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者对抗压迫的方法

2017年9月21日 下午 12:21Views: 28

团结所有受压迫者共同抵抗富豪统治

凯琳·尼科尔森,社会主义替代(CWI美国)

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恐同症和跨性别恐惧症——我们如果综观人类社会的历史和各个社会之间的差异,那么明显可以看出,这些压迫不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存在的。它们只是在特定条件下才产生和发展

例如,我们知道女性所受的压迫是和最早的阶级社会一起出现的。那时我们的祖先因为农业的发展而开始稳定地生产出超过日常所需的剩余食物。这时便形成了私有财产的概念,用来确定谁可以控制那些剩余;同时控制女性的生育变成了必须的事,以规范私有财产的继承。

有系统的种族压迫是后来才出现的。从封建主义转向资本主义使得欧洲国家之间激烈竞逐廉价劳动力和自然资源,进而导致帝国主义对全球的侵略。

唯物主义的观点

马克思主义者有时候会被指责不够关心种族与性别压迫,并将一切简化为阶级问题或经济问题,因而忽略了对抗所有压迫的重要性。

无可置疑的是,不是所有的社会主义者都以应有的严肃态度来对待反抗压迫的斗争,但是身为马克思主义者,我们把反抗种族与性别压迫的斗争,视为解放整个工人阶级的核心问题。我们认为为了将人类从种族主义与性别歧视中解放出来,须要理解压迫的经济根源,也须要制定一个战略将受到各种不同压迫的工人团结在斗争中,以终结阶级社会以及压迫的物质基础。我们也认为,群众意识主要是透过共同斗争而改变的。

苏联的倒台导致一整个世代内马克思主义理念在全世界的影响力大不如前。对社会和压迫的唯物主义认识受到削弱,左翼圈和学术圈转向后现代主义。作为一种唯心主义世界观,后现代主义认为人类局限于纯粹的主观印象,无法发现关于我们这个世界的任何客观真理。

这种观点天生是个人主义的,因为它断言每个个体的主观经验都同样有效地认识了现实,而且任何人都无法理解任何他们自己没亲身体验过的事物。这导致的结果是,根据某些的经验和身分,一层又一层不断地将人们分隔为越来越小的群体,而不是寻求所有受压者共同斗争的基础。

而马克思主义者则认为下面这一判断带有客观的正确性:团结斗争、从资产阶级那里夺取财富和生产资料、进而创造一个普遍繁荣的社会(我们知道这在技术上是可行的)符合工人阶级所有成员的物质利益——无论他们的种族、性别、或其他身份。

老板是怎么利用种族和性别歧视的

资产阶级有意识地利用种族和性别歧视来分化工人、超额剥削女性和有色人种。尽管在历史上薪水较优渥的工作一直由白人男性把持,但种族与性别不平等也会压低大部分的白人男性劳动者的薪资。例如,南方的种族隔阂已经成了资本家防堵工会的重要工具,并使得这些地方的整体工资水准远低于美国其他地区。

在有工会的工作场所中,工人以统一的行动来争取自己的利益,所以在这里性别间和种族间的薪资差距要比没有工会的工作场所小得多。 而且在种族间与性别间的薪资差距较小的国家,所有工人的薪资都会比较高。

工人阶级如果被分化,就不能有效地反抗那些掌握并控制着社会财富与资源的人​​。劳工运动和所有进步力量必须反击所有的不公和偏见,并支持所有受压迫群体的斗争。

我们认为资产阶级在背后支撑着各种形式的压迫,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纵容工人阶级群众被用作压迫工具。

我们也须要让本阶级成员明白,如果认为受压迫的身份群体会同工人竞争稀少的工作岗位、食物、住房、医疗照护及教育,那么这种想法会给工人阶级自己带来危害。如果我们想要有一个更好的世界,我们就不能只是平等对待彼此,还必须结成必要的联盟,以对抗那些剥削我们所有人的家伙:富豪阶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