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罢工趋势──工运的升温

2017年5月13日 下午 7:00Views: 55

近期一场香港讨论会的纪录

中国劳工论坛 报道

最近举行了一场关于中国工人斗争的研讨会,剖析最近的工运趋势及未来斗争的可能发展方向。与会者包括了非政府组织的观察者参与。为了避免他们入境中国出现问题,本文不便公开他们的身分。

中国罢工数字持续上升。近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愈来愈多工厂面临成本上涨和资金短缺问题,加上产能过剩令商品价格下跌,很多时都出现关厂和逃薪情况。去年中国被报道的罢工数字约为2600宗,据估计这是实际数字的10-15%,因此实际罢工数字约为2万宗。愈来愈多工人进行集体行动时,为了引起公众关注,有些会走到政府大楼静坐抗议,有时甚至堵路。每年农历新年前前都是罢工高峰期。

近年由于愈来愈多制造业从沿海城市迁移至四川、河北等内陆省分,因为罢工数字也慢慢向西北移动。工厂迁移至内陆后,很多工人都回到自己家乡附近地区工作。比起从前到外省打工,回乡打工的工人更为熟知当地环境,与家人及朋友的连系更为紧密,因此比以前更有信心发起罢工。例如深圳富士康工作环境极为高压,几年来发生过多宗自杀案,但都没有见到工业行动出现,但到河南设厂后不久就发生罢工了。

在深圳工厂打工的很多是来自五湖四海的移民工,资方的应对方法是把来自同乡的工人分隔开在不同的生产线上,使他们因族群和方言的不同而立起来。

近年中国政府推动所谓经济转型,发展高科技服务行业,并经常以人工智能和机械人等发展来宣示国家经济如何强盛。但是实际上大部分服务业工作都是低技术工作,而且低工资、无偿加班和过劳死的情况甚至比制造业更为严重。因此服务业的罢工也在升温。

服务业工人斗争

随着各种服务业向手机平台方向发展,雇佣方式变得更为零散化,劳动合同很多时只会显示在手机程序上,管理层可以根据意愿任意更改,劳动权益保障进一步恶化。例如美团外卖劳工最近发生了广为人知的罢工。

这种罢工由于更为直接影响广大消费者,很多时候在媒体和网上都广泛传播。交通业的罢工例子同样重要。两大手机租车平台滴滴出行与优步合并,同时降低司机的车资补贴而引发罢工。

罢工期间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看到一群一群罢工司机聚在一起用手机删掉订单。与此同时,传统的士司机因为生意被手机租车平台抢走,也为了自己的诉求出来罢工。

中共政权将对工人组织及罢工的镇压升级,但手法和模式是各式各样。在一些劳资冲突中,当局在两方压力中采取平衡,令资本家作出让步以尽快结束罢工,通常配合警察暴力镇压,软硬兼施。很多观察者视2015年底对广东劳权非政府组织的打压为“前所未有”。因为广东省过去被视作中国最自由开放的地区,甚至产生了一些推动工会改革的希望,例如落实集体谈判权以及民选地区工会领袖,所以这次打压相当具意义。

在2015年,广东发生了最多的警察介入罢工事件,每四名罢工者就有一名被捕。对非政府组织的清洗暂时停顿下来,但改革的希望已经幻灭。这将令冲突更为激烈,工人在下一段时期将会得出政治及经济上的结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