些来自建制之内的攻击是不足以动摇特朗普政权的,而群众的街头反抗已迫使了当局有所退让,包括允许双重国籍的人士入境等。这些抗争也向部分的建制(譬如法院)施加压力,去阻止特朗普。

显然禁令无助於安全或反恐,特朗普的政治意图就是要煽动种族主义丶制造公众恐慌,并希望社会的分裂能够容许他推动残酷的反工人和亲资本的政策。他一方面口头上攻击华尔街和「华盛顿建制」来赢得选票,但其真正目的却恰恰相反。他计划进一步打击工人阶级和社会上的99%丶工会权利以及环境,来为1%的超级富豪们争取大幅减税和政治利益。

特朗普实际上并没有民意授权去推动这些政策,只有26%的人口投票给他。由於对手是被视为财团统治代表的希拉莉,他的选情反而变得更强势。左翼替代选择的缺席,以及桑德斯拒绝独立参选总统,成为了特朗普的致胜关键。
数以百万计的民众在特朗普就任的头一星期内上街抗争,并正确地拒绝某些民主党政客的「给他一次机会」的呼吁。抗争席卷全美,甚至全球。在英国,有180万人连署反对特朗普访问当地。特朗普所到之处,就算是家乡,都会遇着示威。

为抗议这个种族主义的入境禁令,有数以万计的人在美国数十个机场中发起抗议,呼喊「让他们入境」丶「此处欢迎难民」等口号。而纽约的的士司机们组织了一小时的罢驶行动,展示了可敬的团结。

特朗普的行为就如马克思所说的「反革命的鞭子」那样,鞭策着革命前进。特朗普正使社会变得激进起来,这是自尼克逊时代以来从未见过的。美国航空公司的总裁批评特朗普的入境禁令「撕裂社会」且扰乱机场运作,反驳了特朗普归咎示威者扰骚机场运作的说法。其他大资本家,譬如可口可乐公司主席,亦抨击特朗普,担心他会令美国政局不稳,导致全球反弹并影响经济。

现在各地正酝酿着全国总罢工,而社会主义替代(我们於美国的姊妹组织)亦在扮演着重要角色,指出下一步该怎麽办。他们写着「团结反对特朗普及亿万富翁阶级」的标语牌遍布全国游行。在西雅图,超过一万人到机场抗议入境禁令,而市议员萨旺特(Kshama Sawant)亦对着群众呼吁:「在昨晚全国各地的机场示威中,我们看到了99%的真正力量。我们是能够建立一个足以打倒特朗普的运动的。我们要将五一劳动节变成一个全国反特朗普的抗争日。我们要和平而不屈地占领公路丶机场和工作场所!」

西雅图:社会主义替代的Kshama Sawant在西雅图机场发动大规模抗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