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镇压以及工人斗争的前景

2017年8月8日 下午 5:22Views: 247

中港台支部代表在工国委2017年暑期学校中国部分的开场报告

我们有许多问题需要讨论。中国的经济危机有多严重?习近平是否真如许多人所说是毛泽东之后最强大的领导人?独裁政府的外交政策(例如标志性的「一带一路」经济计画)会走向何处?它会势头更猛,还是会遭遇挫折?

国家镇压正变得越来越严峻。这种情况是会继续下去,还是会在未来发生变化?最后,中国的工人运动有了怎样的发展?马克思主义组织在中国的任务是什么?

罢工增加

2016年,中国发生了2663次罢工。这是香港NGO「中国劳工通讯」汇总社交媒体上的相关报导得出的资料,但是它认为实际数位还要高出8倍。这个数位是2014年的两倍,而且交通丶服务和零售业的罢工总数首次超过了制造业。

中国政府说中国经济正在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而且服务业的增长创造了许多新的工作岗位。但是相比于制造业,服务业的工作工资更低丶更不稳定,而且通常都没有劳动合同,所以这其实是非正规部门的增长。

相比于制造业,交通业和服务业的罢工能吸引到更多的关注,因为它们更直接地影响到其他工人的日常生活。比如,今年6月广东珠海有5000名公交司机罢工,争取到涨薪40%。他们的胜利得益于罢工对整个城市交通的影响和公众的大量支援。

而且,越来越多的服务业公司以智慧手机作为营业平台,例如用手机叫出租或者外卖。这些公司的工人没有劳动合同,或者合同只显示在手机软体里,公司可以随时修改。与此同时,这种技术也越来越多地被工人用来联合罢工。

去年,中国东部的外卖配送员因为被拖欠工资而发起罢工,随后行动蔓延至一个西北城市。2016年快递业罢工数量是前一年的3倍。我们看到现在服务业的罢工和跨地区的罢工正在增加。

贫富鸿沟

在制造业,拖欠工资和社会保险是工人抗议的主要原因。2015年,被拖欠工资的移民工有277万人(占移民工总人数的1%),被拖欠的工资总额达272亿元人民币(约40亿美元)。移民工是建筑业和制造业工作力的主要来源。

按美元计算,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亿万富翁(594人)。中国的伪议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有100名亿万富翁,是全球最富有的议会。

但同时,工人平均每月工资只有3275元人民币。大约有2.8亿名移民工离开家乡,去往中国的其他城市工作。然而在经济危机之下,工厂倒闭潮造成失业率上升和实际工资增长停滞。特别是在生活成本非常高的沿海城市,许多移民工因为负担不起生活开支而放弃那里的工作。去年,去往外地城市工作的移民工人数连续第五年下降。

这一趋势会让工人更有信心去进行斗争,因为他们在自己的家乡能得到更多支援。由于没有文化和语言障碍,再加上更坚固的社区基础,工人更容易团结和组织起来。

债务危机

《外交政策》杂志称,中国的债务危机是「对全球经济最大的系统性威胁」。

国际金融协会(一个全球性金融组织)认为,2017年中国的债务占GDP的304%。这是一个极高的数位,而且从全球资本主义危机开始到现在的10年里增长非常快。去年,所有新兴市场的总债务增加了3万亿美元,其中中国占了2万亿。

2008年,中国推出一项庞大的刺激方案,为经济注入巨额廉价信贷。许多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借了大量廉价贷款来扩大投资。但是这也导致了今天的债务积累。

一些资产阶级评论员认为即便债务增加到如此规模,中国还是不会发生金融危机,因为这些主要是内部债务。中国的债务主要是地方政府欠国有银行的,不像希腊的债主是德国和其他外国银行。但是各个欧洲国家关于金融和经济政策的矛盾也可能发生在中国的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之间。

中国当局可以命令国有银行执行自己的政策。这有点像1990年代的日本经济危机,当时日本政府利用银行来援助快要破产的企业从而避免了经济暴跌。这让中国得以积累起远超其他国家的债务,而没有发生金融崩溃。但是这种情况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习近平想要进行经济改革,从而吸引更多的私有资本进入国有企业。他的经济方案是允许更多的市场竞争丶让负债累累的小型甚至中型国企违约。这是为了缓解产能过剩丶提高资本效率(减少低效投资)并且清理不可持续的债务负担。但是如果真的这么做,经济增速就会进一步放缓。所以习近平实际上已经停止了经济改革,继续向经济注入更多信贷。2015年时,当局担心经济正在陷入衰退(由于中国经济的特殊矛盾,这会引发比其他国家更严重的金融危机),结果过去两年的新增信贷规模甚至超过了2008-09年的刺激方案。

这导致今天的中国需要6美元的债务才能创造1美元的经济产出(GDP),而在2008年时只要1美元债务就能创造1美元GDP。这也意味着,如果中国政府继续使用相同的刺激手段来应对下一次经济危机,效果会弱得多。所以政府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缓和危机的影响。

房地产泡沫

在过去7年里,一线城市的房价翻了一翻,二线城市增加了50%。普通群众买不起这么贵的房子。比如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一平方米的均价相当于一年的平均收入,而在纽约和东京等城市也只不过需要一个月的收入。

