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国委(CWI)/革命左翼(IR):马克思主义力量得到历史性的强化

2017年8月3日 下午 10:52Views: 39

7月22日合并大会一致通过文件,将IR并入CWI之中

正如socialistworld.net网站所报道,CWI与IR于7月22日在巴塞隆拿举行了一场合并的特别大会。两个组织经过了十个月紧密而彻底的讨论、交流和联合行动,得到了这一结果。CWI与IR各国支部选举产生的代表一致通过两组织合并的决议,并将IR在西班牙、墨西牙及委内瑞拉的领导成员并入CWI的国际执行委员会之中。

合并大会在国际党校的最后部分进行,对CWI和新加入的IR同志来说都是历史性的时刻。我们的国际组织──一个为工人群众国际组织而奋斗的社会主义革命世界党──的规模虽然尚属细小,但过去几年我们的理念和方法经历了革命和反革命时期的考验后,组织越来越大的增长和成功。今次合并大会将会在质上改善我们的能力,在这些成功之上建设,并履行我们自己订立的历史任务。

为了尽量广泛宣扬这一大事,并澄清两组织因原则而合并中的政治和纲领基础,我们发表以下在特别大会中全体通过的合并文件。

两组织合并的政治文件

革命左翼(IR)与工人国际委员会(CWI)

这份文件的目的,是要概括性地勾勒出,西班牙革命左翼(Izquierda Revolucionaria)和工人国际委员会(Committee for a Workers’ International)合并的政治基础。这一进程对于我们的组织工作,以及我们在世界各地建立并发展马克思主义理念的斗争,都非常重要。

这份文件在我们组织的民主架构下和在七月所计划的合并会议中的讨论与通过对于我们的合并将是决定性的一步。这将会使得西班牙、墨西哥与委内瑞拉的IR组织作为国家支部并入CWI及其框架,。而且墨西哥与委内瑞拉的IR和CWI组织将会融合。

全球阶级斗争的新时期

2008年开始的世界资本主义危机带来了国际阶级斗争的深刻变化,为这次历史性的合并提供了清晰的现实基础。危机远没有被解决,至今仍在肆虐,并随着世界局势的每一次转折而深化、加剧。随着各种理念、组织和政治倾向受到考验,这些剧变与混乱也毫无例外地反映在工人运动和左翼的发展之中——包括革命左翼,导致分裂、重组与融合。我们合并的基础在于,我们对当前新时期的相同认识与回应、对于如何介入它的一致意见,以及它摆在工人阶级和马克思主义者面前的核心任务。

全球资本主义面临的危机深重且棘手。各国统治阶级旨在解决危机的所有尝试都未能使人们更接近“问题的解决”,也没能重新建立体制所丧失的平衡,反而蓄满了新危机和新冲突的潜势。全球资本主义战略家的悲观预测就是这般危机的反映。这个新时期的不变主题,是资本主义“合法性”的丧失,它表现在经济、国际关系、环境、气候变迁等议题之中。这已经反映于上百万人的社会意识和政治意识里。最重要的是,统治阶级真的担心——尽管大多数情况下没有说出来——资本主义显然的失败意味着我们正“活在火山口的边缘”;他们担心会爆发群众浪潮甚至是革命性的转变。

史达林主义倒台之后,世界局势进入一段短暂的相对稳定时期,但现在它的内部平衡已经被危机彻底打破了。席卷全球的政治危机正在动摇战后西方“民主国家”的两党体制和新殖民地世界的各种政府,这正反映了上述情况。唐纳川普违背大部分的资产阶级的意愿当选总统,勃尼桑德斯挑战民主党内初选提名,是这一系统性政治危机在世界最大的帝国主义国家中的体现。在欧洲,两党制被松动了,反映出社会和政治方面大幅的两极化。这在右翼表现为众多小川普的出现,例如马营勒旁和她的同路人。在左翼表现为新左翼政党和组织的窜起,像是西班牙的我们可以党(Podemos)、葡萄牙的左翼集团党(Left Bloc)、不屈法国党(France Insoumise)和希腊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它们凸显了当前的进程。

