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统治阶级被选票起义所震惊

2017年6月18日 下午 11:24Views: 55

组织丶罢工丶抵抗,为科尔宾的政策而斗争

Hannah Sell 社会主义党(CWI英格兰及威尔斯)

即使文翠珊在大选中没有彻底失败,英国资产阶级已陷入噩梦。在七周前,大部分英国资产阶级对六月八日大选抱有极大的希望,期望能够赢得更多国会议席。在此之後,新政府将以占多数的名义渡过迎来的暴风雨,加强紧缩政策,并落实服务极少数权贵利益的脱欧方案。

相反,选举结果产生了一个「行尸走肉」的首相,她只能通过靠拢反动教派政党──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以临时掌权。她在总理官邸的阶梯上讲话时,把DUP描述成「朋友」。由伊恩·佩斯利(Ian Paisley)创建的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是一个反对堕胎权利丶反同志权利和否认气候变化的政党。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主要依靠北爱尔兰的基督教徒工人的支持,但该党与保守党都将会在「联合执政的大混乱」中受到挫折。

踢走保守党!

保守党是一个分裂的政党,该党的领导人文翠珊在党内外都没有权威。她还能占据党领导位置,是因为党内没人能够取代她,而且党内害怕领导层斗争会造成进一步分裂。工党领袖科尔宾(Jeremy Corbyn)和麦克多奈尔(John McDonnell)正确地要求文翠珊下台,并且准备在国会内动议通过他们的竞选政纲,立心要挑战政府在国会内的支持。但不管工党在国会提出的动议获得多少票,若要落实科尔宾的竞选政纲及承诺,都必须建立一场运动。

今次大选结果为科尔宾对抗右派的立场作出平反。四月十八日,在文翠珊宣布召开大选後,社会党(CWI英国及威尔斯)写到:「如果科尔宾在选举中提出明确社会主义纲领──一个服务工人和中产利益的脱欧方案,他将能赢得大选。」这想法最初被很多人嘲笑,包括工党右派都误以为大选是他们推翻科尔宾的最好时机。

我们不能忘记的是,工党右派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在九月写到,他正在等待召开大选的日子,因为那将是科尔宾的结束之日。但是选举巩固了科尔宾在工党中的地位, 并且社会上增加了大量的潜在支持者。

科尔宾强大起来

六月八日的选举工党的得票率由2015年选举的30%增加至40%。这对任何一个政党而言都是自1945年以来的巨大进步。与2015年选举相比,工党在这次的得票中增加了350万张。增加的选票主要来自年轻选民,他们蜂拥至投票站投下了支持科尔宾的一票。年轻的投票率从49%大幅提高至72%。三分之二年轻选民投票给科尔宾。自由民主党争取年轻中产选民的希望落空。这是对他们在2010年作为政府一部分并提高学费的惩罚。

科尔宾的竞选纲领承诺提高最低工资时薪至十英镑丶取消学费丶限制房屋租金上涨,集中建设公屋出租房,赢得了年轻人的支持。年轻世代的政治化不会在选举後结束,而将继续下去,奠定对社会主义思想的支持基础。科尔宾除了得到年轻工人阶级的支持,也得到了年轻中产阶级的支持。最为明显的例子,自1918年保守党第一次在坎特伯雷选区败给了工党。这也反映了左派情绪在年轻中产选民之间弥漫,他们因为工资停滞丶天文数字的住屋成本,生活条件变得越来越像工人阶级。

一部分资产阶级报刊把选举描绘成世代之争,这是虚假得离谱,其目的在於阻止不同世代团结起来斗争。很多因为被工党右派背叛丶因而背弃工党的年长工人,这次投票给科尔宾。这在威尔斯特别明显,保守党在当地的得票比预期低,但是在当地工党大大胜利。而文翠珊本来期望英国独立党的选票会全数转移至保守党,但这美梦亦告落空。

文翠珊关於「强硬脱欧」的虚假承诺赢得了一部分2015年票投独立党的选民。在这部分群体内也有部分原来的工党选民第一次转投给保守党。然而,如果科尔宾当初不屈服於工党右派的压力而不在脱欧公投中支持留欧,并坚持他一贯的国际主义和反种族主义立场,支持退出代表老板利益的欧盟的话,文翠珊就不可能得到一些工人选票。

但是,科尔宾在选举中承诺争取一个维护工人阶级利益的脱欧方案,赢得了一些工人支持,包括一些以前票投独立党的工人。前独立党的领袖法拉奇(Nigel Farage)也被迫承认,科尔宾既成功地赢得了留欧派的年轻人,也赢得了原本票投独立党的工人。