在中国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深圳,房价与收入的平均比值是70。也就是说,要花70年的平均工资才能买得起一间平均价格的公寓。

因为没有其他有利可图的行业,而且股市的风险太大,所以投机客把越来越多的资金投入房地产。中国的一位独立经济学家说:「中国贷款总额的一半流向了房地产,甚至比1989年的日本还多。1990年代初日本的资产价格泡沫就破裂了。」

这意味着,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如果爆炸,给银行系统造成的影响甚至会比1990年代的日本还要大。前总理朱熔基的儿子朱云来承认中国存在严重的住房空置问题。他说中国空置的住房多达30%,足够3亿人居住。

中国政府声称自己已经制定了清理住房库存的计画。但是即便没有新增住房,如果销售速度能维持在2016年的水准,也需要5年才能清理掉所有库存。可是自2016年初以来,房地产企业举借更多的债务,在建住房面积止跌回升,所以过剩也越来越严重。

由于较低的家庭消费水准(受到低工资丶不完善的社会保障丶高储蓄率和高房价的拖累)丶巨额债务和通货紧缩,从长远来看未来的中国很可能像日本那样陷入低增长或者停滞。这会造成比日本更加严重的政治危机,因为相比于日本,中国的贫富差距更大丶社会保障体系更不完善。

习近平的外交政策

中国当局的外交政策与国内局势和爆发政治经济危机的可能性紧密相关。习近平需要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强人」,利用民族主义来转移群众对他自己的政策的不满。

但是中国经济已经超出了国内市场的容纳能力。现在的国际局势(全球化逆转丶保护主义崛起)让这个问题变得更加尖锐。我们可以从中美政府的关系丶地缘政治和中国急切推进「一带一路」中看出这一进程。

在南海冲突上,中国现在已经占了美国的上风。美国战略家私下承认,他们无法阻止中国在为了控制争议海域而修建的人造岛礁上部署武器系统(只有战争才能做到)。过去几年里,越来越多的国家(包括马来西亚丶泰国丶甚至美国重要的传统盟友例如菲律宾和澳大利亚)为了贸易和投资而脱离美国阵营,转而靠拢中国。特朗普上台后,这一进程发展得比以前更快。

特朗普面临着巨大的危机,而且国内和华尔街都要求他不要与中国发生严重对抗。至少目前,他看上去已经不再考虑发动公开的货币战和贸易战。但是这可能只是暂时的,因为现在这两个大国之间存在着许多摩擦。中国则利用这种局面,在国内丶亚洲和全球炫耀习近平是能够制约特朗普的「强人」。

一带一路

习近平的一带一路计画打算连结65个国家,构成以中国为首的经济带。这些国家占全球55%的GDP丶70%的人口和75%的能源供给。

二战后美帝国主义为了重建欧洲和对抗苏联而实施了「马歇尔计画」。从财政上来说,一带一路的规模至少是前者的8倍。这种「中国特色帝国主义」复制了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投资模式,在沿线国家兴建基础设施,同时也让这些政府陷入对中国的债务依赖。中国通过新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它自己建立的其他金融机构(它们独立于美国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向这些国家提供贷款,从而将自己的债务负担输出给其他国家。

习近平声称一带一路是「合作共赢」,但这是谎言。中国只是为了扩张自己的经济和政治控制力。在一带一路覆盖的国家丶社会阶级和少数民族中将出现新的赢家和输家。另外还会出现其他问题:无用的投资丶贪腐的增长丶国家镇压和环境破坏。

一带一路国家中有许多正面临着军事和安全危机丶恐怖主义和内战,例如巴基斯坦丶阿富汗丶缅甸和中亚国家。这些因素当然会阻碍中国的计画。这就是为什么一带一路计画带有军事内容:中国当局正在考虑在这些国家部署军事力量以保护自己的资产。

有一些国家已经因为土地掠夺丶污染丶贪腐和民族压迫而发生了群众抵抗,这也可能导致排斥中国和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有所增强。而且未来当地统治精英的亲华派和反华派之间的冲突可能会引发政治变局,例如政变丶选举斗争和群众运动。再加上如此庞大的专案带来的经济风险(不可控的债务),一带一路可能会造成「过度扩张」的问题,不仅无法挽救中国当局,反而会在中国国内引发经济和政治危机。

债务输出

中国当局之所以需要一带一路,是因为国内的产能过剩已到了非常危险的程度(太多的钢铁丶水泥丶玻璃等等)。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建筑工程公司。由于国内经济增长放缓,这些公司需要海外合同。

斯里兰卡是第一个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这个岛国背负着总额640亿美元的债务,政府收入的95%都用于还债。中国在那里建造了无用的国际机场,每周只有5架班机起飞;新建的海港也是几乎用不上的大白象工程。在未来99年里,这个港口和周边土地将完全由中国控制。

在老挝,中国正在建设一条造价60亿美元的高铁,可这个国家一年的GDP只有120亿美元。作为亚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老挝只是中国计画的从本国西部到新加坡的高铁项目的中间一环。有10万名中国工人正在修建这条铁路,所有建设材料都来自中国,而且技术也归中国所有。对于老挝群众来说,这条铁路意味着掠夺土地丶压迫贫农丶强拆迫迁和巨额债务。

