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队罪行上升是权力无限大的结果

2017年2月28日 下午 8:36Views: 24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过往一年警员犯案被捕超过四十宗,包括严重殴打、诈骗、盗窃、非礼、强奸、妨碍司法公正、藏毒等。警队佐级协会长回应时表示“圣人也难免犯小错”,就像时任警务署署长的“慈母论”般讽刺。

代表政权的腐败

此外,三名警员涉嫌收受黑帮数以十万计的贿款及嫖妓服务,其中一名被拘捕的O记高级督察陈嘉健更是处理冲击公民广场及旺角骚乱事件的主管。警队高层受到压力,故此下达加强警员戒律的指令,例如不准同袍在当区酒吧消遣。但警队的堕落是权力的不平衡使然,就如一队侵略小国的帝国军队即使军例严苛也很难不奸淫掳掠的。

警队的腐败代表着政权的腐败。在雨伞运动结束以来,没有任何警察因暴力殴打示威者而受惩罚,包括朱经纬警棍殴打旺角途人800天以来律政司仍未提出检控,去年旺角骚乱向天开枪的警察被颁发“红鸡绳”。政权为警察暴行赋予合法性,他们自然更自以为高人一等,可以任意妄为了。

因为感到有权力的庇荫而自以为处于“安全区”,使警察以为犯案不用付出代价,很多时只是为了贪小便宜或行个方便。例如高级警员盗取扣押车辆在价值百多元的八达通被判盗窃罪,也有警车撞车后捏造事实而犯上妨碍司法公正,甚至警长盗取百多万保释金到澳门赌博,然后要求保释者放弃追回保释金。

警察是权力最集中的统治机关,统治阶级的堕落自然最明显地反映在警队身上了!社会主义行动主张民主控制警队,从警队经费、招聘、提拔以至运作决策都应由民选公众委员会控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