但是,激进左翼联盟迅速冒起后,其领导人的屈服并背叛反紧缩运动,令该党变成了一个执行紧缩政策的政党──这是党领导拒绝挑战与打破资本主义的结果。在拉丁美洲,在委内瑞拉群众运动的火热和波利瓦尔革命中诞生的改良主义政府失败后,反革命正在推进。此外,工人阶级和青年对阿根廷的马克里(Macri)、巴西的特梅尔(Temer)和墨西哥的涅托(Nieto)的反动政策作出强烈回应。还加上现时的经济危机,代表着阶级斗争进入新阶段。

在国际关系中,危机则表现为冷战解冻与史达林主义倒台以来的“单极”世界的终结。美国在同新兴的中国经济力量以及——在较小程度上——俄罗斯军国主义的竞争中失利。更加不稳定的“多极”世界的出现,展现出新的全球力量对比。一切现有的国际资产阶级集团和联盟——特别是资本主义欧盟——都受到考验和削弱,因为资本主义没能恢复被危机打破的国际关系的稳定平衡。

生产过剩导致的全球经济危机——以世界经济的投资危机和持续需求不足为特征——自爆发以来丝毫没有得到缓解。全球资本主义旨在解决这些根本问题的所有尝试都遇到灾难性的失败。好几兆的美金注射到世界经济中进行量化宽松,但无论是对于复甦投资面或需求面,都没有接近所期望的结果。最近的一场危机将以中国为首的所谓“新兴”经济体拖入全球危机的漩涡,它们远不是许多资产阶级评论家所希望的世界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全球投资停滞让我们清楚地看到,财富和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制以及民族国家如何阻碍世界经济的发展。

革命马克思主义的新契机

危机已经对所有阶级的情绪和观念造成了偌大的改变,而变化最大的是全球的工人阶级、青年和受压迫者。危机刚发生时,马克思主义者就预测它将会引发革命与反革命并存的时期,而自那时开始事实也正是如此。从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革命巨变,到反对撙节政策和三驾马车的欧洲群众运动,再到当前在美国各大城市反对川普主义的社会抗争,当前时期的特点就是越来越多的群众正站上历史的舞台。

这些现像伴随着社会的两极化和政治意识的左转,而且由于改良主义和传统资产阶级政党的破产,极右翼的选情也出现增长。新兴左翼政党和组织在许多国家的发展,例如我们可以党、不屈法国党、左翼集团党,以及围绕着勃尼桑德斯和杰洛米柯尔宾的左翼群众运动,虽然复杂且不完善,但仍有力地体现了上述情况。世界各国的民意调查显示群众对资本主义制度正在去除幻想,越来越多的人在寻找替代方案,且社会主义理念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支持,现阶段尤其是美国。

这些新左翼组织和运动是充满矛盾且不稳定的,这反映了给予他们生命的这个时期的本质。他们将会经历快速的变革,遭遇危机、波折和分裂。改良主义的“社会民主”理念在过去曾得到改良主义组织领导人的辩护,现在这个时期企图将之改头换面重新搬出则是注定失败,因为资本主义给予“改良”的空间已经远不如前几十年了。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是去活跃地介入这些进程中,同时勇敢且公开地捍卫以阶级斗争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纲领。在建立我们自己的革命组织时,我们还帮助这些新兴左翼组织发展成新的工人阶级群众政党,并用能替代资本主义的革命纲领武装它们。

经过前一阶段全球工人运动与革命马克思主义势力的普遍撤退,此刻的新时期代表了一个清晰的转捩点。一个给予革命性转变机会的新时代已经开启了。美国和爱尔兰的CWI支部已经扮演着工人阶级群众运动的领导角色,而且赢得了重要的胜利(爱尔兰支部反水务税和美国支部争取十五元最低工资),而IR的同志领导西班牙学生联合会(Sindicato de Estudiantes)成功击退了不得人心的考试制度“改革”,这也巩固了SE作为反撙节抗争的标兵的地位。

这些胜利说明我们能够介入群众,而且能在某些情况下有效地影响情势,这也是我们与其它马克思主义组织不同的地方。只要坚持正确的路线、纲领和方法,我们就可以赢得更多、更大的胜利。在即将来到的时期,革命马克思主义者能够成为争取社会变革的群众运动的领导者。IR与CWI的合并让我们更有能力去完成这项任务,并为未来我们可以与之合作的其他革命者做出榜样。

