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抵抗極右派的崛起

2017年9月20日 下午 9:07Views: 55

群众抗议和反击右翼所需的左翼替代方案

社会主义替代 (工人国际委员会美国支部)

白人种族主义恶性暴力事件在夏洛茨维尔和全国各地发生,已经为人们敲响了 警钟。 8月19日(周六),在维吉尼亚州的夏洛茨维尔事件发生一周后,4万人举行集会和游行,以反对极右翼在波士顿公园的抗议。波士顿给美国其他地区上了重要的一课:凭借最大程度的参与和团结,群众运动可以击败种族主义和极右势力。极右的集会酝酿了两个多月,但最后只有25人到场;而反种族主义的示威游行只动员了不到一个星期,根据警方统计就吸引了4万多人,比例是 1:1600。

为了击败极右翼,我们需要吸引尽可能多的人参与这场运动。在游行的前几天,波士顿社会主义替代向国际社会主义组织提出,我们应组成一个社会主义队伍参加游行。他们同意了,而且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SA)、世界产业工人联合会和美国社会主义党最终也加入了我们。在游行中,社会主义队伍超过了1000人,这表明美国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社会主义理念。示威中最响亮的口号是「嗨嗨吼吼,纳粹渣滓必须走」、「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反同性恋者、特朗普快走吧」,以及「极右翼,你躲不掉,你支持种族灭绝」以及其他任何反对特朗普的口号。

极右翼的威胁

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右翼、白人种族主义者和新纳粹团体组织的种族主义示威活动越来越大胆。尽管新纳粹主义和白人种族主义团体的人数还很少,但规模和信心正在增长。当新纳粹分子菲尔德(James Fields )残忍地开车撞死希瑟‧海耶(Heather Heyer)的消息刚出现在周六的新闻头条中时,特朗普在全国电视讲话中谴责「各方」的暴力和仇恨,没有明确地谴责白人种族主义和新纳粹主义团体,立即引起无数人的愤怒。

公众对夏洛茨维尔和波士顿事件的暴力和偏见强烈抗议,表明了美国社会对极右翼势力的极度不满。全国各地的城市都在爆发自发的群众抗议。除了要有全国性的群众抗议计划,在任何必要的地方,左翼都需要组织民主的社区/劳工自卫联盟来实际保护我们的运动和社区免受攻击。

根除特朗普主

尽管大多数共和党领导人试图与极右翼团体保持距离,但实际上,他们的种族主义偏见政策鼓励了种族主义和反动思想的发展。从根本上说,反动的极右翼和新法西斯势力的崛起,只能理解为全球资本主义的严重危机造成的一种国际现象。

与此同时,左翼和劳工运动未能提供一个果敢的工人阶级政治替代方案,使得像特朗普这样的右翼民粹主义者崛起。正是这样的政治和社会背景,让特朗普诉诸民族自豪感的宣传、把移民当作替罪羊的做法、赤裸裸的厌女行为以及清除腐败的承诺得到了回应。

为了削弱特朗普和极右翼团体得到的支持,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可以提供明确的 左翼政治替代的群众运动。在群众对伯尼桑德斯的广泛支持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出这种可能性。不幸的是,桑德斯未能在他的激进纲领中提出建立一个新的工人阶级群众政党,而这本是将日益增长的反特朗普力量凝聚成紧密的群众运动的关键一步。

群众抗议和社区自卫联

夏洛茨维尔的右翼游行激怒了数百万劳动群众,这些群众正在寻找有效的反击 方式。可以理解的是,新纳粹分子的恶性暴力行为令一部分活动者越来越多认同用暴力以牙还牙。不幸的是,这种做法虽然是出于一种真实的情绪,但却可能使反种族主义者被孤立,进而削弱我们扩大群众参与度和支持度的能力,而这正是我们取得胜利的条件。

我们击败特朗普和极右翼的力量在于,我们确实有可能动员社会的绝大多数来 反对他们。自从特朗普刚刚就任以来,社会主义替代一直站在最前线组织群众抵抗他的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亲大企业方案。在每个阶段,我们的目标都是把反对特朗普及其极右翼支持者的运动联系到能够把劳动群众凝聚在多种族的群众运动中的战略和纲领。我们必须把今天的防御性斗争联系到社会主义的纲领和战略,以挑战企业对社会的控制,终结经济和社会的不稳定,从而消灭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和偏见滋生的土壤。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