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妇女地位持续下降

2017年3月7日 下午 10:26Views: 104

王林宇 中国劳工论坛

在一月份美国的反特朗普游行中,有示威者用英文在标语牌上写道:“妇女能顶半边天”(women hold up half the sky)。这句名言来自毛泽东时代的中国,象征当时妇女地位虽然很不充分但极为重大的提升,但是随着官僚政府和资产阶级借助封建残余思想重新巩固男权统治,这句口号也成为对当今中国性别不平等的最大讽刺。

性别差距仍在扩大

从2006年开始,世界经济论坛每年发布《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从经济、教育、医疗和政治四个方面评估世界各国的性别差距状况。根据《报告》提供的数据,经济危机之后,中国的性别差距指数从0.691下降到0.676(越接近1就越平等),排名从第60位跌到了第99位。必须说明的是,妇女参政度的上升缓冲了下降势头,但是很显然,女性官员和人大政协代表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别忘了在国际媒体面前为逮捕“女权五姐妹”辩护的就是一位女外交官。

高等教育在读生和专业技术工作者中女性所占的比例已经反超男性。考虑到中国女性人口比男性少3000万,这也就意味着女性从事专业技术工作的比例更高。可是性别收入差距并未因此缩小,相反,在劳动参与率没有明显变化的情况下,女男平均工资比率从2009年的65%降到了现在的62%,尽管经济危机前曾有所改善。这一方面是因为虽然专业技术领域的差距小于整体水平,但是女性晋升难度较大而且同工不同酬的问题也在恶化,另一方面平均数会掩盖底层劳动妇女更恶劣的处境。

《报告》也指出,中国女性的家务劳动时间是男性的2.6倍(总劳动时间每周平均多5个小时),而家务劳动是不会被算在资本家的工资表里的。推动妇女地位下降的第二大因素是出生性别比。中国目前的数字(女/男)是0.87,比2006年还要低2个百分点,而正常应该是0.93-0.97,所以中国在这一项上稳居榜末。2016年全国出生人口1786万,粗略地说也就是一年之内选择性流产杀害了超过58万名女婴。

夫权与厌女潮

在当局打压女权主义者时,中国也兴起一股厌女症热潮。媒体和舆论愈发将女性描绘成追求物质享受的形象,性别主义者借此否定女权运动的合理性,但其实不过是从侧面证明了男权制度对女性的可耻奴役。资本主义迫使绝大部分劳动群众除非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否则就无法生存,而受到经济和性别双重压迫的女性更不得不依靠出卖身体(婚姻或是卖淫)来改善自己的经济状况。中共政府和资产阶级或明或暗地宣传说,女性的价值在于美貌、生育能力和“妇德”,她们的理想生活应该是及早委身于一个优秀的丈夫——这反过来又和性别壁垒一起削弱了她们在工作上和男同事竞争的动力。去年的女大学生“裸贷”事件曾引发广泛关注。性别主义者表面上指责当事学生“虚荣挥霍”,但其实无非是批评她们因为失去了“贞洁”而“贬值”,也就是对夫权的不忠。资本主义已经把女性物化成可以估值出售而且必须出售的商品,可又通过媒体和舆论谴责她们“过于功利或者过于自由地”出卖自己。这是何等的虚伪!性别主义者经常把女性贬低成依靠丈夫养活的宠物,但是大多数男性在择偶时不希望未来妻子的收入超过自己,因为这会伤害他们“作为男性的自尊心”!所以“女强人”经常被解释成借美色上位,或者被讽刺说过于强势会嫁不出去。要打破性别主义者的抹黑以及整个男权和夫权统治,妇女群众必须奋起反抗。

劳动群众团结抗争

上个月底,“女权之声”微博因为翻译和发布了一篇号召三八妇女节全球妇女大罢工的文章而被禁言。这篇文章呼吁女权运动和劳工诉求相结合,因为后者是所有妇女所面临的问题。社会主义者支持这种立场。指望资本主义社会自我改良只是空想,即便按照上述《报告》的说法,亚太地区消除两性经济差距还需要100年,而中国从2009年以来就一直在倒退!只有工人阶级和所有被压迫群众团结抗争,特别是劳动妇女的斗争,通过实施男女同工同酬,廉价且优质的幼托、养老、餐厅和家政等公共服务投资帮助妇女从繁重的家务劳动中解脱出来。不论在中国还是世界各地都要挑战资本主义对女权的压迫,通过工人民主管理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才能有效实施上述政策,彻底消除性别经济差距,实现真正的性别平等。这不仅能够解放女性,也能够让男性劳动者摆脱支撑整个家庭的重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