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乔布斯镇(Jobstown)无罪,揭穿可耻诬陷

2017年8月7日 下午 10:19Views: 35

Cillian Gillespie 社会主义党(CWI爱尔兰)

“刚刚收到中央刑事法庭传来的消息,现在由我报告给国会。国会议员保罗‧墨菲(Paul Murphy)无罪;郡议员米高‧墨菲(Michael Murphy)无罪;郡议员基兰‧马洪(Kieran Mahon)无罪;弗兰克‧多纳吉(Frank Donaghy)无罪;米高‧班克斯(Michael Banks)无罪;以及斯科特‧马斯特森(Scott Masterson)无罪。”

6月29日(星期四),当“团结组织”(Solidarity,社会主义党参加的一个左翼组织)国会议员、社会主义党成员米克‧巴里(Mick Barry)在国会宣读法院对乔布斯镇六名被告的判决时,资产阶级建制派的议员们看起来很沮丧,其中最明显要数副总理弗朗西丝‧菲茨杰拉德(Frances Fitzgerald)和工党党魁布兰登·赫林(Brendan Howlin)。

尽管他们虚伪地说是否提出指控和审判是由检察长独立决定的,但显然这并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判决结果。心甘情愿受资产阶级媒体怂恿的警察和政府一同编导了对七名被告的审判(其中一人被提前撤诉),诬陷他们在2014年11月15日非法禁锢时的副总理琼‧伯顿(Joan Burton)及其助理凯伦‧奥康奈尔(Karen O’Connell)。现在这些人遭到迎头一击。

迎头一击

那天,西塔拉特乔布斯镇的工人阶级贫民社区举行了一场和平的反水务税抗议,以反对琼‧伯顿视察该地区。抗议者坐在她的车前,令她在路上停了两个小时。

这场抗议并不是单一事件;当时全国各地都在发生类似的抗议活动。2014年秋季反水务税运动从下层爆发,反映出工人阶级对于2008年以来强加在他们身上的一系列紧缩政策的强烈不满;此外还有对工党的厌恶感,后者在2011年2月的选举中向群众许下种种诺言,得以晋升国会下院第二大党,现如今却努力推行裁减公共服务、紧缩、加税和救助银行的计划。

就像当局被迫取消对日常用水收取额外税项之后仅仅几个月时那样,人们现在也强烈地感觉到审判结果对于统治阶级的打击。印刷媒体表现得最为明显,尤其是爱尔兰的所谓“记实报纸”《爱尔兰时报》(Irish Times)。在判决次日,它不怀好意地以头版头条报道保罗‧墨菲在审判快要结束时发了两条推特,而对于陪审团一致认定保罗和其他五人无罪的事只是一笔带过。《爱尔兰时报》一贯厌恶乔布斯镇被告的支持者使用社交媒体报道审判情况。他们的社论标题是《乔布斯镇无罪释放:评审团受到压力》。

他们说社交媒体无疑会影响审判结果。他们有意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资产阶级建制派的恶意诽谤和宣传在过去两年半里(特别是在一部分中产阶级当中)已经塑成了一种不利于抗议者的舆论倾向。“团结组织”和#乔布斯镇无罪(#JobstownNotGuilty)运动有效地利用了社交媒体,并且在审判前发起了一场积极的运动,告诉人们抗议现场的真相和这场审判背后的政治动机。

《爱尔兰时报》及其同类希望我们忘掉乔布斯镇审判的恶行:一连串的警察在法庭上作伪证。其中包括一个警监和一个督察(抗议现场级别最高的两个警察)声称他们听到保罗‧墨菲对集会群众说:“我们要不要让她[琼‧伯顿]在这里待一整夜?”。法庭上播放的录像证明,许多警察宣称听到保罗说过的话是捏造事实。这显然说明当局高层企图妨碍司法公正。

媒体嘲笑有阴谋要陷害乔布斯镇抗议者的说法,然而当局的做法(例如上面介绍的那些)证明事实恰恰如此。“团结组织”和社会主义党要求对乔布斯镇检控程序进行完全独立的调查。针对其他11名乔布斯镇被告的所有指控,以及儿童法庭对一名17岁抗议者的有罪判决,都应立即撤销。

抹黑乔布斯镇

在那场抗议之后,南爱尔兰统治阶级开始攻击乔布斯镇居民、反紧缩联盟(AAA,也就是现在的团结组织)和社会主义党及其公开代表。这其中涉及到污蔑、造谣、恐吓和逮捕等卑鄙行径。

