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核危机的背后是什么?

2017年9月11日 下午 5:03Views: 51

朝鲜在9月3日进行了迄今为止最强大的一次核试验,加上美国以好战的态度作回应,突显了整个朝鲜半岛地区局势的动荡和危险。

Niall Mulholland,CWI(这篇文章最初于99日刊登于socialistworld.net网站,标题为朝鲜:核对峙——华盛顿和平壤的冲突升级》

韩国和中国的北部地区发生了巨大的爆炸。9月3日,朝鲜政权声称进行了氢弹测试,该枚氢弹比上一枚原子弹的威力要大14倍。几小时后,在美国的支持下,韩国举行了军事演习和导弹发射,进行了对朝鲜的模拟攻击。在双方的战争言论逐渐升级的同时,预计朝鲜将在未来几天进行进一步的导弹试验。

可以理解,这一地区和世界各地的许多人都担心,美国的挑衅行动和朝鲜的武器计划可能会因为有意设计或「意外」而引发武装冲突,甚至是核战争。美朝开战的可能性无疑会让无数人感到恐惧,因为核冬天会影响整个地球,带来数不尽的死亡和环境毁灭。

朝鲜的武器计划令人震惊,但与超级大国美国拥有的7000枚核弹头相比,它是微不足道的。而且美国是唯一使用过核武器的国家。1945年,美国在日本的长崎和广岛投放了原子弹,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特朗普谴责朝鲜对「世界和平」的威胁,但正是美帝国主义在世界各地使用了6千多枚炸弹,在2017年造成数千名无辜平民丧生。对朝鲜的核试验,特朗普政府做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回应。当被问到「你会攻击朝鲜吗? 」时,特朗普回答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绰号「疯狗」)警告朝鲜,对美国及其盟友的任何威胁,都会导致「大规模的军事回应」,并「彻底毁灭」朝鲜。与此同时,马蒂斯表示,美国没有「政权更迭」的计划,这反映了白宫面临的有限选择,以及其自相矛盾的立场。

制裁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哈蕾(Nikki Haley)表示,金正恩正在「祈求战争」,并呼吁结束与朝鲜的所有经济联系。联合国正在讨论新的制裁(美国对朝鲜的制裁在1950年首次实施),包括结束所有的石油供应,禁止朝鲜工人的出国务工(据估计,超过5万名朝鲜人在中国和俄罗斯工作,为平壤提供外汇)和所有的金融交易。

这是对中国利益的直接威胁。中国是朝鲜的主要贸易国及其主要石油供应国。朝鲜最近已经受到联合国的制裁,包括禁止煤炭丶铅和海鲜出口,而这些每年价值10亿美元,相当于朝鲜年收入的三分之一。

在一篇Twitter帖子上,特朗普威胁要「停止与任何和朝鲜做生意的国家进行贸易」。这一自杀式的政策将意味着中美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结束,引发大规模的贸易战,并使全球经济陷入混乱,极有可能带来严重的萧条。

中共政权表示北韩的核试是「错误」的,强调要和平解决危机。中俄提出「双暂停」提案──美国和南韩停止在北韩边境军演,以换取朝鲜停止核试及展开对话──但立即被白宫拒绝。

中俄都与朝鲜接壤,并与美国在欧亚地区展开竞争。他们批评北韩的核武器计划,部分原因是它给了美帝国主义借口以增加其在朝鲜半岛的军事力量。

与此同时,中俄坚决反对石油禁运等严厉制裁,因为它们可能导致朝鲜的社会混乱,甚至是平壤政权垮台,数以百万计的难民将涌入中国丶甚至俄罗斯。他们担心,在朝鲜半岛将会看到一个美国主导的「统一」朝鲜,因而将会有大规模杀伤力武器指向他们。因此中俄尝试削弱美国及其盟国对联合国提出的制裁提议。

