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黑心私营医院

2017年4月30日 下午 7:51Views: 18

“莆田系”成为黑心私营医院的代名词

哲甬 中国劳工论坛

早前,中国医疗私有化问题因网络上爆出“魏则西事件”而备受关注,随后进一步的消息更揭发被称为“莆田系”的全国性庞大私人医疗资本渗入公营医疗系统内以及其他种种恶行,一时间,“莆田系”在中国被视为黑心私人医院的代名词。

中国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来逐步开放了私人资本渗入医疗领域。最初,这种所谓“承包责任制”是指将公立医疗部门中一些长期亏蚀的科室承包出去。

私人资本蚕蚀公立医院

此后二十年间,私人资本逐步蚕蚀公立医疗领域,当中包括利用地方卫计委无权管理军队医院的漏洞,在军队医院体系内大肆扩张。军队医院中对外承包所得的利润又归入军队自身,因此可谓完全放任,听之任之。

由此,造成了中国的私人医疗机构水准极其参差,当中有大量骇人听闻的医疗事故和俭财手段,以致于一时间民众对整个医疗系体信心尽失,人心惶惶,医患对立的情况极其严重。在2006-16年间,中国医疗纠纷发生率年均上升22.9%,每所医院年均暴力伤医事件高达27 次。

魏则西本为一名西安的大学生,2014年被发现不幸患上末期滑膜肉癗。在接受各种正规疗法后,他们通过百度搜寻引擎版推荐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肿瘤生物中心,其机构推销所谓斯丹福大学研发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魏则西及其家人考虑到这是由中国官方许可的国内最大网络搜寻器所推荐,而且是一家军队的最高一级医院,因而对此有一定信心。可惜经过了几个月的“治疗”,花费了二十多万后,肿瘤不但没有被治愈更转移到肺部。

其后魏则西多番调查后得知“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临床实验阶段已被淘汰,在国外根本就没有医院会采用这种技术,纯粹是医院用作招遥撞骗。他在2016年2月于网上发表了自身遭遇后立即引起广泛关注,可惜由于延误了治疗时机,魏则西于2016年4月病故。

然而令普遍人惊讶的是,这家打着“武警总队医院”招牌的背后,竟是一家由私人资本所承包的“医院”。而该资本就是掌握中国80%私人医疗份额,被人称为“莆田系”的私人医疗体系。

“莆田系”自80年代开始以福建莆田县市为起点,最初以游医的形式,到处张贴街头广告宣传,后来乘“改开”之潮承包医院科室,从不合法的灰色地带走向合法,之后大举扩张,包括行贿公营医院领导人私下合作,或直接兼并亏损的公营医院等,逐步掌握了巨大的医疗资源。

其“行医”的方式却与街头骗局一脉相承,包括夸大求诊者的病情、拖延病情。据调查所指,相当一部份的“莆田系医生”根本未受过任何正式的医学教育!

此外莆田系还会生产劣质的药品和医疗仪器等,在其医院内以远高于平均水准的价格售予病患以俭财。在魏则西事件前,早已有不计其数的病人因上当被骗延误治疗而死。

公院病人数是私院的七倍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去年全国接近2千间新私营医院落成。公私营总数字达29,000间,其中16,000间为私营医院。自2010年至2016年10月,公营医院数目减少一千间,大部分是被私有化了。然而,公营医院负担的病人人数去年是私营医院的七倍,多达25亿人次。

从2012年开始,一级医院中的私立机构占比首次超过了公立机构。同时由于公立医疗资源投放严重不足,中国的医生与护理人员比例只有1:0.8,远低于国际上1:4的平均水准。

在行业与中共政府的腐败及其无所作为官僚作风下,医疗与教育及房屋称为现时压在中国民众头上的“新三座大山”。社会主义者反对医疗私有化,主张在民主监督之下全体公营化医院及药剂企业,从而在民主计划底下推行人人免费享用的优质医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