在抗议的后一周,现任总理利奥‧瓦拉德卡(Leo Varadker,时任卫生部长)声称抗议“就是为了恐吓副总理[伯顿]”、保罗·墨菲已经“触犯了法律”,而且他还指责抗议者为“暴徒”。时任总理恩达‧肯尼(Enda Kenny)在同一周说,抗议者“事实上绑架了”伯顿;在抗议当天,工党国会议员兼政府部长艾利克斯‧怀特(Alex White)称这是对伯顿的“非法禁锢”。爱尔兰统一党(Fine Gael)国会议员诺埃尔‧库南(Noel Coonan)说,抗议事件表明爱尔兰“有可能会变成伊斯兰国”!爱尔兰总工会(ICTU)时任领导人大卫‧贝格(David Begg)声称琼‧伯顿遭到抗议者“狠狠地拳打脚踢”。

在抗议之后的第一个星期六,《每日邮报》(the Daily Mail)在头版刊登出保罗·墨菲和露丝·科平杰(Ruth Coppinger,也是团结组织和社会主义党的成员)的照片,标题是《信仰暴民统治的“民主派”》。这只是广播和印刷媒体向乔布斯镇居民和社会主义国会议员发泄怒火的一个例子。这场谎言和诬陷的运动为不久后将会发生的逮捕和指控奠定了基础。

第二年二月,警方展开一连串的黎明突袭,首先被捕的是保罗‧墨菲以及两名团结组织郡议员、社会主义党成员基兰·马洪与米高·墨菲。8月12日,爱尔兰国家电视电台广播公司(RTE)的犯罪版记者率先报道说,根据警方透露的消息,抗议者将被指控非法监禁。这说明了媒体与政府之间的密切联系。

同时,总警司拒绝发给反紧缩联盟在都柏林东南部筹款的许可证,也反映出这些逮捕的政治本质。警方说这么做是因为这些钱会被用来资助“不法行为”。大概就在此时,人们得知了“后桅行动”(Operation Mizen)的存在,这是警方对包括保罗‧墨菲在内的反水务税抗议者的监视行动。这两起事件都清楚地指明,逮捕的背后是警务政治化和对左翼与工人阶级运动的攻击。

审判的真实动机

对乔布斯镇抗议者的逮捕和审判是一场司法闹剧。统治阶级内的不同集团出于各自的原因想要推进这份案件。当时的统一党-工党联合政府希望在抗议风波之后抓住机会以攻击、分化反水务税运动。警察则希望利用逮捕和指控来恢复他们在反水务税运动中受损的权威,因为工人阶级社区的抗议成功阻止了水务公司安装水表。

爱尔兰资产阶级将反水务税运动视为对自己的羞辱,他们本以为工人阶级群众会驯服地接受紧缩措施。他们想要利用这场审判来警告任何踏出界线、挑战现状的人。

最关键的是,他们想要打击和削弱反紧缩联盟和社会主义党(它们是不断鼓动和组织拒付水费行动的主力,而新芬党和从属于水权运动的工会都没有打算做这些事)。有罪判决和六个月以上的监禁可以让保罗·墨菲失去国会议员的席位。最近利奥‧瓦拉德卡提到要减少国会中较小政党的发言时间,从中可以看出建制派显然担忧社会主义左翼不断增长的影响力。

特别是现在爱尔兰和国际资本主义正面临经济、政治和社会的不稳定。我们已经看到,去年不同行业的工人阶级举行了一系列重要罢工,要求堕胎权的运动正在迅速增长(例如国际妇女节的群众抗议),而且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政教分离。显然,工人、妇女、性小众和年轻人们渴望有意义的激进变革。

眼前这个落后的资本主义制度不可能实现这些诉求,它奉行新自由主义而且本身已危机重重。大多数社会成员必然会和掌握权力的统治阶级发生激烈冲突,所以统治阶级就会试图打压我们抗议和组织的民主权利。

我们需要群众性的社会主义左翼

所以上个星期四的判决对于工人阶级来说是一场引人注目的胜利。它进一步削弱了警察、政府机关和传统资本主义政党的权威,让许多人了解到政府在我们这个社会里扮演的腐朽角色。在审判期间,对岸英国的政治局势也发生了重大进展。由于两个国家十分接近,英国的政治进展也会对爱尔兰造成重要影响。科尔宾(Jeremy Corbyn)的突破性成就和他争取群众支持左翼纲领的能力无疑会鼓舞很多人,而格兰菲尔大火则揭露出资产阶级内心深处罪恶的阶级偏见。

与此同时,利奥·瓦拉德卡(Leo Varadkar)当选了总理。他深深憎恨左翼,而且他当选党魁靠的就是攻击和诽谤领取社会保障的人士。这样一个人当选总理,再加上围绕审判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说明我们必须建立一个反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左翼,挑战瓦拉德卡所代表的不民主的、腐败的、堕落的资本主义制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