在1992年CWI分裂之后,CWI和IR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分离。分裂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苏联和东欧的史达林主义政权倒台之后世界局势的变化。当时CWI的少数派领导人指责英国领导层与国际秘书处中的多数派是滥用“官僚”“行政手段”的“小团体”。在充分的讨论和辩论后,CWI成员以压倒性多数否决了这些指责。实际上,当时少数派领导层针对“塔夫主义”(Taaffeism)的不断的个人攻击,恰恰充斥着官僚主义和史达林主义的行事作风。这背后是根本的政治分歧:如何看待这个时期的本质、如何看待资本主义在苏联和东欧各国以及中国复辟、对于社会民主和革命党建设应采取怎样的策略与政治路线、如何处理民族问题、如何以民主方式为基础建立集体领导来对抗个人主义和权威迷信。

后来去建立了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的少数派没有准备要承认或接受从史达林主义体制倒台后改变的世界局势。世界局势的变化造成深刻的影响,表现在传统群众性工人政党的资产阶级化和右转,尤其是社会民主派的组织,但也发生在源自史达林主义的组织中:英国工党、法国社会党、西班牙工人社会党、义大利民主党等等。面对局势的深刻变化,这是一个普遍现像。它也影响了工人阶级的意识,对可以代替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理念造成明显打击,并为各种反动且混乱的思想开启了空间——其中有许多小资产阶级思想。

这个历史时期将新的任务和挑战摆在工人阶级和包括CWI在内的马克思主义者面前。后来建立了IMT的少数派未能正视世界形势的巨变,而且一再拒绝承认自己的过失。他们不仅不了解苏联当时的情况,甚至直到1997-98年才承认资本主义已经复辟。他们从不勇敢承认错误,而承认自己的错误正是马克思主义者教育新一代干部的方法之一。

他们在许多地方都重复了这些错误,例如当在资产阶级化的社会民主主义组织中工作的条件不再存在、独立工作的机会开始涌现时,他们仍在重复“打入主义”的旧公式。多数派与少数派在这些辩论中的的所有文件都可以在marxist.net网站上找到。 然而,这些文件从未提供给当时的CWI西班牙支部的基层成员,这正展示了后来成为了IMT的那些领导层中的官僚手法。

2009年,西班牙支部以及委内瑞拉和墨西哥支部的多数派因为原则性的政治原因而从IMT分裂出来。 这次分裂的原因实质上就是与1992年CWI分裂的原因:

在2008年资本主义危机开启的新时期里,组成IR的同志在这一历史时期的性质以及如何在新阶段介入阶级斗争上出现根本分歧,包括在今天的民族问题、波利瓦尔革命的性质以及革命马克思主义力量如何在委内瑞拉建立力量的问题上。在建立革命党的问题,以及马克思主义者应对待左翼的新运动和政党策略问题上,都出现了原则性分歧。另一核心问题是,西班牙、墨西哥和委内瑞拉的同志捍卫党内民主以及组织的无产阶级性质,反对内部的官僚架构,反对沉醉于主要领导人的个人威望和个人崇拜,窒碍了认真在工人运动和青年之间建党的尝试。

与官僚主义的内部制度的斗争。 这些经验导致西班牙支部得出以下结论:IMT领导层是一个旨在维护主要领导人声望和个人崇拜的组织,内部制度不民主而且带有斯大林主义作风。这个制度轻视在工人和青年中认真建设组织的工作。

西班牙支部、以及委内瑞拉和墨西哥支部的多数派根据他们的经验,在讨论中进行了深刻的政治和理论考量。我们作为独立的组织IR从这一进程中得出的结论、我们实际介入群众运动的经验和关于如何对待工人和青年的现实运动的丰富知识,为这次合并奠定了基础。

为何合并?

