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斯诺登的难民被拒绝庇护

2017年6月21日 下午 7:56Views: 38

曾庇护斯诺登的英雄成了种族歧视受害者

抵抗 社会主义行动

七名曾经协助美国泄密者斯诺登的在港难民,最近被入境处驳回其庇护申请。该四名成年人及三名儿童的代表律师已经提出上诉,反对入境处的决定,并指责处方的行为“完全不可理喻”。

这些难民是本港的英雄,他们在2013年6月曾为前美国国安局员工斯诺登提供庇护。当时斯诺登泄露国家机密,令他成为了“全球第一通辑犯”。几位英雄分别是来自斯里兰卡的Supun Kellapatha、Nadeeka Nonis 和Ajith Pushpakumara,以及来自菲律宾的Vanessa Rodel,还有Kellapatha和Nonis 的两名孩子,与Rodel的女儿全部都在香港出生,在现行政府不人道的庇护法规下属于“无国籍”人士。

难民的象征

Vanessa Rodel是香港难民权利的斗士,且活跃于社会主义行动及难民联会之中,在难民社群中广为人知。这宗案件成为了本港1万1千名难民的斗争的重要象征,亦驳斥了建制当局与媒体将难民打成“假难民”及“罪犯”的种族抹黑。

社会主义行动是2013年声援斯诺登行动的组织者之一,我们亦举行其他示威揭露政府残酷对待对整体难民。香港政府不是联合国难民公约的缔约者,因此不会提供任何庇护。难民只能申请酷刑及迫害声请,而审查期长达等待数年甚至十年以上,而期间他们不能工作,只能生活于赤贫当中。

“零批核率”

“我们不理解为什么入境处要如此迅速地审查他们的案件──这次决定与他们与斯诺登的关系曝光的时间很接近。”代表难民的文浩正律师称。另一名难民的代表律师田光誉(Robert Tibbo)同时亦是斯诺登在港的律师,他指这个决定“与香港的零批核率相符,过去也有理据充分的个案被拒绝申请。”

七名难民的支持者认为,入境处的决定与媒体报导他们保护斯诺登有关。四名成人之间除了此事之外并没有任何联联,但是他们的个案却被同时审核。在加拿大,有人组织起来向该国政府施压,要求当局为他们提供庇护,但加拿大政府自今仍未有任何回应。

他们的故事于奥利华‧史东的电影《斯诺登》中呈现出来,而斯诺登本人亦为他们大力发声。“这都是些好人,他们因酷刑、强暴、暴力、胁迫及战乱而流离失所。这都是有纪录的,并不是虚构。这些都是事实。”斯诺登在最近一次公开录像中说道。

相关文章:斯诺登感谢香港难民的协助 ➵ 

2016年9月,社会主义行动于香港美国领事馆外抗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