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发动群众运动 抵抗立会政变

2017年7月21日 下午 11:29Views: 111

法庭取消议员资格为民主斗争带来了严重威胁

社会主义行动 声明

7月14日,区庆祥法官裁定四名立法会议员宣誓无效,取消其议员资格,当中包括「长毛」梁国雄。这完全是建制大右派发动的一场政变,无疑是对香港民主斗争的重挫,也是对中国民运的打击。

这场政变代表自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对民主最严重的打压,18万张选票沦为废票,为了有利政府而改变选举结果。同时亦使建制派在分组点票中获得绝对多数,让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修改议事规则。本来只是半民主的议会沦为橡皮图章,反对派今后将难以拖延或阻止政府推动的亲财团、反民主的法案。另外,香港所谓的「司法独立」被公然滥用,换句话来说法庭像中国大陆般沦为政权的政治工具。

2017年,所谓的「法治」成了政权的挡箭牌,用来合理化当局对民主的政治打压。更严重的是,取消议员资格的裁决,代表专制当局会更加猖狂,打压民主的「野心」将会越来越高。如今建制派自信十足,正公开庆祝政变。问题迫在燃眉!

因此,民主斗争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我们需要一场强大而有组织的抗争运动,来迎击当局对议员的攻击。运动应要求恢复议员的资格,并且废除所有不民主的限制(包括参选权、宣誓程序和其他人大与傀儡港府所强加的法律限制)。我们认为,立法会是民主运动的「最后底线」,而我们不能够让香港及北京政府逾越!

今次事件可谓的百分百的政治审判,裁决基于宣誓是否所谓「真诚」问题,就如同卡夫卡小说里的荒诞情节一样。香港的「法治」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习近平人治」。受审的根本不应该是那些议员,而是这个既腐败又反民主的政府。

事件的背后是政治原因而非程序问题,中共专制一直想增加对香港的控制,并扼杀民主运动。中共当局视民主如病毒,害怕其会从香港扩散到全中国。因此,北京希望取消那些香港存在已久的民主权利,以及过去群众斗争所赢得的让步。他们不单想决定特首人选,更想控制立法会议员的人选,并通过这样来操控谁可以成为民主运动的代言人。

「长毛」梁国雄

「长毛」梁国雄

「长毛」

梁国雄「长毛」是四位被取消资格的议员中资历最深、最广为人知的,他可谓是左翼在立法会中唯一的支柱。当局对他的攻击是一个非常有预谋的行动。北京想通过打压来显示谁是「可被接受」和「不可被接受」的民主派,标准由他们所任意决定!其策略是要分化泛民,一方是毫无杀伤力的「和解派」,这派需要透过远离群众斗争来向北京表忠,另一方则是当局现时针对打击的「非和解派」。不过,假若激进派议员全部被清洗掉,白色恐怖肯定将会蔓延至民主运动的其他派别。这就是打压的逻辑,历史从来都是如此。

「长毛」是这次大清洗的头号目标,其他人不过是不幸的陪葬品,来制造「宣誓无效」的表面法律依据,以遮掩其政治打压真正本质。现在总计有六名受害议员。接下来的补选可以预计会是十分不民主的,当局会禁止部分甚至全部被取消资格的议员再次参选,又或者让全部补选同时执行,令选情对建制派更为有利,使反对派更难在补选中扳回损失。

必须以群众集体行动来反抗这个反民主的阴谋。民主斗争已经不能容许任何的犹豫、恐惧、对妥协的幻想或者以为建制派中将会有「开明派」出来解决危机。我们必须要抛弃这些童话狂想!

我们社会主义行动支持透过法律途径继续抗争(包括上诉至终审法院),也支持参加补选。但这远远不足够,法庭本身就是被政权所操控,所以结果很可能会失败。因此,法律的抗争不能纯粹地进行,而是应该作为动员群众运动的平台。讨论的焦点亦不应只集中在补选的时间与方式。这些固然重要,但我们也不能耽误宝贵的时间,现在就要开始做出反击!

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该如何反击?