国家镇压

中国政治打压的一个标志是刘晓波之死。刘晓波是一个右翼自由主义者,因为参与撰写一份有限的改革纲领丶试图劝说中国独裁者进行政治改革而于2009年被捕。自那以后他一直没有获释,最终于今年7月死于癌症。当局不允许他在最后的日子里出国接受治疗。习近平当局不介意负面的公众形像,它希望自己看上去强硬且不可动摇。

现在有更多的人正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包括在最近几场打压中被捕的NGO工作人员和人权律师。性小众的公开活动也被禁止。

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并不支援推翻专制政权。他们没有提出激进的倡议(例如自由选举丶解除党禁和允许组建独立工会),而只是局限于非常温和的诉求(例如减少媒体和网路管制丶减少对司法系统的控制)。正面临越来越多打压的劳工NGO活动者也只是着眼于法律建议和劳资谈判。

权力斗争

将于今年秋季召开的十九大意味着五年一度的中共领导层改组。统治精英正在幕后进行激烈的权力斗争。

习近平打破了过去的集体独裁模式(高层领导人共同分享权力),将权力集中在自己手里,变成一人独裁。习近平还有五年任期,他希望扩张自己的权力,提拔自己的支援者,削弱其他所有派系。有猜测认为,他会竭力改变党内规则,将剩下的任期延长到10年。他的学习榜样就是俄国总统普京。

政权内部的派系斗争与政治理念或者政治纲领没有一点关系。各个派系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在本地区或者本经济部门内的权力和利益。尽管习近平在这场内部权斗中占了上风,但这不意味着他已经完全巩固了自己的地位或者像许多评论员说的那么强大。有迹像表明,习近平正面临各个敌对派系不同程度的抵抗。最近对金融行业的打压有一部分就是因为一些私人资本家已经获得了太多权力丶变得过于独立于政权,所以当局需要把他们重新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

过去五年,习近平把反腐运动当作权斗的工具,用它来清除异己丶警告敌对派系不要与自己作对。反腐运动从来都不是真的与贪腐有关,因为所有派系都腐败,但是媒体对它大肆吹捧,从而利用公众对贪腐的愤怒并改善政府形像。而且运动也不像当局自己说的那么严厉。在习近平上台之后受到反腐部门调查的多达120万名官员中,只有4.8%被起诉。

镇压的新特徵

面对工人罢工和群众抗议的增加,国家镇压达到了1989年天安门运动之后最严厉的程度。例如在媒体管制方面,现在所有报纸(大概2000家)都必须服从中央宣传部门关于报导政治新闻的规定。用词必须完全一致。当局甚至还打压文化和娱乐新闻,以封锁关于明星的流言蜚语。他们担心政府官员可能会卷入其中。涉及黑帮丶吸烟丶性丶性小众和巫术的电视剧以及面向性小众人群的手机交友软体也被禁止。

国家镇压也在向海外扩展。越来越多的东南亚国家支援中国打压香港和台湾的民主权利。在2016年香港书商被绑架之后,今年有一名台湾劳工活动者在中国被捕并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当局想通过力量展示来增加对香港和台湾的控制并遏制港独和台独思想。

在香港,北京通过只有1200名精英选民的小圈子选举钦点了新政府。新特首林郑月娥曾是上届政府的二号人物。自2014年雨伞运动失败之后,梁振英对民主权利的打压已大大升级。现在林郑政府正在继续前任的做法。例如,共有六名议员(包括激进左翼议员「长毛」)被法庭取消资格。这是一场议会政变,是自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对民主权利最严重的攻击。这意味着香港的资产阶级半民主机关(例如伪议会和法庭)现在几乎完全受中国独裁政府的掌控。

政治改革?

习近平不得不想方设法集中国家权力,因为它对地方政府的控制力正在减弱,地方政府越来越不愿意服从北京的经济政策。中国的自由资产阶级极度脆弱,因为资产阶级的绝大部分都与当局紧密相连(超过90%的超级富豪是政府或者军队官员的亲属)。自由主义者的纲领极度有限,而且远不民主。

除非爆发群众革命运动,习近平当局非常不可能做出重大的民主让步,就连缅甸那样的伪议会民主也不会有。但是我们也不能排除习近平当局在面临被推翻的威胁时会做出一定的让步。

但是当前局势的主要特徵是,中国当局担心任何微小的改革都有可能激发群众革命浪潮,进而令自己更快被推翻。由于中国发展的特殊性,他们比其他国家的统治精英更担心如果允许有限的民主自由,国家就会开始分成相互对立的派系。他们担心中国会随之分裂,而且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在今天的中国,在反抗独特的国家资本主义独裁政权的斗争中,不断革命论变得更为切实,因为资产阶级极度依赖现在的政府;遗留的资产阶级民主任务(民主选举丶解决民族问题)只能由工人阶级来完成。但工人阶级不会停留于资产阶级民主变革,而会进一步实现社会主义革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