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立宪会议选举后,帝国主义攻势升级

2017年8月9日 下午 10:01Views: 44

只有工人阶级从资产阶级和官僚那里夺得权力,才能击败反动势力

委内瑞拉革命左翼与革命社会主义(CWI委内瑞拉支部)

7月30日举行了“国民立宪会议”(ANC)成员的选举。选举开始前几天,在美帝国主义和民主联盟(MUD,委内瑞拉右翼和极右翼的联合政党)的支持下,发生了一场充斥着威胁与暴力的运动,以图阻止选举。美欧帝国主义以及其他多个资产阶级政府宣布他们拒绝承认选举结果。白宫甚至威胁要打击委内瑞拉对美国的石油出口。这会对群众造成巨大的经济冲击,因为美国是委内瑞拉最大的石油出口市场。

在选举当天,民主联盟号召抵制,但不止于此。在他们控制的中产和上层阶级社区中,他们恐吓那些想要投票的人、架设路障切断通往投票中心的道路、甚至在首都加拉加斯组织恐怖袭击炸伤守卫投票站的军人。

尽管如此,仍有数百万人无视帝国主义者和民主联盟的威胁前去投票,说明现在仍有可能击败反革命的计划。但是这需要工人阶级自己组织起来,领导抵抗运动,而这正是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者所害怕的。

在选举之后,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者做出歇斯底里的反应,而且他们正在加大对马杜罗政府的压力,特别是直接向军队高层施压。

他们表面上只是要废除选举结果,但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的任何让步都有助于他们实现过去几个月竭力想通过暴力运动(已造成112人死亡)做成的事:推翻马杜罗政府,代之以民主联盟政府,然后施行巴西的特梅尔和阿根廷的马克里那样的政策。

政府的资产阶级政策

民主联盟号召的7月26-27日48小时罢工遭到失败,相当多的群众无视威胁与恐吓参加投票,都证明前面所说的反革命计划仍然可以被打败。但是唯一的办法是结束企业主和官僚的统治,由工人和贫民领导国家,施行社会主义政策。

不幸的是,政府的方针与此恰恰相反。

在过去两年里,世界资本主义危机(特别是原料价格危机),已经严重打击了经济,并加剧了贪腐。为了维持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和经济,政府已经从经济中抽走了超过3000亿美元资金;外汇储备也因此降到了极低的水平,导致进口减少,而委内瑞拉是一个严重的净进口经济体。

由于资产阶级的压力,再加上试图和所谓的“爱国企业主”结成联盟的政策,政府已经施行了一些损害工人阶级利益的措施,例如:保证即时偿还对银行和跨国公司的外债(以削减食品和其他短缺物资的进口为代价)、按照企业主的要求允许物价上涨和削减工人权利、解雇大批国企雇员。为了同国内和跨国资产阶级达成协议,政府还建立了所谓的“经济特区”令工人受到超额剥削,并向跨国掠夺者开放采矿区。

除了上述因素之外,商品和货币投机已经造成了大规模物资短缺,不只是食品,还有药品、建筑材料和机械零件。再加上拉美大陆最高的通胀率(2016年是500%,今年预计会达到四位数),这些情况导致群众的不满正在增加。右翼借此煽动街头冲突,引发了暴力浪潮。

政府宣称,遏制暴力就是组建立宪会议的目的之一。然而玻利瓦尔运动的许多基层活动者认为召集国民立宪会议不仅是对抗右翼动员的机会,也是反击贪腐和官僚政策的机会(它们已经摧毁了工人和其他群众在查韦斯时代赢得的许多成果)。

可是事实上,选举并没有结束街头的冲突,反而令它加剧。这已经造成112人死亡,并导致一些公私生意遭到破坏和洗劫。

多国政府代表,以及智利和哥伦比亚的参议员,前往海牙指控马杜罗犯有反人道罪。西班牙前首相萨帕特罗前往委内瑞拉试图调停政府和右翼的冲突,为阻止国民立宪会议选举做出最后一搏,但最终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因此,选举就在高度紧张的气氛中到来了。由于民主联盟的代表和警察之间的暴力冲突,许多投票中心不得不迁到别的地方。在一些投票中心,投票用具被破坏,武装冲突造成死伤。

结果,有些地区的投票率非常低,但是在另外一些地区大批群众不顾反革命威胁前去投票。如我们之前所解释的,如果召集革命立宪会议,在职所和社区选举可召回的代表组成工人政府,以对抗右翼议会和亲资产阶级的官僚(他们蔑视群众,而且威胁到革命果实),投票率会高得多。

政府官僚 VS 基层批评者

在选举期间,查韦斯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基层成员再次与官僚发生冲突,加剧了他们对官僚批评。立宪会议的54,000名候选人突破了官僚制定的名单,反映出运动中正在增长的反抗情绪。

不能让现在这些领导人领导对抗反动势力的行动。他们脱离群众,执行资产阶级政策,越来越不受到群众信任。在许多地区,立宪会议运动是通过官僚手段组织起来的,而不是依靠下层的主动性。官僚违反选举规则,使用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的选举机器攻击批评政府的基层候选人,以确保官僚政府的候选人会取得胜利(经常是部长、前部长、市长和工会领导人,他们几乎没有任何权威或者合法性)。

