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建制步步进迫 接连打压民主

2017年8月17日 上午 1:33Views: 118

13名年轻的民主运动者被判入狱13个月,标志着政府的打压上了一个新的阶段。我们需要联合反击!

抵抗,社会主义行动

林郑新政府的一系列不民主措施将香港打得晕头转向。8月15日星期二,13名青年示威者被判入狱13个月(其中一人"认罪”,被判8个月),为政府的打压树起一座新里程碑。在这13人中有社民连副主席黄浩铭和25岁的严敏华(过去是曾社会主义行动的成员)。这些政治犯中最年轻的只有21岁。

这13人因在2014年反东北拨款示威中冲击立法会而被捕。震动香港民主运动的不只是严厉的判决,还有政府对审判过程的明显操纵。

13名被告已完成了去年被判的社会服务令,但政府上诉说刑期“过轻”。最後上诉庭完全支持政府的强硬立场,实际上把控罪改成了“暴动罪”。这份判决违反了“双重危境”原则——一罪不受两次审理。

习近平的统治

此案暴露出香港法庭和所谓的“法治”只不过是谎言。法庭并不是独立的,它已经变成了中国独裁政府在香港推行专制的工具。正如社会主义行动的邓美晶在声援13名政治犯的集会上所说:“我们有法治吗?我们只有人治,只有习近平的统治!”

另外,还有针对前其他学生领袖的审判,这些被告在2014年的抗议引发了长达79天的雨伞革命。而这个案件很可能会重复:推翻“过轻”的判决,然後改成监禁。3名被告包括20岁的着名青年活动者黄之锋和24岁的前议员罗冠聪(不久前他与另外三人被另一场高度政治化的审判取消了议员资格)。

相关阅读:《黄之锋:热血青年 vs. 超级强权》影评➵

如果被判入狱超过三个月,他们五年内就不得参加选举。这明显就是政府提出这些诉讼的原因之一。如果败诉,罗冠聪就无法参加之後的补选夺回自己的席位。

“震慑式”打压

林郑7月1日才刚刚就任特首。她没有任何民意授权,她只是由777个精英选民在专制的假选举中“选”出来的。她证明了中国劳工论坛和其他人的警告:林郑会是“CY2.0”,她会延续前任梁振英的强硬打压政策。

事实上,林郑的统治比梁振英还要高压。短短六个星期之内,民主权利已经遭到一连串前所未有的丶就连梁振英也要自愧不如的攻击。政府明显是有计划地从各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夹击民主派。时间的安排明显是为了震慑反对派,令他们丧失斗志:

7月14日:四名激进派议员(累计已有六个)因为“违反宣誓规定”这一伪造的罪名而被取消资格。

7月25日:政府公布一地两检方案,证实大陆公安将进驻香港。

8月1日:蔡若莲被任命为教育局副局长,证明林郑打算重推臭名昭着的洗脑国教。蔡若莲是亲北京的强硬派,她长期以来都在为推行国民教育而活动。

8月15日:史无前例地将13名示威者改判重刑,为将来更严厉的监禁判决打下基础,用以打击群众抗议并“狙杀”将来参加选举的激进派泛民候选人。

8月17日:三名前学生领袖受到类似的判决结果。

这些打压加在一起,是对香港民主权利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联合攻击。显然,港府承接中共旨意,正在按照既定战略(甚至是路线图)压制丶瓦解中共多年来视为眼中钉的民主斗争。

林郑政府或者在政治上与它结盟的司法系统每一次新的进攻都受到建制派政党的喝彩。现在社交媒体上满是建制派的宣传(只要有无限的财政资源,操控社交媒体并不是很难的事)。而且建制派政党还组织了一些针对受迫害者的抗议,以图造成公众支持政府打压民主的假像。这些抗议虽然规模比较小,但得到了大肆宣传。

反对派瘫痪

不幸的是,反对派和主要的泛民党派(资产阶级自由派)没有任何计划来应对这些攻击和捍卫民主权利。相反,这些领导人已经多次落入圈套,误以为林郑比梁振英更“理性”丶更“务实”,甚至以为能够和政府达成交易。这种对局势的灾难性误读令他们非常消极,不愿支持群众反击。他们在口头上谴责打压,但是除了有限的几个几乎是行礼如仪的抗议之外就没有任何行动了。

强大的雨伞运动曾震撼中港统治精英,但现在政府已经吸取了教训。它们把大部分打压“外判”给英式司法体系。这是因为许多人(特别是有许多律师成员的泛民领导)仍在幻想“司法独立”和“法治”。我们需要用最近明显政治化的判决来戳破这些幻想,向群众解释法庭其实是国家用来保护权贵的工具。

现在香港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局面:法庭正被用来打击民主运动,特别是打击青年活动者和较激进的阶层,包括许多未来可能参选半民主的立法会的人。