数百万香港群众义愤填膺,但同时也满怀忧虑。他们正在寻找反抗这次攻击的方法。只有群众才能抵挡政府的攻击,但是他们需要动员、组织,需要看到能够打败政府、保卫民主权利的可行方案。

由于现在局势非常严峻,我们必须动员尽可能大的反抗行动,不只是一次性的示威,而是通过更广泛的计划,来发动和升级大规模公民抗命。为此我们需要一个新路线,改变现时民主斗争由少数泛民领袖和依附于其身上的NGO控制的局面,在每个地区、学校和职场所建立民主的基层群众组织。

泛民领袖自上而下操控的一次性抗议,既无法彻底实现民主,也无法捍卫现有的民主权利。就连浩大的雨伞运动也未能赶梁振英下台。如果能摆脱温和泛民派及其盟友(例如「和平占中」)的犹豫与退缩,雨伞运动本有可能胜利。雨伞运动的重要教训就是,斗争须要由群众民主控制。另外同样关键的是,我们需要一个清晰的战斗性民主纲领,指明中国独裁政府是问题所在。只要这个独裁政府继续存在,不管香港或中国都不会得到民主。雨伞运动的许多参加者回避这个问题,或者只是含糊地要求「改革」。但这样是不够的。

近期,亲民主的群众明显出现挫败感。但活动者和年轻人能够影响群众、带领群众参加斗争。他们中有许多人认为,不能只是一味在口头上谴责建制派;单单再发起一场游行也是不够的,因为这只会白白消耗群众的斗志。游行固然重要,但是游行本身不足以改变局面。

可行的抵抗方案

人们想知道「斗争方案是怎样的?下一步如何反击?」我们社会主义行动提出下列方案,大致建议该如何组织运动,并主张民主斗争参与者作出讨论。

9月28日(雨伞革命三周年纪念日)是发起群众抗争的好时机,进行罢课、罢工等公民抗命。我们强烈希望四名被取消资格的议员公开呼吁群众在这一天走上街头。罢工是全球民主运动的重要武器。但香港的斗争从未给予应有的重视,这是它受挫的原因之一。 「占领」可以在抗议中起到一定作用,但是就像一次性的示一样,有其局限性(难以维持较长的时间;不能像罢工那样打击经济和统治精英的控制权)。

罢工(即使只是罢课)对于整个制度的打击要有力得多。 但是罢工、罢课需要组织和积极的行动(不是待在家里),需要把学生、工人和白领凝聚成一股有纪律的强大力量。随着林郑打算重推洗脑国教,大学生及中学生须要组织起来奋起反抗,而反洗脑斗争当然是和反立法会政变的斗争紧密联系的。

通过认真准备和集会,再加上每个大学校、中学校的运动和基层罢课委员会,928可以变成群众抗议的新一日,证明民主斗争汲取之前的教训,已经学到了一个有力策略:政治罢课及罢工!由学生开始,然后扩展到其他团体。这将警告政府:撤销反民主的命令,否则我们就将斗争升级!

有人问:本土派控制的学生会怎么可能会同意罢课? 我们认为这并不是一个无法克服的障碍。本土派学生会的地位本就越来越不稳,如果他们反对群众抗议,将会受到巨大的压力。罢课能够引起年轻人的极大兴趣。如果学生会表面被动甚至试图阻拦,学生干脆越过学生会的架构自行组织。必须直接面向大学生和中学生,呼吁建立罢课委员会,以便开始组织。

联合各方面的斗争,不管是取消议员资格,还是即将到来的其他攻势——例如洗脑教育和廿三条,都是独裁政府打压民主的部署。有效的抵抗运动必须认知到这一点,然后施行统一的政治反击。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将这个反立会政变的斗争联系至反对新自由主义、亲财团政府的运动,针对其包括反对全民退保、否定如八小时工作制和合理最低工资等的工人基本权利、牺牲公共服务推动大白象等等的政策。这就需要超越单一议题的广泛运动:动员所有想参加斗争的人,在地铁站、工作场所和学校散发大量传单,告诉群众政府在打压立法会后将展开更大规模的进攻。

我们应召集各社运分子举行一场「应战大会」, 邀请所有想抵抗的团体、工会、政党和个人,举行一场为期一天的会议。大会不是用以泛泛讨香港民主,而是要制定反击行动的具体计划,包括如何发动群众抗议、928游行和罢课罢工。大会能展示运动的认真程度,但更重要的是告诉大家,斗争需要基层的民主参与,而不只是由一小撮政客和活动者所垄断所有决定。

应该由谁来召集大会? 作为这次政府打压的直接受害者,长毛等四名激进派议员既有较高的威信,也有这样的历史责任。他们可以号召928群众抗议,也可以召集「应战大会」。泛民阵营需要团结,但这不应该成为拒绝现在开始反击的借口。如果四名议员挺身而出,他们会得到响应。然后局势会推动较保守的人跟上来。

如果采取大胆的做法,可以成为重启民主斗争的契机。但我们认为,绝不能让两名本土派前议员(游蕙祯和梁颂恒)参加这场运动——他们混乱的种族主义思想和做法,并不利于组织反击行动。的确,我们保卫他们的权利、反对政府取消他们的议员资格,但是不能给他们平台来散播反工人阶级和排外思想。他们可以跟随我们,但是队伍必须分开!

 

社会主义行动 声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