当选举开始保守党拥有巨大优势,关键原因是起初很多人不知道科尔宾的立场。当然部分原因是资产阶级媒体一如既往封杀科尔宾。但是,当这些媒体在竞选中变本加厉地抹黑科尔宾的时候,也不能阻止他赢得更多的支持。科尔宾的支持度上升的原因是,他及其支持者为了安抚工党右派而保持沉默,而是明确提出其纲领给广大选民。

工党右派沉默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他们希望科尔宾会大败,而他要为工党选举失利负最大责任。但是,工党在这次选举中赢得了自1997年以来最多选票。如果科尔宾能够在早些时候支持苏格兰独立,包括支持发动二次公投,工党会获得更多的选票。

需要工会大动员

虽然工党在苏格兰一些对民族党失望的工人阶级选区取得了突破,但还远远没有达到该党能做的地步。现在我们必须巩固科尔宾胜选的结果。工会应该立即动员全国示威踢走保守党,聚集力量继续斗争──停止对医疗和教育的紧缩政策,并且取消学费。这样的全国总动员之後要成为二十四小时总罢工的跳板,从而迫使文翠珊宣布召开新的大选。与此同时,科尔宾和工党的左派力量必须敦促工党控制的地方政府拒绝执行保守党政府的紧缩政策。

在这个短暂的竞选运动期间,科尔宾的工党受到了选民怀疑,他们的选举承诺会否只是空话,但最终他还是说服了大量选民。最初的疑心是因为工党的右转,以及上届工党政府的政策,加上工党控制的地方政府一直有参与实施紧缩政策。如果科尔宾在选举得到的热烈反应要持续下去,他必须明确反对地方政府执行保守党一切的紧缩政策。为了确保工党在明年英格兰地方选举中胜利,这项政策显得相当重要。

改造工党

作为众多支持科尔宾的音乐人之一的Hip-Hop乐队Swet Shop Boys成员Riz Ahmed,在选举後发表的声明:「如果工党能够团结在科尔宾的周围,人民将获得明确的胜利。」他说出了很多科尔宾支持者一直想说的话。科尔宾不但受到资本权贵的敌视,也受到同为资本家代表的工党右派的憎恨。现在因为选举的结果,工党右派不敢再次发动一场政变推翻科尔宾,但是如果相信他们准备与科尔宾及其政策调和,则是过於幼稚。

对资产阶级来说,比起科尔宾的政治立场,他为群众所带来的希望才是真正的威胁。因此,工党右派试图找新方法打倒科尔宾。在竞选期间,一名工党右派议员霍安·赖恩(Joan Ryan)攻击科尔宾,并禁止其助选团派发提及他的文宣。选举结束後,工党右派希拉里·巴恩(Hilary Benn)煞有介事地说道:「工党必须从连续三次落选中汲取教训。」

即使部分工党右派表示支持科尔宾,也不应给予他们任何信任。这些临时支持是为了日後包围他并使他退让。否则如何解释一心想成为「科尔宾暗杀者」的彼得·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n)的言论──「科尔宾必须尊重全党各派」?工党右派只是试图堵住科尔宾的嘴。在选举前大部分人不知道科尔宾的立场,他本人也要为此负责。

我们不应该让此事再次发生。目前需要的是要把工党改造成一个真正战斗的丶民主的和反资本主义的政党。这包括强制重选所有工党议员和候选人。新的选举很快到来,选举工程不能再由反对科尔宾的右派把持。工党必须重新向工会及其成员敞开大门,成为一个欢迎所有社会主义者成为党员的民主联盟。通过这些步骤,一个政党可以团结成所有被科尔宾激励的工人丶青年丶社会主义者和本地活动份子成为群众力量。

为社会主义而战

在青年当中选举运动变成了一扇通往社会主义理念的大门,这是非常积极的现象。这场选举也让人民看到资本家们做了长久的准备,试图阻止反对他们利益的政策。但是,科尔宾在选战中遇到的敌意和仇视仅仅是小风浪,未来科尔宾执政的话会遭遇到滔天巨浪。为了停止资本家的敲诈,需要有雄心壮志的社会主义措施──国有化大企业和银行丶建立工人管控的民主计划经济。这将使一个真正「为了大多数人,而不是为了少数人服务」(科尔宾的竞选口号)的社会主义政府的有可能实现。

如果今天大选,科尔宾可以胜利

根据最新的民调显示,科尔宾领导的工党领先保守党。工党有45%的支持率,而保守党则为30%。在六月八日的选举中,工党得票刚好多於40%,而保守党为42.4%。在 Survation poll进行的同一民调里,40%文翠珊应该辞职,38%认为她应该留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