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政府会有蜜月期吗?

2017年7月7日 下午 10:07Views: 6

梁振英遗下计时炸弹

《社会主义者》杂志第43期社论

七月一日后林郑月娥将会上台。梁振英执政五年以来,社会问题不断恶化,楼价持续水涨船高,贫富悬殊不断加剧。在掌握实权的北京背后操控下,他的施政为林郑月娥政府埋下无可拆解的计时炸弹。他的选举承诺基本上一项都没有达成,公屋兴建数目有减无加、设立全民退休保障落空、压抑楼价的所谓“辣招”不见其效、连取消强积金对冲(让雇主掠夺工人的强积金来抵消遣散费的政策)如此细微的改良也不能达到。医疗、教育系统在资本匮乏下几近崩溃,教育局局长吴克俭上任以来外访日数加起来大约为半年!特首上任后不久被揭发收受澳洲UGL公司5千万的款项,但廉政公署几年以来完全没有调查事件,反映出香港的所谓“法治”已经腐朽不堪。

香港数价令基层乃至中产都苦不堪言。过去五年香港楼价上升六成,楼价指数较九七年最高位高出89.4%。梁振英的所谓“辣招”对楼价完全无影响,反而打残交投及二手市场,令一手市场楼价暴升。为了减低按揭和投交成本,近年愈来愈多百多尺的蚊型单位应运而生,可见整个疯狂的楼市与人的住屋需要已完全脱轨。

正值主权移交廿年,香港贫富悬殊为45年来最严重,坚尼系数达到0.539,继续排在全球已发展经济体中的榜首。将全港家庭住户收入划分为十层的话,最高一层的收入是最低一层的44倍。其中收入最低一层每月主要职业收入中位数为5250元,难为统计处长邓伟江还好意思说近年穷人收入“升幅很高”!梁振英上任时承诺立例规管工时,但结果拒绝设立标准工时,巧立名目以“合约工时”取而代之,更限制只能覆盖月入为1万1千元之下的工人。瑞士银行的一项调查发现,香港每周平均工时已经超过50小时,位列全世界第一日,比全球的平均工时多38%。教香港怎能不沦为地狱!

大和解?

林郑政府将会是一个弱势政府,如梁振英航在建制阵营之间受到孤立。她不会受到香港资本家的衷心祝福。群众虽然未如梁振英上任时声势如雄的反抗,但也会对她保持怀疑态度,就如一座尚未爆发的睡火山。林郑月娥虽然竭力制造新政形象,但却找不到新人组阁,唯有挽留那些恶名远播的前朝余孽。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和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三人,以及三名现届政府问责局长,包括环境局局长黄锦星、创科局局长杨伟雄和民政事务局局长刘江华,将会原班人马过渡。这是梁振英统治的后遗症。因为政局的尖锐化,建制内部四分五裂,为官不再是一份优差,而是一条要押上个人仕途的险恶路。

林郑刻意摆出与梁振英不同的姿态,希望可以换取泛民的合作,并缓和沸腾的民怨,但她是不会作出任何重大让步的。她刻意与中联办表面保持距离,当选后第三天才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但她那777张选票明明是中联办赐予的。她表面释出善意,表示考虑重新开放公民广场(在2014年7月梁振英为了阻止示威者进入,封锁政府总部广场外的大门)以及搁置小三BCA这个不人道的考试制度。泛民主派如获至宝,以此为林郑月娥愿意和解的征兆。现在她甚至声称会增加教育经费50亿,但当中很多钱会用作大专的三万元学券,意味着遵从过去政府的新自由主义路线,以公帑补贴私营学校的营运。然而,即使在开放公民广场及搁置小三BCA这些小问题上,林郑在表态后已经旋即受到梁振英暗示反对。在普选制度、廿三条立法以及清算伞运人士等重大政治问题上,她必然遇到来自中共及建制的更大压力,更不可能有丝毫退让的空间。

在特首小圈选举时,泛民主派为了支持曾俊华而大力攻击林郑月娥为“CY 2.0”。但在选举后突然对林郑的态度180度改变,表示希望可以与林郑“大和解”。公民党今年的年度晚宴邀请了林郑月娥参加,民主党的资深成员罗致光很可能会成为林郑政府里的劳工及福利局局长。今年六四和七一,泛民主派及其喉舌《苹果日报》的宣传都比过往低调,不免令人感到他们有意在主权移交廿年之际淡化抗争运动,刻意给习近平面子,以利他们进一步与中共的所谓“开明派”达成交易。种种迹象显示泛民希望与下届政府共渡蜜月期,但这不过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林郑对“港独”的取态