在对制裁威胁的愤怒回应中,俄罗斯总统普京辩称,金正恩并不像西方媒体通常描述的那样「疯狂」,他的行为是理性的。「每个人都清楚地记得伊拉克和萨达姆的遭遇。萨达姆放弃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朝鲜也看到了并且牢牢记着伊拉克的结局」,普京说,「所以你认为朝鲜会因为一些制裁而放弃[核武器]吗?」

事实上,金正恩政权似乎已经加快了其核武器计划,以作为对美国的「威慑」。利比亚的独裁者卡扎菲在2003年放弃了他的核计划,以换取与西方国家达成经济一体化和安全协议。但美国及其盟友在2011年支持反卡扎菲武装,这导致了卡扎菲政权的倒台和卡扎菲的可怕结局。

无论对朝鲜采取何种制裁(最大的受害者将是朝鲜劳动人民),平壤政权都会将核武器视为其唯一可靠的谈判筹码和生存机会。

斯大林主义

朝鲜的核弹和导弹试验无疑加剧了冲突的风险,但在东北亚制造这种危险局面的罪魁祸首是咄咄逼人丶不计后果的特朗普政府。

朝鲜政权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斯大林主义,它的发展受到数十年来美帝国主义军事威胁的强烈影响。1910年,日本帝国主义残酷地吞并了朝鲜,而在1930年代,朝鲜的独立运动演变为武装抵抗。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领导了一场13年的斗争,在1945年结束了日本对朝鲜的控制。

当二战快要结束时,美国担心进入朝鲜半岛北部的苏联士兵以及在朝鲜共产党领导下的数万名游击战士将控制整个朝鲜。美国国务院选择用三八线来划分朝鲜,两万五千名美军进入南韩,建立了一个残酷的军事政府。

一系列朝韩冲突后,1950年6月25日全面战争爆发。美军指挥官麦克阿瑟将军主张在朝鲜投下20或30枚核弹(由于这一轻率的举动,他被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解除了职务)。在联合国的旗帜下(另外还有6万名英国士兵),对朝鲜的常规轰炸造成了巨大伤亡(包括200万平民死亡)和对该国基础设施的大规模破坏。朝鲜以前是朝鲜半岛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地区。

与此同时,南方的军事政权对任何与左派相关的人实施了恶毒的镇压。据估计,在战争的头几个月里,至少有30万人在南部被拘留或处决或“被失踪”。许多执行镇压的人曾为日本侵略者工作,现在美帝国主义者又让他们重新掌握了权力。

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后,国界线仍同战前一样,交战各方没有签署正式的和平条约,美国也拒绝承认「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战争和美国数十年的军事威胁导致朝鲜成为一个日益孤立丶极权的斯大林主义国家。金正恩是这个政权的世袭领袖。这个政权因其排外丶个人崇拜和虚假的「主体」(自给自足)意识形态而臭名昭着。极权主义政权在劳改营中关押着数十万政治犯。

反动的韩国政权和持续的军事威胁给斯大林主义政权的统治提供了藉口。在1961年和1980年,韩国发生了两起右翼军事政变,实际控制着韩国军队的美国袖手旁观。

在建国后的最初几十年里,朝鲜在计划经济的基础上,在经济上超越了韩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丶识字率丶健康和教育水平显着提高。它成为了一个高度城市化丶工业化的国家。

然而,就像其他所有的斯大林主义国家一样,自上而下的官僚统治削弱了计划经济的成就,并成为其进一步发展的根本障碍。朝鲜拥有约100万人的军队和大量常规武器,这对经济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朝鲜经济

1991年苏联解体后,朝鲜经济遭受重创,因为朝鲜失去了廉价的进口商品。1995-96年的洪水导致了饥荒,令局势进一步恶化。朝鲜领导层被迫允许私人农贸市场的发展。2002年,朝鲜政权宣布建立两个经济特区。

