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愈来愈多人对昂山素姬政府幻想破灭

2017年6月3日 上午 2:42Views: 179

2015年11月,全国民主联盟(NLD)在缅甸的全国大选中获得压倒性多数

文森特‧科洛(Vincent Kolo)采访一名缅甸学生活动者

由已故独立运动领袖昂山(Aung San)之女、诺贝尔奖获得者昂山素姬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几乎赢得了80%的席位。但该党被迫在前军事独裁政权设计的体制之下进行统治。这个体系确保将军们对重要领域保持控制,包括军警、政府官僚和缅甸丰富的自然资源。

中国劳工论坛就当前形势采访了缅甸学生耶奈(Ye Naing)。我们问他,自从全民盟胜选后缅甸发生了什么变化?“没有多少改变。讽刺的是,全民盟的竞选口号是『是时候改变了』。而许多人仍然认为,现在下结论尚早,应给政府一些时间。”他说。

耶奈解释说,他投票给全民盟,不是指望他们带来革命性的变化,或领导反对佛教民族主义和缅甸爱国联盟(Patriotic Association of Burma)等佛教徒领导的沙文主义组织的斗争,只是希望全民盟至少会带来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并给予饱受与政府军的内战蹂躏的少数民族地区以自治和权力下放。

“我希望全民盟能够保护弱势群体、弱者、穷人,比如被迫每天工作多达13小时的工人,土地被军方夺走的农民,和在掸邦(Shan State)、克钦邦(Kachin State)等地内战中逃离的『国内流亡者』。”他说,这些愿望并未实现,包括大多数全民盟支持者在内,每个人都被2015年全民盟的大胜震惊了。尽管由前军事独裁当局在2010年组建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在选举前煽动种族歧视以求胜利。

佛教右翼沙文主义者被前军政府用以攻击民主权利和制造分裂。

反穆斯林的沙文主义

“在巩发党的资助下,这些佛教僧侣去到缅甸农村四处威胁说,全民盟如果胜利将把缅甸变成一个『卡拉尔』国家(卡拉尔是一个侮辱性词语,一般用于黑皮肤的印度人,但在这里指穆斯林)。”他解释说,这些伎俩被昂山素姬的民望压倒了。军方还在选举中大规模舞弊,但连虚假票数也没有超过全民盟的得票。然而现在,人们越来越失望,因为新政府虽有如此大的支持率,却仍然保留了许多旧的压迫性法律和统治措施。

“全民盟在议会中拥有压倒性多数,这意味着他们有权废除和修改任何法律。但全民盟议员拒绝废除恶名昭著的《电信法》第66节(D),它和军政府用来监禁批评者的法律如出一辙。全民盟的政客们正在使用第66节(D)来起诉民众,例如那些在Facebook上嘲弄昂山素姬和该党其他领导人的网民。这表明,他们并不真正主张言论自由这个民主的核心宗旨。”

我们想知道选举以来人民生活有何改善?缅甸是亚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平均收入甚至低于北朝鲜。童工泛滥,其中许多人在中资和韩资服装厂内工作。只有一半左右的学龄儿童完成了小学教育。“学校本应该是免费的,实际上却不是。校服、我们的传统服装“罗衣”、每天的午餐盒和书都要钱,很多最贫穷的学生因为买不起这些东西而辍学。”

劳动法被漠视

工人工资非常低,工作时间长,工会组织在多数工厂势弱或不存在。缅甸是大型跨国公司——如H & M和GAP——的理想猎物。在全民盟胜选之前的2015年9月,最低工资被定为每天3,600缅元(20.50港元)。但去年劳工NGO的一项调查显示,61%的工人抱怨最低工资法带来“负面影响”,因为它被用来施加更严苛的工作条件,也被用来惩罚那些不愿一周工作6天的员工。

“多数工厂无视最低工资法。所有劳动法的执行力都很微弱。老板威胁要把工厂转移到其他国家。甚至政府部门也不遵守法律,他们不支付加班费,也不尊重工人假期或周末休息的权利。如果政府都不理会法律,更何况私人公司呢?”

全民盟政府成立一个月后,警察镇压了在首都内比都外一个木材厂的工人罢工。工人们要求领取加班补薪,却被大规模裁员,因而发生抗议。警方进行大规模逮捕,并根据从旧政权时代延续下来的法律控告工人“非法集会和暴乱罪”。

“警察隶属于军方掌控的内政部。但全民盟在这件事上保持沉默,没有为工人说话。当农民及活动分子与警察发生冲突时,全民盟也是同样地漠不关心。”最近政府宣布将把四月的新年假期从10天缩短为5天。这些假期是缅甸工人返乡的机会,其中大多数是来自外地的移民工。“这个廉价的享受现在也被剥夺了”,耶奈说。