梁振英在雨伞运动后制造“港独”话题,刻意夸大港独势力的存在,并像习近平般动辄以“维园国家统一”等民族主义措辞大力谴责。梁振英去年更发动立法会政变,筛选本土派的立法会参选人,并且取消反对派的立法会议员资格。这都是为了在权力斗争中争取声势而走钢线。他更将清洗立法会行动延伸至四名非本土派的议员资格,现在回头看当时是他权斗中殊死挣扎。

林郑月娥似乎想缓和打港独的力度,她来说最重要是先坐稳官位,不希望再制造梁振英式的恶斗而形成不稳定的局面。最近,她表示不认为港独“去到一个势头”,又表示港独仍未形成一个思潮,暗示梁振英在夸大事实。但如我们一直指出,梁振英制造港独恐慌的目的,是要使中共感到不能他的强硬统治是必要的,从而巩固自己的权力。故此,梁振英立刻回应,强调对港独要“防微杜渐,不能掉以轻心”。现在贵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梁振英,在卸任后很可能会通过在港的建制组织干预下届政府,以确保自己不会失去权力。其中打港独将会是他维持权力的重要手段。

此外,中共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最近发表强硬言论,否定香港三权分立,暗示新特首要就23条立法,并恐吓香港不要以“高度自治”名义对抗中央等等。他除了是向港人发放讯息之外,还是要向林郑月娥施压,警告她要维持上届政府的强硬路线。故此,林郑月娥上任后将会面对方方面面的压力。再看中共的整个大趋势,习近平目前不断加强民族主义的舆论宣传,高调反对“外国势力”和“颜色革命”,林郑月娥作为中联办的棋子又怎可以逆整个潮流而走?例如三名民主派赴台参加时代力量与民进党立委举行的记招后,建制派大造文章指控香港自决派勾结台独势力。林郑月娥犹如被掴一耳光,被警告要对港独势力戒慎恐惧。

梁振英的下场UGL

群众固然对梁振英恨之入骨,希望在他卸任除下免死金牌之后,廉政公署会正式调查他收取UGL公司5千万的贪污事件。梁振英对此一早有准备,故此在任期间大力清洗廉署,向维护资产阶级法制的法庭作权力斗争。他希望这些机关更为直接受中共及他的控制,以免自己下台后受到制裁。当然他的下场如何还是要看群众斗争能向政权施加多大压力,还要考虑中共党内权斗的复杂因素。梁振英的个人命运岌岌可危,令他难以轻易舍弃自己的权力,可以预期政府的权力交接将会相当不顺畅。实质上这令港府的政治模式愈来愈与中共相似,卸任领导人为了自保而不能完全舍弃自己的权力,必须以另外一种形式继续在背面掌握实权。这只会令香港的政治制度愈来愈不民主,权力更为集中在小撮的个人手中。

群众斗争的未来

在雨伞运动退潮、本土派被政府疯狂打压、伞运人士及旺角骚乱者被政治检控后,民主运动出现一定程度的疲态,而且这似乎会维持好一段时间。抗争的次数、每次抗争的人数以及青年人的参与度都正在大大降低。然而,只要我们稍为放远一点目光,看看中国政局危机加剧和群众斗争四起的大局面,就会认知到一场更为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因此,下一次的群众斗争在人数、抗争意识和政治目标方面将会比雨伞运动有过之而无不及。

群众经历了过去几年的洗礼将会有更清晰的政治目光,了解到必须连系至中国大陆的群众乃至国际斗争才有可能胜利。倒过来,也很有可能是中国大陆先爆发一场大型运动后,重燃香港群众的斗争信心。即使在八九年,香港群众仍相当未被政治化的时期,天安门运动也可以促成香港百五万人上街及前革命状态。在今天的局面如果有另一场天安门运动作为助燃剂,将会引爆一个更强得多的火药库。

林郑月娥政府并不会有任何真正的蜜月期。泛民主派自以为可以在民众暂低落的情绪中避开群众压力,安然与政府达成协议,他们继续走下这条妥协的不归路,必将付出政治代价。社会主义行动在七一游行坚持不妥协的斗争,唯有中港群众团结抗争,并以工人阶级政党为领导力量,以推翻中共独裁者及资本主义为目标,中港两地才会达至真正的民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