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风灾是人祸

2017年8月28日 下午 12:14Views: 50

腐败的政治体制扩大了天灾灾情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823日,强台风「天鸽」吹袭广东南部沿岸地区,香港与澳门几乎遭受正面吹袭,当日悬挂最高级别的十号飓风讯号近五小时。香港虽遭受到一定的损失并造成121人受伤,所幸情况并不严重。然而一水之隔的澳门,其伤亡与灾情却令人震惊-共10人死亡,超过150多人受伤,市内多处地区严重水浸,更令人错愕的是竟造成全市水电供应中断整整近一天才陆续恢复,全市彻底瘫痪。黑沙环的千万豪宅「寰宇天下」风灾後玻璃大窗尽碎,画面触目惊心。承建商是中国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令人担忧中资企业已把豆腐渣工程输出至港澳甚至更远地方。风暴过後,澳门政府请求驻军协助救灾,是港澳主权移交後首次解放军离开驻地执行任务。及至行文之时(826日),灾後的清理工作仍未完全完成,一个密集而现代化的城市遭风暴如此重创,实属罕见。

澳门地球物理暨气象局局长冯瑞权灾後在一片指责声中请辞下台,批评主要集中於指责其台风讯号发布时机失当--澳门虽然比香港距风暴路径稍远,但所处的位置却比香港离风暴中心更近,理应更早及更谨慎地作出准备,然而澳门却在23日早上9时才发出八号风球,香港整整晚了超过两个半小时,以致於绝大部份澳门工人明知风暴临近仍不得不硬着头皮出门上班,而刚到达工作场所却又被告知八号风球已挂可回家避风。但市内天气环境已极其恶劣(澳门政府称「天鸽」是53年来吹袭澳门的最强台风,创下了澳门市内持续风力的最高纪录),不少人因而被困於工作场所或住所以外的地方。10名死者中有五人就由於海水倒灌造成严重水浸丶而被困於地下停车场内或商店的地下仓库内,被没顶的洪水活活淹死。可以设想,假如风暴讯号能及时发出,让民众提早回家避风,这些惨剧完全是可以避免的。

香港曾於2003年受台风「派比安」吹袭时,市内天气恶劣,但天文台坚持只挂三号风球,被批评只为照顾商界利益不愿让民众停工避风,置民众生命安全於不顾,而澳门这次的讯号延误则酿成了更惨重的伤方和後果。

然而更令澳门民众对政府不满的,是政府对灾害应变的无能。澳门与香港同为亚热带的港口城市,每年平均受三四个海洋风暴影响,理应防灾经验丰富且准备充份。但澳门政府各部门对这一个直扑澳门的风暴似乎毫无警觉,据称政府灾前根本没有在各部门做好协调与沟通之工作,连预先疏通渠道都没有进行,进一步引发市内水浸加剧,损毁珠海往澳门的供电系统引发大规模停电,触发灾难的骨牌效应──电力中断令通讯系统效率骤降,造成救援部门失能,供水机组因停电和水浸而停转断水。而这些城市运作的关键位置竟然没有应急後备能源系统!民众遇险求救无门,直至次日凌晨,澳门特首崔世安才发表电视讲话,更令饱受折磨一整天的民众感到气愤,由此可见此政府的日常运作是何等松懈。

澳门政府此前似乎一直没有计划面对一场波及全城的灾难,使各部门的人力物力足襟见肘。澳门人均GPD居世界前列,但其面对风灾的应对能力显然远远不足,台风过境时救灾队伍人手与装备俱见不足,失去了大量救援时机,大量报导指出遇险民众往往要苦候三四个小时才盼来救援人员,而即使救援人员到来,可能也没有足够的排险装备去展开救援工作。此外,灾後的善後前展也相当缓慢,灾後三四天市面仍未完成清理,垃圾丶杂物丶碎片丶积水随处可见,加上风暴过後天气炎热,疫症风险大增,以致於澳门政府甚至要求驻澳解放军协助救灾,创下港澳两地主权移交以来首个先例。

过去澳门一直被中共视为「一国两制」的模范,社会上整体风气偏向建制,建制派亦在社会各方面包括议会中取得几乎压倒性的优势与控制力。但社会中仍暗流汹涌,如在2014年曾爆发过反离补法案示威包围立法会以及我们报导过博彩业基层工人组织抗争等。而这次风灾加深了对政府的民怨。曝露了澳门政府对灾难应变之无能以及应变部门资源严重缺乏,我们支持港澳及中国内地共同民主斗争,我们支持居民组织救灾委员会自救,接受和分配救援物资,需要建立类似的民主控制机制以防止食品价格暴涨和投机的情况发生。我们要求言论及新闻 自由,除了确保救灾的讯息得以流通,更防止官员封锁消息或发假消息以逃避责任。此外,通过由受难者及其家属丶居民代表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风灾中人命伤亡的责任,惩治失职和腐败的官员和财团,要求增加公共服务开支,建立优质的灾害应变救援队伍,整顿市政设施,确保当地民众面对灾难时的安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