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山东辱母杀人案

2017年5月1日 下午 8:39Views: 22

哲甬 中国劳工论坛

3月底,中国《南方周末》一则被称为“辱母杀人案”的报导在内地网络成为舆论关注热点。案件发生于去年四月中,山东聊城苏银霞与于欢母子于其经营的公司内被高利贷上门追债,其间被追债者羞辱及禁锢。警方到场后只扔下一句“讨债可以,但别动手”就离开案发地点,最后双方冲突,于欢护母心切持刀刺死一人,伤三人。本年二月,法院一审判于欢故意伤害罪名成立、处以无期徒刑。判决引发舆论哗然与强烈不满,而貌似并不复杂的案情背后却折射出众多内地的社会问题,有内地网民指:

“山东辱母杀人案,难得有这样一个案子,囊括了当下中国几乎全部问题:经济下行压力大,民营企业融资难,县市非法集资多,高利贷猖獗,土生土长的房产商多涉黑,基层治理失序……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情景,不独存在于山东冠县,而是很多地方的县乡皆如此。”

这一评论直击了问题的本质与核心所在:拨开表层的法律技术迷雾,案件要深究的并非“于欢是否构成故意杀人/伤害/防卫过当”,而是背后深层的社会现象。

官匪一家

案情中最引人关注的,除了当地警察到场后不予控制场面,反而听之任之,最后酿成命案。进一步的消息更指出,被刺死的追债者为当地土皇帝吴学占黑社会成员,于2015年驾车撞死一名14岁少女后不顾而去,事后当地警方只说无法抓获肇事者而不了了之,而“杀人案”案发时这一通缉犯就大摇大摆的在警察面前上窜下跳,于欢母子请求警察带她们出去也竟不得要领。

这次“辱母杀人案”则坐实了当地“官黑勾结”的事实,在过去出了事,往往是当地黑帮头目交钱行贿,政府官僚则出手和稀泥或武力维稳。最后法院更是直接对于欢处以无期徒刑,丝毫不去考虑背后的案情,更似与黑帮有所默契。基层民众没有任何监督制约的权力和渠道,多年来地方政治腐败不堪。

民众都相信,于欢并非是身陷此种困境的第一人,只不过是次正好被全国性媒体曝光而受到关注,而过去有此遭遇而受牢狱之灾的更不知凡几。

同时正如民众所担心的那样,“官黑勾结”这种情况并非一城一地的特例,而几乎是全国性的现象!无论是征地、拆迁这些涉及巨大潜在利益的范畴,还是那怕仅仅住宅物业的车位管理,全国上下的基层吏治的腐败无能,乃至有意放纵黑势力坐大从中分一杯羹,都是这次事件激起全国民愤的根本原因:自身的权利受不法侵害敢怒不敢言、官僚纵容资本与黑帮鱼肉民众、公检法包庇侵害者逍遥法外、民众走投无路奋起反抗却被政权以法律之命倒打一耙……由此可见,习近平所谓的“反腐运动”政治表演是何等的贻笑大方。

民众现在除了表达愤怒,更重要的是厘清重点,我们要求的不仅仅是要求还于欢一个公正的判决,而且认识到案件发生背后的社会土壤,并在政治上夺回自身的民主权力。社会主义者主张成立群众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事件,严惩涉事黑帮及警员。警队必须受到民选的群众委员会由下而上民主控制,才能防止警队腐败,打破财团与黑道的勾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