他认为,全民盟政府一直寻求与巩发党和军方和解,导致他们在经济政策和如何对待少数民族的观点上越走越近。

裙带资本家

“昂山素姬似乎过于偏袒军方。她在接触裙带资本家时表示希望和解,因为他们也是缅甸的公民——这些人是通过掠夺农民的土地、以近乎免费的价格收购政府建筑和公共土地、垄断市场等方式,令自己的财富倍增。”全民盟自身内部结构存在明显的问题,它作为一支民主政治力量却并不民主,耶奈解释说:“前党员批评全民盟过于专制,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由于党正面临军事独裁的压力,批评者刻意降低了嗓门。一定程度上是值得同情和理解的,因为在当前的的政治条件下,只有如此才能生存。”

“但全民盟对内独裁的手段在选举季就开始显现。比如没有穆斯林候选人竞选议会席位。全民盟总部故意踢走了所有可能的穆斯林候选人。接下来,选定的候选人是那些完全忠于昂山素姬和该党领导层的人。因此,与昂山素姬存在分歧的候选人被禁止参选。”

昂山素姬拒绝谴责对少数民族罗兴亚人的残酷迫害。

罗兴亚人的困境

缅甸民族问题是一个火药桶。缅族占总人口的57%。少数族裔投票支持昂山素姬是希望她推动实行地方自治和深化联邦制的谈判,来结束缅甸旷日持久的内战。

“包括罗兴亚人、穆斯林和其他群体在内的少数民族感到被出卖了。昂山素姬指责双方——政府军和民族武装力量——造成了持久内战。但应该承担主要责任的理应是前军政府。军方掠夺了民族邦的自然资源却没有回馈他们任何东西。”

“昂山素姬正在维持现状,并没有保护少数民族的权利。罗兴亚人,穆斯林和饱受战争蹂躏的克钦人在她上台时仿佛看到了希望,但她没有任何一个政令、行动或演说对少数民族表示过同情。例如,她走访了国内流亡者营地,告诉营地居民只有两条路可走:参加和平谈判或继续流亡。”

“全民盟以同样的方法向各民族武装力量施加压力,要求他们接受一个达不到他们预期的和平协议。她要求战争受害者选择和平,说得好像是他们发动了战争那样。”耶奈说。罗兴亚人的困境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使昂山苏姬的政府陷于尴尬。罗兴亚族被联合国描述为“世界上受迫害最严重的少数民族”。

假强奸案

“罗兴亚人是生活在若开邦的穆斯林原住民。他们被政府和大多数缅甸人视为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若开族佛教徒与罗兴亚穆斯林之间的紧张关系由来已久。”

佛教控制的军队的行动相当于对罗兴亚族进行种族清洗,将他们赶出家园,这个问题在全民盟政府下继续存在甚至恶化。最近,昂山素姬断然否认对士兵和佛教沙文主义团伙用强暴罗兴亚族妇女作为恐怖武器的报道。这番言论震惊了全世界众多追随她的自由主义者。

“有报道称妇女被安全部队轮奸。罗兴亚族妇女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因为缅军在内战中也把强奸作为武器。看到昂山素姬的官方Facebook上否认这些事件,并称其为『假强奸案』,我对此感到噁心。”

“在选举之前,媒体就曾报道她在罗兴亚问题上保持沉默,当时我们认为这是一种策略[为了回避敏感问题],一旦掌权,她会给他们包括公民权在内的权利。但是现在,我们越发清楚地看到,她没有兴趣保护罗兴亚人,只会让他们在集中营里或海洋中灭亡。”

警方逮捕一名支持塔克农镇工人罢工的示威者。

缅甸:资本主义之下没有自由

抵抗 中国劳工论坛

“我们必须要保证军方企业的存续。”2015年12月,在全民盟压倒性赢得大选之后,民盟经济委员会负责人汉达敏向《华尔街日报》表示。他补充道:“我们不需要颠覆目前的官僚体系。”全民盟在2015年的胜利以及暴虐的军政府表面上的失败在全世界受到欢迎。独裁政权曾在1988和2007年两次击溃反对其统治的群众运动。

西方政府和像联合国和东盟这样的国际组织把缅甸奉为专制国家“改革”的典范。但尽管将军们退位,专注于他们庞大的商业利益,缅甸军方的力量并未减弱。正如我们采访所显示的,全民盟领导人希望与军方力量和解而不是试图挑战它。

这再次凸显了民主斗争的主要问题:在病态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框架内不可能实现民主——所有“新兴经济体”都是如此。只有工人阶级,在其他贫困和被压迫的社会阶层的支持下,才能扫除专制政权,并代之以真正的民主政府。这是100年前俄国革命取得的重要经验。

昂山素姬的纲领就是奉行资本主义及全球化,采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经济处方。若果实行这样的政策,就要由精英控制的国家机器继续实行压迫措施,只能使富人更富、穷人更穷。争取真正民主的斗争必须拒绝这条道路,否则只会失败,甚至可能回到独裁统治。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建立一个工人的替代方案──一个受党员民主控制的社会主义群众政党──并推翻资本主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