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六四等于“爱国”吗?

2017年5月31日 下午 9:32Views: 80

社会主义行动

今年六四大游行及悼念晚会争议不断,反映了香港民主运动的现况。由于支联会将六四定性为“爱国民主运动”,为了与“爱国主义”保持距离,大学学生会一如往年杯葛悼念活动,而今年在立法会内部分的自决派团体亦选择杯葛或刻意低调参与。可是这做法是错误的。

天安门运动是由中共走市场化及独裁统治引爆的。实际上爱国主义与运动本身并无关系,只是中产意见领袖强加的标签。在八九年的天安门广场里,最多北京抗议者高唱的是《国际歌》而不是爱国歌曲。在广场飘扬的旗帜之间,国旗只占非常少数,但支联会保守派却将之放大。今天中国内地的各种抗议场合也会见到示威者举国旗,很多时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避免中共指控为颠覆政权。

自八九年以来,支联会的保守派(包括司徒华等人)绑架民意,将八九革命定性为“爱国民主运动”,一来是为了表明香港的声援运动主张循序改革,而非推翻中共专制。因为当年民主派要避免激怒中共,与中共保持和好关系,祈求专制者可以在主权移交时宽大一点,赐予更多权利。另一原因是保守派可以指控其他激进的势力并不“爱国”,从而将他们筛选在决策层之外。但到了今天,由于中共在“爱国”名义下制造白色恐怖,打压香港民主权利,香港群众(尤其青年)对爱国主义反感,令支联会屡屡受尽抨击。他们当年的政治机会主义成为了今天的绊脚石。

社会主义行动一直批判支联会各种错误的做法。他们令悼念运动脱离今天的群众斗争,并以专横、官僚的方法组织(香港绝大多数抗议行动不幸地都是如此)。但是,六四悼念晚会近年都有十多万群众参与,是一个大型运动,并且成为了反中共统治的象征,得到国际上的关注。杯葛是不分轻重的做法。支联会的政治缺陷无疑相当严重,但六四悼念活动的重要性乃在群众的参与,而非在于“主办单位”那些没人理会的“爱国论”。社会主义行动会在现场表达自己的立场和独立的声音,我们在内地进行地下组织工作,内地成员曾受中共政治迫害。故此我们会提出未来打倒中共所需的战略,挑战右翼保守的民主派领导。

杯葛六四活动不会增加对支联会的压力,也不会改变活动仪式化、与今天的斗争分隔开的现况。我们希望“自决派”团体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改为参与未来六四的悼念活动,同时公开否定支联会的“爱国民主运动论”。如果有团体不公开纠正之前杯葛六四游行的错误,而只参与六四晚会(当晚很多团体会筹款)是搬龙门的做法。

天安门事件是一场被扼杀的革命运动、只有将今天民主运动内部民主化,改换其领导层,并紧记当年的教训,将之连系至今天打倒中共的斗争,才能重夺八九革命的遗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