而且从六名议员被取消资格的案件里我们可以看到,法庭正被用来从经济上摧毁反政府的组织和个人。法庭不仅驱逐了议员,撕毁了18万张选票,还判他们1800万港元的罚金(包括要求他们偿还9个月的议员工资和人事开支)。

像这样使用法庭来镇压和从经济上瘫痪反对派,是“新加坡式”一党专政的标志。这表示“温和专制”(假民主)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北京的大计

很明显,这些攻击都是北京的庞大计划的一部分。政治审判和越来越严厉的判决联系到清洗立法会和补选,政府希望至少不会六名被取消资格的议员全都参加补选。否则政府的反民主计划就会遭到巨大冲击,但正因为如此,这极不可能发生。有些人觉得,政府还没有费那麽大力去赶走所有反对者,所以我们还有可能通过选举来推翻政府。对於统治集团来说,这种想法有些太“民主”了。

相关阅读:香港:发动群众运动 抵抗立会政变 ➵

清洗立法会是为了强行通过有争议的专制政策,例如国民教育和高铁一地两检。亲政府阵营现在拥有“绝对多数”,可以改写立法会议事规则,禁止像拉布这样的民主标志(拉布曾被用来挫败政府计划)。

政府说一地两检是为了节省旅客的时间,但其实这是一个政治花招,目的让香港人适应大陆公安在香港(站内和高铁上)执行内地法律的情况。

这意味着,即便在香港境内行驶时,高铁上也施行中国的法律。对当局的政治批评或讨论那些被禁止的话题(例如64屠杀)理论上是非法的。比如政府目前还没有明确答复,在高铁上能否登上那些在中国被屏蔽的网站(例如脸书)。而且高铁也是一个华而不实的大白像工程。所以社会主义行动呼吁群众罢坐高铁。

如何反击

香港目前的严重局势迫切需要一个明确的丶有组织的反击。社会上已经有很大的怒火和不满,也有对专制政府收紧控制的担忧。林郑的支持度从本就很低的起点急剧下跌。可不幸的是,民主运动也出现了领导危机。

大多数泛民政党还在固守过去的路线,而当局已经拿出了新的法律武器和策略,来攻击丶分化并孤立一部分反对派。前几年香港爆发过大规模群众抗议(2013年7月超过50万人上街,後来又有120万人参加雨伞运动),可现在到目前为止还有没有大型示威反对清洗立法会丶一地两检和整个政治打压。

8月16日,《南华早报》的政治评论员Andrew Fung准确地描写道:“反对派政党的坚定支持者弥漫着挫败感和困惑,而且没有方向。”

但是Andrew Fung後面说的这段话却与事实大相径庭:“人民没有如预想的那样‘起义’。只有少数人参加了最近的示威,而且只有很少人去法庭或者警署外支持正在受审的激进派和正面临检控的占领运动领导人”

现实是,仍然期望与林郑政府“和解”的泛民领导实际上禁止了群众抗议。毫无疑问的是,在现在这样不安的气氛下,如果认真地号召群众出来抗议,会有数千人响应。但最近几年的经验让人们明白,“再一次示威”(尽管可以作为一个起点)不足以抵挡政府的攻击。我们需要一个通盘战略来重建并在政治上重组民主斗争。

将‘928’变成全港抗争日

在8月16日晚上声援13名政治犯的集会上,面对以年轻人为主的超过2000名抗议者,社会主义行动的邓美晶提出了一系列意见作为斗争战略的提议。她指出这场抗议只是提前24小时召集就有这麽多人参加,所以“我们需要的是动员更多人周末去监狱外示威!”

“这些不是单一议题!是一连串的政治打压!我们不能各自为战!”

“社会主义行动倡议将‘928’[9月28日]定为全港抗争日,动员所有人在雨伞革命三周年发起抗议。我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动员群众抵抗打压。我们恳请这里的所有人和所有团体讨论这倡议。”

邓美晶的演讲得到了非常好的回响,并有不少人向她表示赞同。如果我们现在就开始准备,那麽‘928’可以变成巨大的反政府抗议,包括一场核心示威丶在港铁站派发大量传单以及(如果得到支持的话)学生罢课,以声援政治犯并捍卫民主。这将成为重燃香港群众斗争的转捩点。斗争的诉求应该是:

  • 释放十三名政治犯!撤回所有政治检控!
  • 反对清洗立法会!
  • 反抗打压和习近平统治!
  • 罢坐高铁。大陆警察和国安滚出香港!
  • 捍卫民主权利,打倒非民选的政府!立即施行全面民主,决不妥协!
  • 反对林郑的亲富豪专制计划。征收富人税,增建廉价公屋。打倒富豪统治,建立劳动人民和穷人的民选政府。
  • 中港群众联合斗争,推翻中共专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