官僚们甚至向公共部门雇员和领取国家救济的人施压,迫使他们去投票而且要投给政府的候选人,而不是提出能够帮助人民摆脱困境的政策来争取他们的支持。

许多批评领导层的候选人正在思考现在的局面,也有许多人抗议投票结束超过三天之后选举结果还没有完全公布。

马杜罗政府的路线无助于对抗右翼。相反,这会令那些对斗争感到疲倦的、比较犹疑的群众产生不满,助长右翼的煽动,让右翼有机会争取到官僚手段受害者的支持。

革命左翼和革命社会主义支持投票给那些批评政府的基层候选人。这些候选人提出了革命的纲领,以捍卫自查韦斯时代以来赢得的成果。我们也支持扩大现有成果(满足工人和贫民的诉求、结束资产阶级和官僚的统治),从而解决群众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

选举结果和右翼攻势

根据选举当晚公布的消息,有8,089,320人参加了投票,占选民总数的41.53%。在2015年的议会选举中,统一社会主义党及其盟友赢得了5,622,844票,而马杜罗也凭借7,587,579票当选总统。虽然我们不能单纯相信政府给出的数字(因为没有独立的工人和群众组织监督计票),但是显然,尽管右翼发动了政治、媒体和心理上的攻势,投票率依然很高。

国际资产阶级指责马杜罗政府选举舞弊。许多国家以及欧盟拒绝承认选举结果(不过它们当中的大多数在选举开始前就已经这么说了)。许多政府要求制裁委内瑞拉。美国国务院决定冻结马杜罗在美国的资产(虽然他在美国并没有资产),还把他叫做独裁者并列入官方的黑名单。除了威胁要切断石油收入之外,它们还说会禁止该地区的银行对委内瑞拉提供任何贷款,威胁要施加犯罪般的经济封锁,就像1960年代以来对古巴所做的那样。

委内瑞拉正处在一个关键的时刻,最终的结果取决于现在的斗争如何变化。在欧盟帝国主义的支持下,美帝国主义发动了自2002年政变以来最激烈的攻势。它们想分裂军队领导层,引发政变推翻马杜罗,为民主联盟夺权开辟道路。它们已经在加速实施这些计划。

另一方面,我们不能排除这样一种可能性:经过对抗和僵持,帝国主义者会暂时撤退,试着重新与马杜罗政府谈判。但是帝国主义者和政府双方的回旋空间都已经大大缩小了。

选举之后,马杜罗发表了蔑视帝国主义的宣言:“唐纳德·特朗普的一个发言人说他们不会承认我们……我们不在乎特朗普说什么!我们只关心委内瑞拉人民说什么!……破坏[旧]议会的活动已经结束了,我们必须恢复秩序”。这只是其中一部分。

这些宣言让一些查韦斯主义者觉得政府有可能左转。可是与此同时,政府还在继续呼吁与一部分资产阶级对话和结盟。另一方面,领导立宪会议的仍然是那些在最近几年里削弱群众主动性、阻止发展工人监督和工人权力、造成广泛群众产生怀疑和失去斗志(让右翼得以趁机而入)的领导人。

这条道路一定会失败。最终要么是民主联盟夺权,要么是现政权得以巩固(装扮成查韦斯主义,或者甚至使用社会主义的言辞,但实际上却与中俄帝国主义一同巩固国家资本主义)。不管是哪一种结果,群众都会失去所有成果,继续遭受贫穷与剥削的摧残。

在这种情况下,革命者应该捍卫真正的社会主义纲领,阻止亲帝国主义的右翼取得胜利(他们夺取权力只是为了占据石油带来的财富,把我们的资源交给帝国主义者,在查韦斯时代前的40年里他们就是这么做的)。同时,我们必须建立一个革命核心,代替不愿与资本主义决裂的官僚。

替代方案是:组织、动员工人和贫民从而保卫和扩大革命果实;满足各部门工人阶级的诉求;团结所有被压迫者一同斗争,剥夺资产阶级并建立一个革命的社会主义国家以代替现在的资本主义国家。在地方、地区和全国层面组建民选的而且随时可召回的工人和社区委员会,以此为基础建立新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国家里,应该由工人和贫民掌握权力;每个代表只领取与熟练工人相等的工资,而且必须一直受选举者的监督,不称职的代表可以被召回。

“社会主义”在委内瑞拉失败了吗?

全球的帝国主义政府及其媒体在虚伪地谈论委内瑞拉现在的危机时,还煽动性地说当前的局势证明了“社会主义”的破产。他们想把委内瑞拉变成一根棍子,用来打击国际上(从拉美和美国到西班牙与英国)正在崛起的新左翼。他们竭力鼓吹资本主义和紧缩是唯一选择。

马克思主义者必须大声和清楚地解释:委内瑞拉现在的危机不是因为“社会主义”的失败,反而是因为没有一场真正的社会主义革命!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已经解释过许多次,委内瑞拉有很多机会去彻底剥夺资产阶级、以工人民主为基础建立一个新国家并把社会主义拓展到整个拉美大陆。正是因为政府领导人拒绝把握这些机会、反而试图效仿中俄建立资本主义体制,再加上全球资本主义危机,才造成了现在的困境。

在这种情况下,革命者的核心任务是从这段经验中总结出正确的教训,然后宣传给工人运动和青年运动中的积极分子,现在只有他们才能扭转局势并定下革命基调。这样就可以建立一个新的、真正革命的领导层:稳固、对劳动群众负责并且得到他们的认可、准备施行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政策。这正是委内瑞拉到目前为止所缺少的关键因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