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五一劳动节与国际主义

2017年5月2日 下午 4:25Views: 46

工人阶级团结起来 对抗种族主义与资本主义

抵抗 中国劳工论坛

“工人团结,牢不可破。(Workers united, will never be defeated)”在五月一日,香港中环街头响起这句口号。社会主义行动、外劳团体Kobumi和难民联会首次联合举办香港劳动节游行,参加人数超过100人。示威者早上在遮打花园集合,然后游行至政府总部。示威者主张反抗种族主义,并争取所有工人──不分种族、宗教与性别──团结抗争。

社会主义行动(工国委)与Kobumi及其他团体组织的五一劳动节游行

之后,游行者在维多利亚公园加入了泛民职工盟举行的大游行,合共2500多人参与。“今天我们没有留在家里,没有去海滩。今天我们走上街头争取工人权利。”主办团体之一Kobumi的代表Ilalang Victoria说道。

社会主义行动的邓美晶与Ilalang Victoria共同主持活动,她说:“我们的游行旗帜鲜明、充满活力。它传达出有力的政治讯息,就是要团结反抗资义剥削、反抗种族主义分化。”Kobumi的发言人Iis向示威者讲述了在港外佣所受的残酷剥削,而且表达了对政府的愤怒,因为当局法令偏袒贪婪中介公司,未能保护全港34万外籍女工。

她说:“我们要求八小时工作日,要求把外劳的最低工资增加到港币5000元。”Iis谴责所谓的“多层次直销”(MLM),根本就是劫掠移民的金字塔骗局。Mezzo丑闻就是一个例子。这家香港公司欺骗了数百名印尼外劳,向她们许以虚假的高存款利息。她说:“外劳堕入这种金字塔式骗局,最后对银行欠下巨债。案件发生了超过18个月,政府却仍未采取任何行动保护外劳。”

社民连议员“长毛”梁国雄引述马克思的话说:“全世界工人团结起来,我们失去的只是枷锁”。听众向他抱以欢呼。他说,最低工资经过今年上调后,仍然只有每小时34.50元,“所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邓美晶与 Ilalang Victoria

社会主义行动的Vincent Kolo说:“有香港政客反对给外佣加人工。”并提到目前外劳最低工资只有每月4,200港币。他向人群表示:“但是这些政客花在一餐晚饭的钱都比外佣月薪更多。特首参选人叶刘淑仪光是理发就花了18,000港币——这是写在她的选举开支申报表上。”

示威后,Vincent向《明珠台》记者表示:“我们不是为外劳争取任何特权,只是要求她们能得到和本地工人一样的保护。我们要求平等待遇。”

超过60名难民参加了游行,有的还带着孩子。难民联会的Adela和社会主义行动的印尼难民成员Mira在演讲中都特别提到自己面对的困境。“难民需要工作权来养活家庭,给我们孩子买书和校服。”Mira说:“政府不准我们工作,让我们的孩子受苦。”邓美晶提到最近有几名难民因为工作被判入狱,最高可判入狱三年。过去一年里,政府搜捕行动的次数增加了7成。

她说:“我们要求法定八小时工作日,覆盖所有工人,包括外劳和难民。”她解释说,香港是全球工时最长的城市,平均(每周)50个小时,外劳一般还要长的多。邓美晶说:“我们也要求把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45元,因为现在的最低工资太低了。”她举出官方数字说,最低工资自2011年开始实行以来提升了42%,但是同期物价上涨44%,房租均价上涨154%。

“政府和资本家竭力分化我们,让我们各自为战,因为这样对他们更有利。但是如果我们能团结斗争就会胜利。”邓美晶说。

香港遮打花园的五一游行集会

两小时后,我们的抗议队伍加入职工盟规模更大的游行,从维园游行至政府总部,要求八小时工作日和废除强积金“对冲机制”。按照这个机制,雇主在支付遣散费后,可以从工人退休储蓄中雇主缴纳的部分里扣除相应金额。

游行团体也着重提到建筑业存在严重的安全问题。最近再有两名工人在珠港澳大桥香港段的海上作业中遇难,使丧命工人的总数增加至10人。调查发现承建商违反了安全条例。

亲政府的工联会在另一地点举行了约2000人的游行。他们的主要诉求是划一本地劳工假十七天及侍产假七天。反对派代表曾向立法会提出过七天侍产假议案,可是工联会的议员并未投票赞成,突显出工联会领导人的两面派作风。当然,他们没在自己的五一示威中提到这件“小事”。对于效忠中共独裁者的工联会来说,五一只是一年一度向工人发空头支票的日子,剩下的一年时间则用来支持政府亲财团的政策。

“长毛”梁国雄参与五一游行

无线电视明珠台报导社会主义行动/Kobumi/难民联会的五一游行(英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