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过去,中国经济危机情势如何?

2017年7月14日 上午 12:09Views: 34

赤道 中国劳工论坛

中共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在即,为习近平执政五年的经济改革进程写下成绩表。然而,但至今中共反而加大了国家对于经济的干预,包括完全人造的股市泡沫,到庞大的信贷膨涨,到支撑人民币的汇率等措施。习近平希望推动新自由主义和让企业倒闭的所谓“供给侧改革”,一方面为企业减税开拓财源,同时引入市场竞争制度,让部分负债严重和坏帐的企业倒闭,以免进一步拖累经济增长。但几年来在债台高筑、金融系统不稳、楼市泡沫岌岌可急的情况下,这些改革都举步为艰。十九大之后的情况会有改变吗?

债务与信贷膨胀

中国债务问题已经向全球资本主义敲起了警钟。国际金融协会(IIF)于六月底的新报告警示,中国迄5月的总债务水准估算已超过GDP的304%;但新兴经济体总债务却激增3兆美元,中国占这增幅中的2兆美元。习近平明显已经放弃了对债务的控制,他害怕如果收紧银根以杜绝国有企业滥发债的话,会有可能造成违约的连锁效应。辉山乳业事件已经是一个警告,但中国的企业里埋伏着无数这样的计时炸弹。

此外,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在五月底把中国主权债务的评级下调了一级,是28年来第一次发生。穆迪也把对未来评级的前景从稳定改为不看好。给出的理由是其日益增长的债务问题。由于穆迪等外国评级机构大体上没有涉及在中国的金融体系,所以这些警示并不会对中国各银行的借贷手法有任何直接影响。对于全球资本家来说响起了一个警号。这代表习近平政权正面对未来的全球经济政治动荡(特朗普、贸易下降与保护主义)的严重威胁,另一方面是国内政局不稳(党内权斗与社会不稳)的内忧外患,他已经(至少暂时地)放弃了对债务问题的控制。

中国名义GDP每增长1元人民币,就需要近6元人民币的新债务,所需债务额是2008年金融风暴前的6倍。这意味着未来中国将不得不靠积累越来越多的债务,来实现与以前一样的增长水平,亦即是刺激经济的药效会愈来愈麻痹。过去八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了一半,但债务水平却上升了一倍。自从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已超过了世界其他地区之和。尽管美国的经济体量大概是中国的1.5倍,现在中国经济中的货币流通量比美国还多出了70%。再下一次金融风暴来临时,全国举债这一招恐怕难以凑效了。

主张“激进”和“镇痛”改革的新自由派分子现在提倡清除债务。但总的来说他们的意思是让工人和穷人承受镇痛,而不是富人。社会主义意味着在工人阶级民主控制下,为多数人而非少数人管理和计划经济。这将会消除浪费、腐败和混乱的过度投资,并且确保贷款是用于投资在社会所需要的项目之上。

在中共大致上未见其效的去杠杆政策下,北京政府尝试整顿企业债务并收缩银行体系流动性。愈来愈多企业已难从传统银行资金融通体系取得资金,只能转向非传统金融管道如信托贷款进行融资。然而,由于信托贷款不计入信托投资公司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内。去年中国债务跳升了10%,此数字还未包括通过影子银行的借贷,不在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投资则增长了几乎30%,这些投资中包括理财产品,这是一种投机性的贷款。

在中国公司直接互相贷款被政府禁止,但愈来愈多公司通过影子银行绕过此一禁制。法国独资金融服务公司Natixis上月的一份报告显示,这种贷款现在占中国总体信贷的9%。这些影子银行贷款与层压式骗局并没有什么差异,其贷款并不会显示在正式结算和政府统计的经济数字上,因此其造成的经济潜伏危机是难以预计的。中共似乎并不想大力打压这些影子银行业,因为吊诡地它为资金短缺的企业提供了快速的融资渠道,挽救了很多本来要立即面临倒闭的企业。因此,中国影子银行体系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规模,仅次于美国。但这根本是短视的自杀式做法,因为长期来说整个金融体系业会更高风险、更不稳定。

