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加泰隆尼亚:巴塞隆纳一百万人示威 支持自决公投

2017年9月28日 下午 10:41Views: 38

反对政府镇压与富豪独裁,争取加泰隆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

革命左翼(CWI加泰隆尼亚)声明

9月11日,一百万人涌上巴赛隆纳街头,清晰而且大声地说明他们想要参加10月1日的公投,而且也清楚宣告他们不会让执政的人民党(PP)剥夺他们的这项权利。

如同2012年之后的每个「加泰隆尼亚国庆日」(Diada)那样,加泰隆尼亚人民要求由他们自己民主地决定和其他西班牙地区保持什麽样的关系(包括独立)。

所有民意调查都证明绝大多数加泰隆尼亚人都希望获得自决权,而且这也得到越拉越多西班牙居民的支持。但人民党政府和西班牙资产阶级动却正在使用自佛朗哥独裁政权之后前所未有的镇压手段打压这场要求自决权的抗议:派出警察突袭和持续骚扰支持公投的媒体;进行司法干预以阻止马德里举行一场有关自治权的政治活动丶利用新闻审查来阻止加泰隆尼亚电视台第三频道播放有关公投的内容。

政府攻势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且不只是针对言论自由与集会自由。政府使用司法机关与警力去控制那些支持准备投票设施的市长,加泰隆尼亚公诉机关也按照西班牙公诉机关的命令强迫加泰隆尼亚国民警卫队查找并没收投票箱,这是公然动用国家机器武力对抗数百万加泰隆尼亚居民的意志。

西班牙政府发言人门德斯·德维戈(Mendez de Vigo)威胁要把协助组织公投的志愿者投入监狱:「你们知道你们正参与一件违法活动。」

这场正在升级的镇压得到了西班牙民族主义者丶人民党丶公民党(Cuidadanos)丶以及现在的工人社会党(PSOE,一个社会民主主义政党)领导层的热烈支持。如果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和人民党领导人最终决定使用宪法第155条,那麽加泰隆尼亚政府和议会的职权可能会被暂停。

我们正目睹着旧时的佛朗哥独裁手法再次付诸实行。这不是政治宣传;事实已经将西班牙政府丶军队与司法部门及其法条的本质摆在我们眼前,所有这些都是佛朗哥主义的遗产。

独立运动的起因以及议会左派的立场

实际上推动这个「进程」的,远不只是加泰隆尼亚自治政府主席卡莱斯·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的政治手段丶也不只是来自加泰隆尼亚共和左翼党(ERC)与人民团结候选人党(CUP)在议会里对他的支持,而是社会中数百万劳动者与青年以及大量中产阶层积压已久的愤怒。

他们无法再眼看着梦想与民族的民主权利不断受到西班牙中央政府与其他当局机关的践踏。他们无法再任凭自己的决定权利一再被否决,也无法继续忍受生活条件与当地社群的处境在过去九年的资本主义危机中的严重下滑。在萧条的时局下加泰隆尼亚家庭的平均收入已减少了20%,三分之一的未成年人生活在贫困之中。

在这种背景之下,当一撮寄生虫和贪腐者填满了自己的口袋,在另外一边却是削支和撙节政策丶不稳定工作和低薪以及青年的黯淡前景已经成为社会长久以来的景象。这也是为什麽就算政府动用所有的镇压力量并想方设法避免公投,但反对民族及社会压迫的愤怒和社会动荡仍只会越加茁壮。

资产阶级媒体宣传说,10月1日的公投是强加到一部分加泰隆尼亚居民头上的政变。这种荒谬的说法是媒体散布的最大谎言之一。如果中央政府丶人民党和听命于它们的其他政党那麽确信支持独立的人是少数,那为什麽不接受公投呢?为什麽要阻止投票呢?为什麽西班牙政府支持委内瑞拉举行公投但禁止加泰隆尼亚这麽做?任何不支持独立的人可以不投票或投反对票。

