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青年群起反对普京

2017年4月3日 下午 7:12Views: 34

社会主义替代(工国委俄罗斯)报导

俄罗斯于3月26日暴发全国示威,横跨九个时区、近百个城市,从海参崴、伯力和共青城等远东各市开始,数以百千计的民众上街参与非法游行,抗议统治阶级的腐败。当局出动防暴警察镇压,并拘捕了几百人。在一些不被认为会出现反对运动的地区亦爆发示威,包括位于北高加索地区的克拉斯诺达尔和达吉斯坦。在克里米亚的两大城市辛菲洛普和塞瓦斯托波尔也有小规模示威。

在圣彼得堡,有10,000到15,000人涌到冬宫庭园广场集会,警方表示有超过130人被捕。在莫斯科,有15,000到市中心直通克里姆林宫的特维尔大道聚集。而莫斯科的防暴警察毫不 手软,当晚就有超过1,030人被羁押于警局内。有报导指,许多人受到暴力袭击。

俄罗斯的官方媒体对事件只字不提。但之后,许多政治评论员将事件与莫斯科五年前抗议选举舞弊的运动相提并论。传媒报导几乎都是舒一口气,宣称当局能跟上一次一样打败示威运动。

不过这次的事件与五年前有着重要的不同。3月26日的示威可以说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一手策划的。纳瓦尔尼是一名信奉新自由主义和俄罗斯民族主义的律师,他透过在其网志上批评贪腐问题而成名,他亦宣布了会在明年的总统大选中参选挑战普京。

透过宣布参选,纳瓦尔尼为俄罗斯反对派订下了一套新战略。2012年的运动只局限在莫斯科,而虽然得到首都的青年工人广泛支持,但运动却是由一众新自由主义政客和钜富寡头普罗霍罗夫(Michael Prokhorov)所领导的。当局以这点来指责示威运动是反工人的。

纳瓦尔尼得出结论,反对派不单需要在地理上扩散,而且也要直接赢得工人阶级的支持。他提出要捍卫医疗和教育系统,并要求订立全国最低工资。为此,纳瓦尔尼与其他新自由主义反对派领袖反目,当然对后者来说支持工人权利是大忌来的。他也制作了一出短片,揭露以总理梅德伟杰夫为首的贪污丑闻。纵使该影片被国家媒体封杀,在社交媒体上的观看率高达1,100万次。

今次示威运动另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青年人占了运动绝大多数(占95%),许多是中学生。当中很多被扣留,有些人甚至被殴打。社交网络上面全部都是这些青年们的发文。

一名来自西南部城市克拉斯诺达尔的17岁青年,坦承以前的他对政治冷感,并只对音乐感兴趣。但三年前,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之后,事情发生了变化。他说:“我以前对政治不感兴趣,而感到政治与我无关。但之后发生了‘克里米亚是我们的’的狂热。在学校,他们开始庆祝克里米亚回归,然后不断对我们宣传那些‘来自美国的恶魔’,而历史课的主题变成了“西方如何企图摧毁俄罗斯”。除此之外,我们的学校还经常有牧师和哥萨克到访。因此,我得出了结论,我们现在之所以这个样子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对政治冷感──也因此我由出生至今17 年来只由一名总统执政。我会参加游行吗?如果政府禁止的话,我就肯定会参加。”

对于这次的示威,跟2012年不同,当局一开始就打算镇压,并禁止举标语、举横额、派传单或发言。只要有人尝试拿出自制标语,或着高叫口号,就会立即被捕。不过当局的打压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统治阶级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明年的大选。最新消息表示,克里姆林宫打算不让纳瓦尔尼参选,但在社会日益不满下,这是非常铤而走险的一着。

不过问题是,纳瓦尔尼并不是工人和青年权利的真正斗士。而同时间,如果只说现今政局存在政治真空,则是低估了状况。至少在莫斯科,除了社会主义替代之外,当地没有任何政治组织参与抗议,也没人举起旗帜、标语或派发传单。部分原因是由于当局的拘捕打压,但亦是因为许多左翼组织采取了宗派主义立场,而不懂得如何介入运动。

这个运动要发展成能够真正解决腐败问题、教育及医疗问题和工资与退休金低下,唯一方法就是要团结更广泛的工人阶级。这需要由青年开始,并连结到建立一个能够争夺政治权力的真正民主社会主义组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