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学生焦虑抑郁 香港教育怎麽了?

2017年3月1日 下午 4:32Views: 24

半年内24学生自杀

邓美晶 社会主义行动

香港去年在九天内发生超过六名学生自杀事件,而2015/16学年的首半年,半年内亦超过24宗学生自杀事件。自杀的有大学生丶中学或以下,都无分年级。

一项调查发现,超过六成中学生有轻微至非常严重的抑郁倾向;在经常感到焦虑的学生当中,近半数每日或每周都有超过一半时间有自杀或自残的念头。他们认为自己是失败者,并感到沮丧或绝望。

最近有医生揭发名校不少学生的家长向医生施压,给学生开服治疗ADHD的药物,提升专注力,有精神科医生表示,这或会对儿童的健康构成伤害,强迫服药可算是虐待儿童。

香港的学生压力非常大,功课量为全球第二高,而讽刺的是,香港学生的学习动机丶自信力丶学习兴趣及投入度在全球排尾三。这反映在一个强迫性的环境下,不但无助学生的学习,反而令年轻人陷入焦虑抑郁,甚至发生自杀的悲剧。

事实上,香港的教育开支远远追不上全球发达地区,仅占GDP约3.4%,是OECD国家平均的6%的差不多一半。单一式的机械操练是为了维持教育低成本,而激烈的竞争则是为了将大多数人排除在大学教育之外。香港大学资助学位的入学率只有18%,远低於欧美国家的50%。

政府坐拥8千亿财政储备,绝对能够增加教育开支,推行小班教学丶增聘教师丶社工,改善学生的学习环境。纵使超过8成教师反对TSA,教育局仍然一意孤行,令本来的学生压力再增加。这就像2012年时的国民洗脑教育,由於梁振英政府的无视民意而爆发起占领政总行动。

我们要求撤回TSA丶要求大幅增加加教育开支,实行小班教学丶反对教育私有化,学位全由公帑资助,确保人人得到平等的教育权利。要改变现时千疮百孔的教育制度,这需要在学校建立起由下而上的民主学生组织作为开始,反对不民主教育制度的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