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教材涌现,国民教育重临

2017年9月18日 上午 10:09Views: 14

林郑政府准备再推洗脑国教

丽芬、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林郑月娥上任后洗脑教育已准备还魂。她首先任命一个备受争议、拥有着浓厚亲中色彩的蔡若莲出任教育局副局长一职。蔡若莲当时任职亲中共的教育工作者联会副主席,与内地省市教育部门有紧密联系。联会其时大力推动国民教育,编制了一份惹起众怒的教材──形容中国共产党为「进步、团结和无私的执政集团」,最后激发超过十万人包围政府总部。

近月,教育局推出的基本法教材被批评立场处处维护建制,妖魔化公民抗命,误导学生。有教材称,「搞街头抗争,只反映了一部分香港人民主意识的粗糙和肤浅」,也有教材比拟不伦,扭曲「公民抗命」的意思,例如「富商为了公义,决定不遵守法律对独立屋的建筑限制,私下扩建豪宅,并以公民抗命为辩护借口」。

教材也指公民抗命有可能会对社会秩序造成大乱,明显教育局已经为其定下立场并向下一代去灌输。在通识科的教学示例中,提议教师应「提示学生宜从正面态度出发,并考虑国家的发展历程及现况」,以免使学生对国民身分认同感有负面影响。

年年轻人在民主运动中都扮演先锋的角色,因此政权要透过国民教育将有机会处于萌芽的民主运动和新一代的独立思考压制下去。在2012年的反国民教育运动之下,政府虽然被迫搁置国教独立成科,但却暗地里将国民教育分拆斩件推行,例如增加学生北上交流的资源、派中共官员和解放军到学校演讲、中联办幕后策划「香港青少年军」。

习近平七一访港时,对特区政府表示要加强青少年的爱国主义教育,所以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最近亦开腔表示「国民教育一定要做」。随后教育局推出一系列的洗脑教材,内容明显维护建制,令人窥探到国民教育已准备重临。仅仅推行教程并不足够,最近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受归咎教师「反共」而令青年敌视中国。这番言论明显威胁着部分教师,不难想像政府还将会规限教师的教学自主,务求令教师紧缩党中央的教学路线,要达至此目的就要清洗教育部门。

下一次反国教如何胜利?

现在就要准备另一场更反国教运动。社会主义行动呼吁各位同学加入「抗暴青年阵线」,由下而上重新组织起来,抵抗政治打压。五年前,梁振英政府企图强行推行国民教育科洗脑政策,令一众学生与家长不满,尤其是中学生反对的声音与力量最大,引发十二万人日包围政府总部抗议十天,最终成功迫使政府搁置方案。学民思潮的召集人黄之锋亦被视为反国教运动的代表,为日后成为香港重要的政治势力奠下基础。当年梁振英刚刚上任,这场壮濶的运动让群众给梁振英一个下马威。

运动需要由下而上

然而,当梁振英表示搁置国民教育,作出些许让步时,反国教大联盟(包括学民思潮和泛民组织)突然未经与群众商讨而解散运动。政府在随后多年不断地尝试将国民教育的相关内容渗透入各科之内,可见2012年的胜利并不彻底。

在运动过程中,教协遏制反国教运动的政治化,不愿意呼应群众对吴克俭和梁振英下台的要求,极力想之置于其控制下。当时的运动绝对有可能继续升级,彻底取消国民教育,并扩大战线至更广大的社会层面挑战政府和制度。学生无从提出独立的纲领和策略,只能依附于泛民和教协的策略之上。

后两者实际上主张与政府妥协,但学生没有与之切割。学民思潮却以维护学运「纯洁性」作为借口,继续只让自己垄断的控制权,拒绝使运动受到群众由下而上控制,窒碍了群众自我组织的发展。群众运动只停留于政总集会的阶段,而未能号召起罢课行动从中进一步扩大学生的组织力,并号召基层群众参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