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万人上街抵抗一党专政降临香港

2017年8月22日 上午 12:36Views: 92

当务之急是发起进一步行动,避免民气消散!

社会主义行动 报道

8月20日,14万人上街声援香港政治犯,由社民连丶香港众志丶大专政改关注组丶东北关注组等团体发起。参与人数为雨伞运动以来最多的一次,远远超出主办单位的预期。在短短不足一星期号召如此庞大的人数,实在是激励人心,但当务之急是发起进一步行动。

8月20日的游行具有多个历史意义。英文《虎报》写道今次是「第一次大规模反对法院裁决的游行」,可见政府将法庭用作政治公具,将会令公众不再视法庭为「独立」机关。另一点很重要的是,游行是由规模较小的激进派政团发起的,而泛民主派只是被迫跟随。这证明了社会主义行动自7月14日取消议员资格事件发生以来一直强调的一点──如果「激进派」领头发起行动,可以得到群众回响,故此他们不应该感到要依赖温和泛民才能获得支持。今次社民连掀头发起了自2010年五区公投以来最大规模的运动。

此外,外劳团体亦参与了示威行动,足见民主运动不仅是香港人的事情。同一时间,林郑月娥政府的官员却在举行大食派对,突显了统治者的傲慢并与群众脱节,亦可见当局低估了民怨沸腾的程度。翌日,林郑月娥强硬回应示威群众,表示政治检控的指控「全无理据」,又表示没有存在政治迫害及政治犯。

港府及法院对民主权利的一连串重击,先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丶推动高铁一地两检政策丶重判16名政治犯。香港政府及法院明显是有计划丶有部署地全面镇压民主运动,并以为自此之后就可以一劳永逸地令反对声音消失。但群众没有如政府预料中的泄气,反而更展示了不屈的斗争丶不妥协的精神。证明了如果有一个清晰的反抗战略和方案的话,可以将这股力量凝聚并引领至撼动体制的方向,对中共专制政权作出有力的还击。

北京及港府的盘算是,既然泛民领袖欠缺斗争意志,局势会再次缓和,因此通过淡化事件以图安然渡过风浪。现在机不可失,社会主义行动认为此时此刻正是重建民主斗争的历史性机会。我们不应让群众斗争的民气消散,但现在需要提出一个清晰的行动计划。

雨伞运动之后民主斗争陷入了一段低潮时期,各场游行集会的人数大减,年轻人出席的比例亦大大降低。正如社会主义行动一直所指,群众的义愤和斗志不但没有消失,而是因为未有一个强有力的平台让其组织起来丶表达出来。如果有一个清晰的反抗战略和坚定的领导,让群众相信是可以掀起新一场大规模斗争的。此外,今次游行由激进民主派团体发起,温和泛民并没有作为动员的核心,比过往的大型游行中低调得多,可见一场独立于温和泛民之外的行动仍可具有巨大的号召力!相信现在温和泛民感受到巨大的群众压力,被迫延缓或更低调地与林郑月娥「大和解」,甚至要重新投入斗争之中,以免失去群众支持。

行动升级的好时机

今次游行鼓起了群众信心,但应该只是反击的开始。单靠这场游行并不会停止政权的攻击,单凭林郑回应的言论已经知道中共的强硬态度。所以要达到抗争的目的──释放全部政治犯丶恢复被取消资格议员议席丶取消一地两检──当务之急是把握时机,制订清晰的行动升级方案,并公之于众前。

现在需要的是一场应战大会,号召所有反对专政的社运组织丶政党丶工会及个人参与,具体制订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我们认同立法会议员朱凯迪接受Hong Kong Free Press访问时的说法,现在需要包纳不同政治光谱的团体重建民主斗争(HKFP,8月21日)。运动内部必须具备全面民主,让所有团体丶所有人可以就如何重建运动作出提议。过去由少数泛民党派垄断丶欠缺内部民主丶排挤其他团体参与的坏作风必须被彻底改变。

制订928为全民抗暴日

9月28日雨伞运动三周年是全港抗暴日的合适时机,以8月20日游行的成功作为基础建设下去。9月28日是星期四不应该只是重覆今次的游行,而要有新的行动。当天可以作为反对DQ丶要求释放16政治犯丶取消一地两检丶反洗脑国教的全港抗暴日,让我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准备,走进社区丶学校及职场建立群众委员会,从而组织起来,建立罢课甚至罢工一天的基础。在晚上应该举行一场大游行。