无论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市场,以及私营企业都在增长。2013年,金正恩宣布了他的「并进路线」,这是一个同时发展经济和核武器的政策。然后朝鲜建立了400个市场。与此同时,来自非正式市场的收入目前占家庭总收入的70%至90%。上个月,韩国央行表示,2016年朝鲜经济增长了3.9%,为17年来的最快增速。然而,首尔国立大学的教授金炳连表示,朝鲜经济「远未恢复到危机前」。

当然,整个东亚的资本家都非常希望利用朝鲜的廉价劳动力。只有在朝鲜社会的各个层次实现真正的工人的民主控制和管理,才能发挥计划经济的全部潜力。而这就需要推翻专制的平壤政权,并与韩国的工人阶级联合对抗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

尽管特朗普对朝鲜的核野心表示反对,但正是美国在1958年将核武器引入朝鲜半岛,直到苏联解体后才被撤出。自1991年以来,美国一直定期在韩国领空部署有核攻击能力的轰炸机值勤,而且可以携带核武器的美国潜艇经常在周边海域航行。美国还在韩国保持着大规模的「常规」军事存在。

核能力

作为回应,朝鲜走上了发展核能力的漫长道路,并于1992年试射了第一枚中程导弹,于1998年发射了第一枚远程火箭。它以核武器和庞大的常规武库为威胁迫使美国坐到谈判桌前。朝鲜政权需要美国在经济上的让步以避免垮台,而且它也想结束自朝鲜战争结束以来美国所实施的战略包围。

美国总统克林顿承认,「我们实际上拟定了攻击朝鲜并摧毁他们的核反应堆的计划。我们告诉他们,除非他们停止核计划,否则我们将发动袭击。」但是美帝国主义不愿朝鲜半岛再度开战,因为战争将造成多达100万人死亡,其中包括多达10万的美国人,以及数万亿美元的损失。所以美国政府放弃了一开始的强硬立场,转而与朝鲜谈判「框架协议」。

根据协议,朝鲜将暂停其核武器计划,而美国将提供石油丶食品和两座「轻水」反应堆(非产铀)等经济援助,并朝着「政治和经济关系全面正常化」的方向发展。

朝鲜在随后8年里(1994-2002)冻结了所有的鈈设施,并朝着逐步淘汰导弹的方向发展。然而,美国从未兑现其承诺,导致朝鲜秘密重启其核武器政策。

然而,在韩国的资产阶级中,很大一部分人强烈支持与朝鲜达成协议,以防止其崩溃和大规模难民危机。这导致了2000年6月南北政权首脑会议的召开。

但是鹰派的小布什政府抛弃了「框架协议」,终断了与朝鲜的对话。在他2002年发表的臭名昭着的国情咨文中,布什宣称朝鲜是「邪恶轴心」的一部分。

不过,朝鲜于2003年开始了和韩国丶美国丶俄罗斯丶中国和日本的「六方会谈」。朝鲜将获得经济援助,作为承诺不寻求核武器的回报。2007年7月,国际原子能机构证实,宁边的鈈生产堆和燃料装配厂均已关闭。

然而,朝鲜和美国之间存在着无法逾越的相互猜疑和不信任。朝鲜对美国无休止地盘问其核计划信息的无休止的要求感到愤怒,而美国则声称朝鲜一直在秘密进行铀浓缩计划。

到了奥巴马时期,美国当局的战争言论尽管有所缓和,但对朝鲜的政策并没有重大改变。好斗丶鲁莽的特朗普上台后,紧张局势又一次逐渐升级。

美帝国主义的有限选择

然而,特朗普所能做的选择与前几任美国总统一样有限,甚至可能更少,因为朝鲜似乎即将制造出核导弹(平壤声称能够攻击到美国大陆)。

在被白宫解雇之前不久,特朗普的「另类右翼」前顾问史蒂芬·班农(Steve Bannon)将美朝关系描述为美中「经济战争」的代理人。班农说,阻止朝鲜的核计划和导弹计划是「没有军事解决方案」的。

