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推行紧缩政策的政府选举大败

2017年4月17日 下午 10:41Views: 8

反对威尔德斯和「主流」右翼——建立工人群众政党,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Pieter Brans,社会主义替代(CWI荷兰支部),阿姆斯特丹

荷兰的国家选举最重要的特徵,便是由自民党与工党联合执政丶推行紧缩政策的政府遭遇巨大失败。工党失去了29席,自民党也失了8席,两党总计失了37席,损失惨重(荷兰议会有75席,获得过半数时才能组建政府)。选举结果清楚表达了对过去一段时间的紧缩政策的一次控诉。自民党和媒体将宣扬夺得33席是一次「胜利」,但是,自民党同时失去了议席,也我去了工党这个联合组阁伙伴,沦为只有九席的小党。新自由主义已经遭遇了严峻的选举失利。

荷兰选举的另一个特徵便是,由威尔德斯领导的极右翼自由党止步於20席。尽管面对2016年难民危机的狂风暴雨,以及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自由党依然未能如愿成为议会最大党。自由党的议席数目比2012年增加,在那时它尚支持当时的政府,不过相比於民调中的最高点(2016年1月的民调预测该党将获得37席),最後结果还是令威尔德斯大失所望。

选举期间,威尔德斯不停在推特上发帖,倾倒着充斥着种族仇恨的信号,其中就包括他可耻的号召——荷兰要「更少的摩洛哥人」。他的选举活动包括发推特,以及走访多个城市,而未有尝试举行集会。在他访问期间,围绕在威尔德斯身边的保安和记者,比自由党支持者的人数更多。威尔德斯在辩论时受到自民党领袖吕特(Rutte)的挑战,承认了他对於禁止「使用」可兰经的政策永远不可能落实,只属虚张声势。

右翼热潮变成了泡沫。除了威尔德斯,一些右翼小党也得到了边缘席位。虽然威尔德斯没有取得巨大突破,并不意味着极右翼的威胁已经结束。另外一些政党已经继承了他的衣鉢。一个「传统」右翼政党,吕特的自民党,以及一个极右翼政党,威尔德斯的自由党,现在是荷兰最大的两个政党,因而右翼的威胁仍存。

事实是,威尔德斯止止步於20席的,部分是因为他的竞选工程枯燥乏味。这不代表法国或德国即将到来的选举中也会一样如此。欧盟没有庆祝荷兰选举结果的理由。

绿色左派的收获

有一些政党——绿色左派,基督教民主党及自由党——在这次选民大量抛弃自民党和工党的局势中获益。现在的绿党是一个染绿的自由党而已,它从中获益最多,部分归结於该党的新的年轻领袖。绿色左派的得票率从2%跃升到8.9%(此前其最高点为1998年的7.3%)。在过去,绿色左派协助上届联合政府在国会中赢得多数票,例如,通过了荷兰派往阿富汗的军事任务。在这次选举中,绿色左派推出了一系列政策,包括改善环境丶关闭火力发电站丶取消企业的所得税优惠丶取消解雇程序的「灵活性」,以及为高等教育提供更多经费等——这都是受年轻人欢迎的诉求。

绿色左派的基盘是荷兰西部教育程度较高的人群——年轻的教师和知识分子。虽然说前荷兰共产党也是绿左的创党人之一,但绿左并未明确提出亲工人阶级的政策,更莫说谈论社会主义。工人们对绿左的热情不大,原因之一是他们实际上多年来是体制的一部分。很多工人,经历过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带来的坏处,他们对於绿左拥护的理念──在资本主义下的「进步」──十分在意。很多工人担心,在承担了挽救金融/银行业带来的代价後,假设绿左成为新的联合政府之一员,或至少影响了新政府的政策,那麽他们将会面对又一次的丶由「绿化」经济带来的高额代价。

基督教民主党是他们前身的一道阴影——在过去,他们曾是强大的执政党。该党的领袖往往代表的是保守派的立场。但是基督教民主党的一些提案,比如强制在学校唱国歌丶剥夺女王的护照(她在阿根廷出生),以及发表的荷兰「千年以来的性别平等传统」声明,却未能令该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同时基督教民主党也缺乏和南方天主教徒的联系。