为了吸引更多工人参加斗争,我们还应该提出8小时工作日和全民退保等诉求。正是亲富豪的不民主政府和半民主立法会一直拒绝实施这些有利于劳动者的政策。

运动一定要受到基层群众的控制和监督。全港抗暴日若要成功,应该包括举行一场大游行,在学校和职场举行街头会议,在地铁站外派发大量传单,而一场全港大罢课,已经大大提高香港民主抗争的力度,有效向政府作出警告──我们有新的斗争方法来抵抗暴政,提高我们的斗争士气,让无数新一代的年轻人有信心投入运这场运动!然而,如果在一次游行之后没有升级行动,民气并不会无限期持续下去,甚至因为一次游行没有结果而感到失望,让政府有可能作出更严厉的反击。

泛民丶本土大团结?

面对专制政权的全面打压,近年反建制势力碎片化,群众不想重覆雨伞运动时反建制力量分裂及内耗的景况,并各非建制派系团结行动,壮大抗争的力量。然而,行动上的团结并不代表不容许各团体在运动内民主辩论丶提出自己的主张,而是需要一个民主的平台允许从下而上民主讨论及决策,才能达致行动上的团体。容许民主的辩论,并且对待不同议案采取开放态度,不会弱化斗争丶而可以强化斗争。

在8月20日的游行里,一些团体表示要与本土派大团结,连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甚至表示今次是「泛民本土派合作好开始」。但是,我们不能掩盖本土派过去对民主运动的破,他们煽动种族主义,分化斗争的团结,对左翼发动恶毒攻击,专搞派系内斗,攻击其他非建制团体,并杯葛六四集会等大型行动。这一切客观上往往帮助了政府阵营,并让当局有了镇压的籍口。

本土派抱有亲财团的民生立场上,反对全民退休保障丶租金管制等政策。此外,他们鼓吹排外与族群仇恨来分化中港两地团结斗争,让中共将香港民主运动抹黑为与内地人敌对,削弱内地群众对运动的支持。他们过去以恶言甚至暴力手段攻击其他非建制派团体,使民主讨论根本不可能发生。例如2016年立法会补选时本土民主前线抹黑长毛袭击。本土派目前因为组织溃散丶士气低落,因而暂时温和化他们的反动主张,藉以获得「庇护所」。如果他们错误的右翼种族主义立场和斗争手法只会再次窒碍民主斗争的发展。现在,即使他们参与运动,最多也只应跟随我们,彼此作出明确划分的界线,并不为彼此的政治立场或行动负责。

国际声援行动

三名前学生领袖被判入狱之后,政治检控引发了包括末代港督彭定康在内的国际声援。一些国家当局相继谴责中共与香港政府打压民主的做法。美国国会和中国委员会指北京当局正在利用司法制度打压新世代民主运动。

来自国际的压力和曝光固然理应受到欢迎,但社会主义行动认为不应信任亲资政客及政府,也不应寄望这群政客是反中共专制的可靠盟友。他们过去30年来大体上与中共合作丶支持中共,并与中共进行贸易。

真正的国际声援应该是向国外劳苦大众及青年寻求支持,而不是那些当权的政客和企业家。在三年前的雨伞运动中,一些青年示威者向英国领事馆请愿,又向白宫递交联署,但是最终没有从它那里得到任何具体回应。但今次本土派似乎又会重覆这些没有结果的行动。在更近的铜锣湾书店事件中,被绑架的李波与桂民海分别拥有英国和瑞典国籍,但这两个国家的政府都没有出面谴责中共的野蛮行径。而且这些政府也正因为施行反工人丶反民主的政策而受到本国群众的憎恶。

像美国共和党及英国保守党的右翼政客长期对中共打压民主及人权的犯罪行动缄默不言,现在为政治犯发声,不过是因为他们面对群众的压力。

香港民主运动是包括欧美在内全球群众抵抗反民主政策的一部分,它真正可以依靠的国际声援来自其他国家面临类似打压的社运分子丶工会丶劳动群众及青年。所以我们社会主义者向多国的左翼组织作出呼吁,通过他们号召各国工会丶工运分子丶激进青年和所有反压迫群众一同声援香港的16名政治犯,支持我们的民主斗争。

社会主义行动主张:

  • 停止政治迫害,无罪释放16名政治犯
  • 恢复6名被取消议格的议席
  • 罢坐高铁,取消一地两检,国安滚出香港
  • 将928定为全民抗暴日,由下而上建设基层委员会,在学校丶职场及社区组织起来,为罢课罢工作准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