「算了吧」,他于8月16日告诉《美国前景》杂志。「除非有办法让首尔的1000万居民不会在30分钟内就死于常规武器,否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麽,我们没有军事解决方案,他们抓住了我们的软肋。」

在朝鲜和韩国之间的边界上有大量的火炮。据军事分析人士估计,在冲突的头几天里,首尔可能会有10万人丧生。而且,也不能保证美国的军事打击能够摧毁朝鲜核计划的所有隐藏部分。

班农的观点得到了许多美国现任和前任官员的支持。「他说的绝对正确」,前朝鲜核谈代表乔尔·S·威特说。「美国的第一轮打击并不足以取得完全胜利,而且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就是如此。我们一直在假装它可以,但事实并非如此」。

在9月5日的一篇社论中,英国《金融时报》坦率地指出:「世界别无选择,只能与拥有核武器的朝鲜生活在一起。美国……无法在不冒灾难性风险的情况下改变这一事实。」

今年8月,韩国总统文在寅发表了类似的言论:「我可以肯定地说,朝鲜半岛不会再次爆发战争。」

9月3日朝鲜进行核试验后,特朗普指责韩国「绥靖」,并对继续美韩自由贸易协定提出质疑。白宫很快就收回了这一极具挑衅意味的声明。

在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迫使他的右翼前任下台后,文在寅面临着国内的压力。他承诺废除压迫性的安保法律丶促进与朝鲜的和解丶并表示首尔将采取更为独立的外交政策。尽管文在寅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同意接受更多的美国导弹,但据报道,他的政府正在考虑发展自己的核武器计划。

不稳定且危险的局势

尽管美国几乎不可能通过第一次打击就取得胜利,但局势仍不稳定而且危险,因为金正恩和特朗普这两个领导人经常出人意料。《纽约时报》警告称,「在有计划地或因为误判而引爆战争之前」,特朗普需要开始与金正恩对话。

错误判断的军事行动和小冲突或「意外」事件可能会演变成更广泛的毁灭性冲突。

白宫就如何处理朝鲜问题发出了各种相互矛盾的声明。这不仅反映出特朗普总统的多变性格,还反映出美国统治集团内的激烈辩论和分歧。

一部分美国建制建议采取更具攻击性的行动。在一篇狂热的社论中,《华尔街日报》呼吁在韩国部署核武器,并鼓励朝鲜精英们叛变或发动政变。接着,它冷酷地呼吁将大规模饥荒做为对付平壤的武器:「为了推翻一个政府而停止食物援助通常是不道德的,但朝鲜是一个例外。」(《华尔街日报》,2017年9月5日)

朝鲜半岛的武装冲突将在世界各地引发大型反战和反帝国主义抗议,乃至革命运动,尤其是在美国,因为特朗普政府已经受到许多美国人民的深深厌恶。

9月初,韩国再次发生反对部署「萨德」系统的抗议活动。韩国工人阶级有着值得自豪的反军事化群众斗争历史,而且群众运动推翻了过去的军事独裁统治。

从长远来看,美国极有可能不得不与朝鲜进行谈判,并达成某种协议来「遏制」拥有核武器的朝鲜。《华盛顿邮报》报道说,美国和朝鲜「在过去几个月里一直保持着安静的外交渠道,用以建立更实质性的谈判」。

然而,确保该地区长期和平与稳定的唯一途径,是组织强有力的国际工人阶级运动,反对特朗普政府的挑衅,反对朝鲜半岛军事化,并支持销毁世界上所有的核武器。

与此紧密相关的,是朝鲜半岛丶东北亚地区和美国的工人阶级旨在彻底改变社会的斗争(满足人民的需求而不是资产阶级的利润)。在真正的社会主义基础上实现朝鲜半岛统一并在该地区建立一个自愿丶平等的社会主义联邦,将终结阶级剥削和战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