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习近平将利润凌驾于环保因素

2017年5月30日 下午 9:25Views: 14

北海 中国劳工论坛

截至5月15日,环保部的大气污染督查组检查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一万多家企业,发现其中近7成存在污染问题。在接受检查的省份,即便按照很低的官方标准,空气质量良好的天数也不到60%。此次行动的起因是当局担心因为无法实现三年前做出的一个承诺而成为笑柄。环境污染的问题已令人民对当局失去信心,愈来愈多人反思到这是经济和政治制度的问题,中共的统治权威因而受到破坏。

根据2013年国务院的命令,今年北京的年平均PM2.5应该降到60微克/立方米——仍然远高于世卫组织的最低标准。当时的数字是89.5微克/立方米。但三年过后只减少了一半。上月底环保部的一份工作报告显示,全国生态环境优良的地区只占44.9%。在重点监督的地区之外,空气与水质的改善乏善可陈,甚至有所恶化。土壤污染仍在加剧。

无视环境的新区

下面的事实最清楚地说明了当局对于环境问题的真实态度:据《南华早报》披露,上月1日宣布成立的雄安新区事先没有经过环境评估,而且环保部门几乎是最后一个得知新区即将成立的。雄安新区境内有着被称为“华北明珠”的白洋淀,面积超过新区的十分之一。白洋淀附近有上百座污水处理厂,但绝大多数早已停止运转。湖泊沿岸遍布生活垃圾,工业废水直接排入湖中,唯一一条流入白洋淀的河流竟然是排污河。白洋淀的水质属于劣V类,亦即毫无用处的脏水。中科院的一位学者告诉媒体,雄安新区的建设会令水质进一步恶化,可这并未阻止习近平的决定。对于这位政治强人来说,保持经济增长是他继续掌控权力的首要条件,而群众对污染的不满尚可通过镇压来解决。

抗议与镇压

4月29日,“霾都”邢台的东汪镇——正是在环保部的督查范围之内——一家化工厂因火灾泄漏了大量有毒气体,导致附近村民出现咳嗽、呕吐和昏迷等症状,二十多人入院。直到几天之后,化工厂附近仍弥漫着刺激性气味。这次事件引爆了村民长久以来的不满与担忧。十年来当地化工园区一直在违法排放废水和废气,5公里内的居民均受其害。不仅农作物中毒死亡,癌症患者也日渐增多。更加惊人的是,《财新网》报道称接触废水足以让皮肤在几分钟内开始溃烂。村民投诉多年毫无结果。他们向记者抱怨说,相比于群众的健康,政府更关心经济利益。泄漏当天,几百名村民走上街头,要求迁走所有化工厂。随后通向化工园区的道路被占领,车辆无法出入,迫使园内的10多家工厂停工。由于政府迟迟没有给出解决方案,愤怒的抗议者增加到数千人。经过多日对峙,当局于5月10派出上千名防暴警察,使用胡椒喷雾、警棍和盾牌驱逐、殴打和逮捕占领者和抗议者。讽刺的是,三天后沧州市再次发生毒气泄漏,造成2人死亡,18人入院接受治疗。

就在东汪镇抗议者被镇压的当天,广东飞来峡镇的反污染抗议——经过与警察的多次冲突——终于取得胜利。当地居民得知政府准备修建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但该项目既未征求公众意见,也没有通过环保评估。此前该项目已因群众反对而三次改址。官方公告声称反对者是在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结果激起5月7日数千人抗议游行。警察封锁了市政府外的道路,并切断互联网以防消息扩散。由于政府始终不愿出面对话而且暴力打压,5月9日全镇商店和出租车几乎全部停业,约2万人聚集在街头和政府门前示威,当局也从广州、深圳等地调来警力支援。当晚再次有上万抗议者游行,与警察的冲突持续到深夜。由于担心局势进一步升级,市政府于次日宣布取消项目,但抗议者怀疑政府不会彻底放弃。因为中国民众已经见惯政府软硬兼施,结合镇压与欺骗的手段平息运动。长久下去人民对政府的信心只会不断减低。

社会主义绿色经济

由于在独裁体制底下群众极难组织,加上消息被封锁,目前中国各地的环保抗议都未能跨区连结起来,很多时抗议很快结束。然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共绝对知道这些为了基本生存权利而斗争的群众不会害怕镇压,若果蔓延为多区运动将会威胁中共统治。

在资本主义之下,特别是在贫穷地区,保护环境与经济发展相互矛盾,这也被当作反对和镇压反污染运动的借口。这种困境是因为资本家追求利润最大化,无视一切的环保规范和措施。所以有效的反污染斗争需要全国乃至世界工人阶级的支持,终结官僚与资产阶级的统治。只有将所有企业和银行公有化,交由工人民主管理,并由公帑提供资金扩大绿色经济的投资,让劳动者既能提高生活水平,也不会因此而损失健康和生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