民主66(简称D66)是最爲支持欧盟的政党,同时他们比自由党人更想要削减医疗保险。事实上,绿色左派丶基督教民主党及民主66的议席数目可以增加,只是因爲工党的大溃败及自由党的失败。

荷兰社会党(简称SP)的得票轻微下滑,刚刚超过9%,损失了一席。即使政府执行紧缩政策多年,社会党未能取得任何进展。社会党领导层没有站在社会主义战斗反对派的立场上,反而营造该党为「正常的」的反对党。选民并未看出社会党与其他政党之间的区别。作为一个「正常的」反对党,社会党亦未能在2010年和2012年的选举中取得重大突破。社会党在2006年的选举中显然具有潜力,在那次选举中,它赢得了超过16%的选票及25席,在民意调查中也是如此(在2012年8月,社会党被预言会赢下37席)。不过这种获胜的潜力依旧存在,只是社会党需要改变其路线。社会主义的纲领才是让社会党摆脱现有迟滞境况的唯一方法,否则它将会陷入危机。

在接下来的时间段将会组建新一届政府。尽管自民党失去了支持,但仍领导组阁工作。虽然选举结果证实了收缩性政策的巨大失败,自民党仍是最大党。

组建新一届联合政府的问题

自民党与其他新政党共同执政时,会继续推行紧缩政策,但是这会让组建联合政府变得艰难起来。这一次它需要更多的政党才能合组联合政府。这届联合政府将会走哪个方向呢?自由党要将紧缩性政策同基督教保守价值观相结合吗?他们怎样做才能避免让选民失望呢?新一届联合政府会避免工党惨败的命运吗?所有可能的联合政府形式都存在坏处,并卷入复杂的政治妥协和缺乏方向。不排除新一轮选举的可能。但是自民党需要关注的是,这将导致威尔德的回归并产生新的危机。

荷兰工人阶级面临的紧要问题——薪水低丶工作不稳定丶工作环境差及工作压力大丶租金高丶医疗费过高丶昂贵而有限的公共交通丶环境问题丶高昂的教育成本,等等——不会随着选举结果而得到缓解。

工会的角色

对欧洲工会联合会的研究指出,欧盟28个成员国中的21个的薪酬在2008年後下降。特别是英国丶塞浦路斯和希腊等七个国家,薪酬要低得相当多。荷兰处於中间位置,工人没有取得任何进步。

这份报告也同时指出,荷兰的工会已经被削弱。瑞典拥有数量最多的工会成员,但被组织起来的工人依然处於少数地位(只占36%)。荷兰的有组织工会的水平远低於欧洲的平均水平。相比於到底会有一个什麽样的政府,重建工会运动才是工人阶级最要紧的任务,这样工人才可以让有能力继续斗争下去。以战斗性的路线针对提高薪水丶缩短工作时间丶促进就业稳定及改善工作环境的要求是重组工会的最佳方法。

荷兰的工人缺乏政治上的代表。社会党领导层虽然表明希望代表工人,但在这方面却失败了。他们急於加入地方联合政府,因而几乎没做什麽动员来对抗削支政策。社会党要麽继续这一条灾难的路线,要麽开创真正的未来。现在需要一个民主的工人政党,将保护工人的利益(提高薪水丶就业稳定丶稳定的退休金丶65岁退休丶免费医疗,等等)同社会主义斗争结合起来。

持续的贫困丶不断升高的医疗开支丶失业和收入减少的威胁丶糟糕的社会治安丶歧视和种族主义丶环境恶化——亲资政党组成的新政府是不会终结这些紧迫的问题的。77个想参与这场选举的政党中,而28个参选了的政党中,无一愿意改变现状。这要由荷兰的工人和年轻人来做,他们要在工会中组织起来,在政府及本地社区以广泛的社会主义替代的政治形式,同世界范围内对抗紧缩政策丶特朗普及资本主义的行动连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