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移工劳权斗争!实现工人阶级团结!

2017年7月22日 上午 3:22Views: 26

矛盾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牢笼、奴工、盘剥

在台湾的64万名移工,是相当边缘与受到歧视的群体。 这源自制度性的歧视与打压,从移工引入台湾开始,资本家与政府就将移工作为血汗劳动力来使用,一方面借此压低本地工人劳动条件;另一方面煽动种族主义意识,利用移工语言与文化的殊异,而把他们在社会上孤立起来、甚至在工厂内利用种族主义来分化厂内工人,做到分而治之的管控。

而在薪资方面,许多制造业移工仅领有基本工资,扣除仲介费与各项资方苛扣的杂支后,往往剩不到一半的薪资可使用;而家务看护移工目前也仅有每月17,000元的工资,而根据台湾移工联盟指出:「外籍看护工至今依然被排除在劳基法之外,一半以上的外籍看护工365天全年无休,连基本的休假权都没有。」在缺乏独立住所、与雇主同住的情形下,让她们近乎24h随时待命,换算下来全年无休的外籍看护工时薪仅只有23.6元。

而法律上的限制,使移工沦为现代奴隶,政府与资本家蓄意的让移工无法自由转换雇主(就业服务法第53条)。这使得许多雇主与资本家得以透过这「合法」的权力肆无忌惮的压榨与凌虐移工,因此对移工施暴、凌虐,甚至囚禁的新闻层出不穷。另一条迫使移工三年强制出国次的法例(就业服务法第53条),至去年年底才被废除。这是因为移工组织长年施压的成果。

而煽动歧视的主流媒体正是这一悲剧的共犯!主流媒体常将移工污名化为高犯罪率的危险族群,但据警政署统计显示:以104年犯罪嫌疑人数来看,移工犯罪人口率每10万人约184人,远远低于国人的每10万人中有1154人。可见,主流媒体是如何透过抹黑来煽动着针对移工的种族与阶级的双重歧视。

同时,台湾与移工输出国的仲介也在这过程中充当了现代奴隶贩子。许多移工为来台工作(或满三年换约时)往往被收取高额的仲介费(十万到二十万台币不等),而这笔高额的仲介费两地仲介坐地分赃。输出国(印越菲泰)的仲介业者贿络当地官员更是公开的秘密。台湾政府亦始终保护着台湾仲介业主对这桩暴利生意的垄断权。

工人团结、才能打倒压迫

移工在台湾、比起本地工人承受着更大的压迫,不论国籍种族,作为工人阶级我们都同样面对着资本与国家机器的剥削打压。对于同为工人阶级的我们而言,要争取劳动条件的提升、终结剥削压迫,都非得有不分国族的团结不可。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对于移工抗争提出以下诉求: 1. 废除私人仲介制度,强制国与国的公共部门直接聘雇。 2. 废除就业服务法53条,外籍移工得自由转换雇主。 3. 长照服务全面公营化,所有家务劳工由公共部门直接聘用,落实喘息服务,保障看护工劳动权益。我们反对种族主义,支持移工为摆脱现代奴隶制而团结斗争。支持本劳外劳应团结斗争,移工权益的寸步前进,也能使本地工人争取更好的劳动条件。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认为,移工应与本地工人享有完全平等相符的权益。本劳外劳同工同酬、组织工会签订团协以及罢工抗争的权益、普选权以至享有平等的社会保障,都不应以本外籍身分而有所区别!政府亦应大幅增加对长照和托儿服务的投资,减少家务劳动的负担。而最受压迫的移工若能奋起抗争,亦能鼓舞更广泛的工人阶级起身战斗!

资本对工人的剥削早已不分国族,而工人的斗争更须国际团结。在蓝绿两党轮番替着本地资本凌迟移工的时候,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代表所有种族的工人群众党,以国际主义的纲领来对抗种族主义!

台湾移工资料:

从1989年起台湾政府开始引入第一批移工(俗称:外劳)至今2017年,台湾目前现有64万名移工,其中印尼籍占近39%,其次为越南、菲律宾、泰国。就产业类别来看,投入制造业之移工现有38万4千人,24万3千人成为家庭看护从而填补了长照劳动力的缺口,最后有近6千人成为台湾的营造工程业移工,在许多重大工程中都存有他们的血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