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弈:贸易战暂告一段落

2017年4月20日 下午 10:53Views: 89

习特会究竟有什么结果?

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和美国,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爆发贸易战的危机暂时消失。习近平与特朗普在四月首次会面,地点选在美国总统在佛州的私人渡假所海湖庄园(Mar-a-Lago)。这类会议一如既往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不过这次再反映了特朗普的政治转驮,他过去是依靠民族主义的“美国优先”贸易政纲来登上总统宝座。去年,他曾经指控中国在耍“勒索”甚至“强暴”,并且承诺要对中国、德国和墨西哥等“贸易老千”作出严厉的反击措施。

在习近平和特朗普会面之前,双方团队已经协商好讨论议题,美方保证叫停中美之间的经济“核战”,以换取习近平在朝鲜核问题上支持特朗普对北韩施压。特朗普甚至在推特(Twitter)上发文称“如果他们解决了朝鲜问题”,中国将会得到更优惠的贸易协议。

特朗普软化对华立场,又突然戏剧性摆出进取的军事姿态,是由于其政府就任三个月以来接二连三地陷入危机。当局面对着内部分裂、民望低迷以及一连串的政治丑闻。

海湖庄园会议的一个星期后,美国财政部一如预料没有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这是特朗普高调背弃了一项竞选承诺,他曾经说就任的“第一天”就会这样做。财政部的报告首次地承认中国正努力阻止人民币兑美元贬值(自2015年底就为此花了8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当局的立场转变受到那些主张强硬对华美国民主党领导人的攻击。美国财政部的半年度报告将中国放到与日本、南韩、台湾、德国和瑞士一起的货币“监察名单”上。一旦将其列作“货币操纵国”,美国政府将可以对该国出口的商品实施惩罚性关税。

我们社会主义者指出个中的虚伪:所有资本主义大国,包括美国,都在不同程度地操纵货币,以符合其自身利益──也就是保护其资产阶级的利润。特朗普自己就在有意地“唱淡”美元(在4月中向《华尔街日报》表示“美元太强势了”),并引发了美元急剧贬值。

特朗普受到国内压力,要增加美国的出口,并且将贸易逆差缩窄到至少其竞选承诺的一部分。他亦会向联储局施压,暂停进一步加息,因为这样会吸引外地的投机性资金,而导致美金升值。

拉拢亲华派

中国官员在特朗普一月上台前就已经在竭力拢络他的集团。有报导指中方和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建立了“后门渠道”,库什纳属于特朗普阵营内的亲华派,以抵消以特朗普特别贸易幕僚纳瓦罗(Peter Navarro,着有《致命中国》一书)的反华派。

中国政府亦把握机会利用库什纳家族,包括其女儿伊凡卡(Ivanka Trump)与中国企业的商业关系。《美联社》报导特朗普接待习近平的同一天,中国政府批准了伊凡卡的时装公司3项商标,让她获得在“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售卖伊凡卡品牌的珠宝、手袋和水疗服务的垄断权。”

美国在习特会中公布了一个“百日计划”,来检讨其贸易及投资网络,以减低美国的对华贸易逆差(去年这数字达到了3470亿美元)。这种姿态是世界高峰会中常见的,并不会使中国有任何实质承诺。

伊万卡在佛罗里达州与习近平晚宴时与中国達成新交易。

暂时的和平

不过,特朗普政府非常不稳定,无人能够预料它会不会在百日之后又改变立场,并对中国提出更苛刻的要求。中国媒体将美国的提案报导成“百日经济合作”,与特朗普政府的本意不同。

现在看来北京方面很可能会作出某些小让步,譬如减少钢铁出口,来避免跟美国发生更严重的冲突。这些产业十分显眼,并且受到当地的工业界和工会所反对,但实际只占中美贸易的一小部分。中国亦可能增加从美国入口的燃油和农产品(习近平已同意取消中国对美国牛肉的禁运)来减轻贸易逆差。相对地,中国希望美国取消禁制对华出口科技,并且撤销中国对美国科技公司的投资限制。美国的资本家正寻求进一步地进入中国市场,进入一些像金融业等由国有企业垄断的行业,并取消投资及产权限制。

纵使实行了这些“风险控制”,两国政府之间仍有出现严重磨擦的可能。尤其2017年初全球经济实际上仍处于危机状态,当其表面的稳定消失时,情况更尤其如此。从这个角度来看,“百日计划”和当下的中美经济关系只不过是休战而非长久的和平。

特朗普和习近平于2017年4月6日在Mar-a-Lago举行会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