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14万人示威反对政府打压

2017年8月22日 下午 5:07Views: 91

只动员了5天就有如此多人参加820日的示威,证明了群众对16名年轻活动者被判入狱感到强烈不满

社会主义行动报导

8月20日,多达14万人涌上香港街头,成为2014年雨伞运动以来最大规模的反政府抗议。只用了5天的时间动员,就有多到难以置信的群众参加这场反对监禁16名青年民主活动者的示威。

参加人数远超过召集人的预期。香港人民以压倒性的人数做出回应,和故步自封丶犹豫不决的泛民领导人形成鲜明对比。后者就算面对亲北京政府逐渐加剧的打压,仍在犹豫要不要召集抗议。在过去几个月里,这些倾向自由主义的领导人一直把自己的迟钝归咎于群众「情绪低落」丶「意志消沉」。现在我们看到,情况显然不是如此。

16名政治犯(包括2014年的三名学生领袖)入狱令群众的怒火喷涌而出。愈发严峻的打压明显是为了操纵未来的选举,因为被判入狱三个月或以上的人在五年内不得参加竞选。面对这种情况,群众的不满正在增长起来。但是直到现在,这些不满还没有找到公开表达自己的出口。

政府的打压包括将一部分民选议员逐出立法会丶逮捕和控告更多的政治抗议者。这明显是北京当局在背后指挥,以满足中国独裁政府的需要。周日强有力的群众反应会让建制派不得不考虑:在不引发更激烈的群众反对的情况下,他们的计画还能走多远?正如《华尔街日报》在头版标题中正确指出的,「学生领袖被判入狱再度点燃民运之火」。从潜力上来说,确实是这样。如果利用好周日示威的巨大胜利,争取民主的群众斗争能够在更坚实的基础上复兴。

周日的组织者没有给出最终的游行人数,但是他们宣布这是2014年雨伞运动之后最大规模的群众动员。雨伞运动是持续79天的占领和群众抗议行动,参与者多达120万人,也就是香港六分之一的人口。组织者本以为人数会少得多,所以选择了湾仔修顿球场这样一个狭小地方作为集合地,令我们更难估计周日的人数。

人群在36度的酷热中游行至现在声名狼藉的终审法院(上周16名年轻人就是在这里被无耻改判6到13个月监禁)。当前面的人结束游行回家时,后面仍有许多人走出地铁站来到出发点加入示威。

众所周知,香港员警一贯低估反政府示威的规模。他们这次估计有22000名参与者。粗略地计算,实际人数通常是警方数位的4到5倍。

法庭「大陆化」

有许多原因令周日的示威具有历史意义。它是香港第一场反对法庭裁决的群众抗议游行(说明政府将法庭用作政治工具反倒动摇了人们对于司法「独立」的幻想)。为政府辩护的AlexLo在《南华早报》上评论说:「不管他们是否真的这样想,许多人正在高喊‘法治已死’。他们说我们的法庭已经‘变红’了或者正在‘大陆化’」。这正是我们今天所见到的:法庭显然是出于政治动机判决16人入狱,为以后监禁更多示威者打开大门。

林郑政府被迫采取守势,试图装作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批评。林郑坚持说香港没有政治犯,还说猜测法庭裁决背后存在政治动机是有害的。但是群众的介入令这些假装可怜的藉口失去了所有可信度。没有人相信这套说辞:政府的忠实支持者「蓝丝带」也不信,因为他们正希望法庭进行政治打压;大多数普通群众也不信,因为他们看出来林郑是想躲在越来越服从北京命令的司法系统后面。政府顾问丶律师及前泛民政客汤家骅荒唐地说,批评法庭裁决本身就可因「藐视法庭」而受到处罚。

泛民领导人试图采取骑墙立场,想方设法与林郑政府和解,但现在的局面给他们增加了困难。由于群众的介入,政府如果继续对其他活动者判重刑(这明显就是它的计画)将会面临更大的风险。周日的自发动员是一个警告,让政府看到如果将更多被取消资格的议员送入监狱以阻止他们参加补选,可能会发生什麽。

另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是,周日的游行是由较小但较激进的政党和团体发起的,包括倾向左翼的社民连和学生领导的香港众志。主要的泛民组织被迫跟随他们。这证明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支部)说的是对的:「激进派」如果带头发起抵抗打压的行动,而不是依赖泛民中较保守的阶层,他们会得到群众的回应。

进一步行动

现在的迫切问题是如何采取进一步行动。香港和北京政府觉得无心战斗的泛民领导人会让局面冷却下来,所以他们打算先捱过这段群众愤怒期。社会主义行动认为,我们不能让民气消散,而应该把握住现在这个历史性的机会重建民主斗争。但是这需要一个清晰的计画来升级群众行动。

在8月20日的示威中,社会主义行动和抗暴青年阵线派发了数千份传单

这份传单概括地介绍了我们对于如何重建民主运动和下一步应该采取什麽行动的建议。我们的横幅和材料着重说到应该号召罢课罢工一天作为下一步行动;至少以中学和大学为起点,将各方面的斗争联合起来,并采用一种新的方式(罢工罢课)去争取民主权利。社会主义行动还强调,我们需要把民主斗争同反抗资本主义(它造成了住房危机和生活水准下降)的斗争联系起来,也要同中国的反独裁斗争联系起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