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废除外劳“雇佣同住”条例!

2017年5月12日 下午 9:38Views: 51

新调查发现许多外佣被迫睡在厨房、地牢、橱柜、厕所

Vincent Kolo,社会主义行动(工国委香港)

根据最新一份由非政府组织“移民工牧民中心(Mission For Migrant Workers)”对3000名外佣的调查发现,43%的外籍家庭劳工并没有自己独立栖身的房间。现时香港聘请有超过34万外佣,主要来自印尼及菲律宾。
该调查揭露有许多外佣被迫睡在厨房、地牢、橱柜、厕所、储物室甚至阳台或屋顶。报告还指出:

  • 十分之一的外佣并没有工作合约中所列明的床位
  • 拥有独立房间的57%外劳,三份一人表示其房间亦充当储物、洗衣或安顿宠物的地方

“这些痛苦就是政府的雇佣同住规定所带来的,我们一直以来都是积极反对。”社会主义行动邓美晶称:“我们与同香港其他外劳运动组织,一起要求外佣拥有外出居住的权利,让她们可以自行解决,而不是被迫接受报告所指的待遇。”
外劳社群Kobumi成员Ilalang Victoria同样极力反对雇佣同住。“这些非人道的状况其实并不是个新问题。例如,如果一名外佣要睡在客厅,她往往根本睡不好。许多香港人很夜才入睡,而外佣一般要比雇主更晚休息。假若雇主要求外佣睡在厕所或附近,亦对她们的健康很有影响。”

May Day 2017 Kobumi and Socialist Action held a joint demonstration against racism and discrimination.

隔离与社会控制

外佣的外出居住的权利,是被香港政府于2003年所取消的,唯一的例外是在当时之前已经与同一雇主达成连续雇佣关系的劳工。入境处会定期进行突击巡查,检查一些被怀疑不与雇主同住的外佣。一经定罪,对工人的最高刑罚是监禁14年并罚款15万港元,而对雇主的最高刑罚只是终身不准聘请外佣。

“这个法例的目的是为了隔离与社会控制。”邓美晶指:“这是为了防止外佣可以管理自己的工作时数、私人时间,使工人的生活可以不完全受雇主操控。这个政策导致了报告中所指的虐待,也包括诸如每天工作16小时或暴力等事情。”
香港的居住环境是世界最拥挤的,根据《南华早报》报导香港住房单位的平均大小为470平方呎(43平方米),是美国纽约的平均大小的一半。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外佣要被迫住进厨房或储物室,许多家庭根本容纳不了雇佣合约中所要求的“合适居住”。政府完全知道这个问题,但仍然坚持雇佣同住的规定。

政府部门几乎从来不检查外佣的居住及工作环境,而仲介公司作为雇主及外佣之间的中间人,却反而令问题火上加油。这些仲介公司经常违法地向外劳滥收仲介费。

违法的仲介公司

印尼及菲律宾政府迫使其公民需要透过仲介公司才能到香港工作。另一项由香港大学学生的研究报告指70%仲介公司超额滥收仲介费,法例的上限为$431,但实际费用往往高达1.5到2万元。

研究亦确认外佣长期以来的投诉,仲介公司往往会违法地没收工人的护照或其他个人文件(甚至银行卡),来作为迫使外佣偿还仲介费用债务的抵押。

另外在香港的需要佣工来照顾家中长幼的基层家庭亦面对严重的经济压力,他们所生活的狭小空间根本不可能另为外佣准备独立房间。由于政府政策,香港长期缺乏公共托儿及长者安老服务。每年有超过5000名长者在轮候公共的长者宿位时过身,而社会福利署却利用这个来低估平均轮候时间,指只有3年。

非民主产生的香港利用公帑来兴建钜额的基建项目上,来利益输送到大财团手中,却不会投资于严重缺乏的公共服务中。政府的解决方案,就是从其他亚洲地区中输入廉价劳工,到这个被国际特赦组织称为“现代奴隶制”社会里。

社会主义行动要求:

  • 废除“雇佣同住”条例!
  • 取缔所有仲介公司,由法定的非牟利公共公司来取代,负责招聘工人和监督,并让外劳民主参与其中
  • 立刻将外佣的每月最低工资由$4350增加至$5000,并争取将法定最低工资(现时每小时$34.50)覆盖包括外劳及残疾工人在内的所有工人
  • 大幅增加政府开支,发展公共服务,包括托儿、安老及社会服务:废除大白象基建,征收富人税!
  • 建立强大的外劳工会,与本地工人共同团结反对香港和外劳本国政府的亲财团、反工人阶级政策

Sally Tang Mei-ching of Socialist Action speaks for migrants and refugee rights at May Day demonstration.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