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童自杀,还是被制度杀害?

2017年4月28日 下午 9:13Views: 14

邓美晶 社会主义行动

过去两年至今,已有超过60名学生自杀。不断有家长及学生发起行动,要求取消TSA制度。什么是TSA?政府04年实施全港性系统评估(TSA),小三、小六及中三学生需要额外操练试卷,令学生在本来的功课、准备考试增加更多负担。

林郑图少修少补挽民意

TSA恶名昭彰,不论学生或家长都起来反对,组织起众多反TSA的团体,以不同的方式如罢考及发起示威行动抗争。教育局的回应是将TSA改为“基本能力评估研究计划”(BCA),但实际上只是换汤不换药,激起更大愤怒!林郑月娥当选特首后,表示希望搁置5月开考的小三TSA,被梁振英立即拒绝,指需要在7月林郑上任后。连建制派议员也赞成取消TSA时,林郑希望透过少修少补来挽回低落的民意,但即使搁置小三TSA也远远不足够,需要全面废除此制度。

据基督教团体的调查显示,有84%受访者认为学生自杀的原因与考试压力有关。年轻人患上焦虑、抑郁症,恶化成自杀轻生。中小学生的压力主要来自巨大的功课量及TSA、DSE考试。香港的教育制度只着重操练试卷,令学生变成一部考试机器,无非是为了剔除大部分学生在大学教育以外,维持低水平的教育开支。香港,幼稚园、小学和中学学生每周平均学习时数为62小时,中学生更长达77小时,比打工仔的工时还要长!这种环境下,如何让年轻人有希望?

香港的教育制度需要一个革命性的改变,由全面取消TSA及BCA开始,要求大幅增加公共教育开支来增加学校的资源、实施小班教学。

教育制度需要革命

此外,政府必须大量增设在校的社工和辅导资源,为学生提供充足的服务。所有的教育政策制订都应由教师、家长及学生民选产生的代表委员会决定,而非交到不民主的官僚手中。然而,高压教育制度只是社会环境的反映,要解决青年出路、就业问题和房屋问题,需要彻底社会制度的变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