我们就世界资本主义的前景和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已达成广泛的共识,这正是我们合并的基础。但是远不止于此。 我们在共同讨论和并肩战斗中发现,我们不仅有相同的思想观念,而且在战略、战术、纲领和方向上都达成一致。 正如列宁所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行动。但同样,没有行动,观念和理论只会是盲目的。

对我们各自的理念和活动的审视,以及我们短暂但丰富的合作经历,都证实了我们合并的基础。我们热情而坚决地向这一目标前进。

我们的任务是建立一个强大的主观因素,也就是为即将到来的群众性阶级斗争建立一支马克思主义群众力量和一个革命领导层,过去许多革命正是因为缺乏这些而失败的。不朽的俄国革命过去一百年之后,布尔什维克党——它的有远见的理论视野、旨在澄清理论的不懈的思想斗争、灵活的战术、决断的行动——仍然是我们的合并组织的指导和榜样。

我们革命性的国际和支部在参与群众斗争、工会和工人阶级政治组织时均有明确的方向。 我们还坚持革命党在政治和组织上的独立性,反对试图抹杀革命党的意义的取消主义(liquidationist)趋势和压力。 革命组织代表了工人阶级的记忆和它的反资本主义斗争的连续性。灵活的战术、坚定不移的政治原则和纲领,标志着我们共同的政治根基和方法。 同时,我们捍卫革命党的地位,它是工人和青年群众运动的脊柱,是运动必不可少的关键部分。

我们坚持革命社会主义的纲领和立场,也就是在第三国际的前四次大会的主要文件、左翼反对派对抗斯大林主义的文件、过渡纲领以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托洛茨基的科学社会主义的方法和思想。 这个纲领的核心依然是结束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政权,并且建立以工人阶级民主控制下的生产资料和金融部门公有制为基础的工人政府。 我们支持世界性的、民主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它是克服人类最迫切问题的关键,这些问题包括危机、贫困、饥饿、战争和一切形式的压迫。

马克思主义者争取在反对一切形式的压迫的斗争中占据前线,以社会主义变革的前景团结工人阶级和所有被压迫者。我们反对一切形式的民族压迫,坚决捍卫被压迫民族的自决权,包括独立权。同时,我们捍卫各国工人阶级在政治斗争中保持最大程度的团结。只有工人阶级和被压迫者——在国际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纲领和展望的武装下——能够领导争取民族解放和反抗一切压迫的斗争。对于资产阶级有关“民族团结”的说辞,我们提出工人阶级在争取民族和民主权利、进而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中应以“国际主义团结”反抗所有国家的资产阶级。我们拒绝用片面的、教条的方法来处理马克思主义的这一基本问题,我们明白须以灵活的方法来处理民族问题和群众意识的多样性,并且对每个具体情况进行认真的研究。

争取妇女解放、捍卫过去几十年里工人阶级妇女浴血奋战得来的胜利果实的斗争,是上一阶段阶级斗争最有力的表现之一。 我们支持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的女权主义,并以工人运动的力量为它提供帮助,只有这样才能打败这种深深印刻着性别歧视和厌女症的制度。 我们在群众性妇女运动中的工作,是在与无效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女权主义的斗争中发展起来的。 马克思主义者在反对性别压迫、反对种族主义和维护性小众权利的运动中努力争取领导地位。

对于任何从事工人阶级和青年活动的马克思主义组织而言,讨论、辩论、和同志发生分歧、甚至在必要时分裂是无可避免的。 在动荡时期,革命者必会面对各种来自机会主义者、极左宗派(Ultra-left)、或其他方面的压力,任何党派和领导都不能幸免。以耐心、公开和民主的态度来对待辩论和政治分歧,是我们基本的共同方法。 这样的时期不仅是融合和团结的时期,也是以同志间的友好态度进行辩论的时期,革命者不会回避这一事实。

工人国际委员会和来自IR的新同志是一支国际性的马克思主义力量,在一些主要国家的工人和青年中拥有真正的根基。 不过,我们不打算把自己宣称为唯一的工人阶级的、群众性的革命“国际”。 我们的目标是,在与许多尚未加入我们的人一起建设这国际的过程中发挥关键和核心的作用。我们呼吁所有真的认为须要在马克思主义的基础上实现有原则的联合的革命同志,一同讨论和辩论如何最好地建立一个能够引领下一波世界革命的国际。

2017年7月22日CWI/IR于巴塞隆拿举行的合并大会一致通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