楼市泡沫

2016年末,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同比涨幅都超过20%。一、二线涨幅也向三线城市蔓延,全面的涨幅态势已然成行。中国一二线城市用两年时间即完成了发达国家用数十年完成的房价翻倍。房产泡沫不但使未能负担房屋的群众民怨沸腾,也令债务危机问题更为严重,拖累了整体国民的消费能力,令低迷的经济难以反弹。中国去年新增贷款中的 45% 为房贷,投资者把钱放在房产领域以维持利润、并回避货币贬值及金融体系不稳的同时,意味着房产泡沫爆破的话有可能会冲击到银行业。

中共的去库存,无论是一二线城市还是三四线城市,不是去已经生产好的待售住房的库存,而是去正在施工或已经准备施工(只要房地产开发商在已经获得的土地上挖几个坑就算施工)住房的库存。这种库存,假定不再增加,即使按照2016年房地产市场空前繁荣的15.7亿平方米的销售量,也得花上5年多的时间才能消化掉。前总理朱镕基之子、中金公司前CEO朱云来六月底在第三届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中国的商品房已经足够10亿人居住,目前城镇人口只有7亿人,这意味着中国城镇目前多出了3亿人的住房。由一名中共高层后代承认中国出现房屋产能过剩的问题,可说是意味相当深远。

房地产始终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房地产业加建筑业占GDP比重超过12%。且考虑到,房地产的发展情况还直接影响到家具、建材、装潢材料的相关消费,并与上下游企业的发展,金融行业的风险以及地方政府收入都有着紧密联系。因此房产泡沫是中国经济危机的另一个重要领域,可以威胁到政权的生死存亡。

中国的情势似乎不会像美日当年房产泡沫爆破完全一样,因为中共掌握对银行和其他经济杠杆,意味着他们可以大力介入以避免崩溃。但这种介入的结果当然是更多债务,没有任何制度可以这样永远继续下去。在某一阶段,要么银行将会崩溃,要么银行会被挽救,但全体民众将会被迫承受其代价(像2008年的西方国家那)。这是一道群众反抗和加深反政府情绪的处方。

人造的经济数字

中共不但在GDP造字上屡屡被揭发(或自我揭发)造假,连贸易顺差数字也是如此。金融时报引用美国联邦储备局的一份报告显示,去年首九个月中国被隐藏的资本外逃数字高达1900亿美元,占GDP的1.7%。很多中国投资者为了规避政府就购买外汇的限制,就以“外游消费”为名义购入外汇,实际上往往将钱用于对外的投资房地产和金融产品。特别在2014年以来中国的外游消费数字急速增加,在经济放缓和国内消费水平低迷的情况下,这显得非常不可思议。中国政府这样的计算方式一方面掩盖了资本外逃的规模,也人工地减少了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中共政权与其他国家的政府一样,包括任何神志正常的美国资本主义代表,都害怕一场贸易战争会爆发。但即使如此,各国政府所跟随的政策都在增加贸易战发生的风险。

习近平会进行经济改革吗?

过去五年习近平虽然将经济政策的权力集于一身,很大程度上驾空了过往负责经济政策的国务院。习近平经济方案的辩护士说道,虽然过去几年经济改革进程缓慢,是因为习近平要先在党内巩固自己的权威,打垮那些阻碍改革的党内既得利益者,未来五年相信他会令中国拥有“健康的市场”。

但能否进行市场改革的关键并不在于中国是否出现一个强人领导,而是在于经济改革会否能巩固这名“领导强人”的权力呢?中国十九大权斗正在展开,习近平打击部分金融业的目的看起来是为了反对党内的敌对派系,而他是小心翼翼的控制行动,因为一旦要进行更广泛规模的经济改革,也必然威胁到他自己所属派系在国有企业内的既得利益。即使习近平政权可以克服这些矛盾,实施他的经济改革方案,结果还是会对工人阶级造成重大打击。但由习近平统治的首五年可见,现在改革能否落实还是未知之数。真正的解决方未是彻底改造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建立社会主义和由工人民主控制的政府。

总括而言,现时经济的“稳定”是建基于不可调和的矛盾的,这是靠将加大新债务所带动的泡沫(房产及商品)来填补旧泡沫(股市)爆破所遗留下来的真空。从一个泡沫跳到另一个泡沫显然不是个具持续性的经济策略。但出于政治目的──经济一旦急速下滑,习近平的统治可能会不稳──当局为防止即时的危机正赌上经济前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