这背后的原因是,右翼与中央政府要否决多数人的意见:加泰隆尼亚人民有权利做决定,加泰隆尼亚也有权成为一个独立的民族国家。

这是西班牙资产阶级和中央集权政府一贯的政治立场。在大多时候,他们为此不惜以军事手段摧毁加泰隆尼亚丶巴斯克丶加利西亚的民族与民主企盼。

这正是在佛朗哥独裁政权下所发生的事情。自「民主转型」以来,民主权利的扩大从来都是大规模群众动员的成果。

在这种情况下,以彼得罗·桑切斯为首的PSOE领导层便跟着人民党一起「捍卫法治」。PSOE命令其加泰隆尼亚分部的市长们与他们自己的市民作对丶表态遵从中央政府。

以这样的方式,PSOE领导人(加上一帮自称是「左派」或「进步派」的知识份子)加入了一场大合唱,沿用NODO(佛朗哥独裁政权用来制造西班牙绚丽假象的新闻频道)那种「富丽堂皇」的说词为拉霍伊造势。

像阿慕德娜·葛兰黛丝(Almudena Grandes,学者丶左翼支持者丶《国家报》专栏作家)那样把加泰隆尼亚议会议长卡梅尔·福加德尔(Carmen Forcade)介入事件丶允许议员表决呼吁公投的法案比做1981年2月23日的右翼政变,是完全丧失了政治方向。

这些人说公投是强加意志丶对民主的打击或者类似的事情,只能证明一个人如果不用反资本主义的阶级视角看待民族问题,会多麽脱离现实。

加泰隆尼亚内外的数百万群众希望「我们可以」党(Podemos)的领袖巴勃罗·伊格莱西亚斯(Pablo Iglesias)和艾达·科拉乌(Arda Colau)引领对抗政府镇压和捍卫自决权的斗争。

在今夏之前,伊格莱西亚斯承诺如果政府试图阻止公投,那麽他会反对政府。但是承诺没有变成行动。他和科拉乌继续坚持说公投必须要是一个「有约束力的协议」。但到底是要和谁达成协议?

是要和那个禁止政治活动丶实行新闻审查丶威胁要把设置投票箱的政治领袖投入监狱的那个政府达成协议吗?而且谁能确保协议有约束力?是拉霍伊丶萨恩兹·德圣玛丽亚(Saenz de Santamaria)和其他那些腐败的人民党代表吗?

或者是佛朗哥主义的继承人和箝制民主权利的法律的支持者?抑或是王室和资产阶级,也就是贩卖军火给资助圣战恐怖主义的反动政权丶并透过赞助帝国主义战争丶恶行关闭企业和掠夺公共财富来赚钱的那帮人?

Podemos领导层没有持续地反抗中央政府的镇压,这已经在其基层党员中引起不满和争论,尤其是在加泰隆尼亚。

Podemos的加泰隆尼亚地区总书记阿尔巴诺·丹提·法金(Albano Dante Fachin)正确地支持街头动员以赢得10月1日的投票权。这正反映了他们党内的广泛骚动。

他这麽做,就与「加泰隆尼亚我们可以」联盟(Catalunya Si es Pot)的议会发言人科斯库维拉(Coscubiela)得到右翼支持的反公投声明,划清了界线。丹提·法金提醒人们,Podemos的起源和力量在于街头动员,而不是在于向当局屈服。这是百分之百正确的。

考虑到15-M愤怒者运动和反迫迁运动的经验,我们就更难接受Podemos和「我们共同的加泰隆尼亚」党(Catalunya en Comu)的领导人暧昧不明又犹豫不决的立场。

当今天想要阻止公投的这个政府在那时宣布示威与占领行动为非法时,15-M运动有去寻求和政府机构达成协议或者「尊重」这些政府机构的命令吗?

没有,绝对没有!他们以群众动员为基础,勇敢地对抗所有打压。这才是为什麽现在巴勃罗·伊格莱西亚斯(Podemos总书记)和Podemos本身以及艾达·科拉乌能得到数百万人的尊敬和认可。

艾达·科拉乌(「债奴平台」的创立者之一与发言人,同时也是巴塞隆那市长)难道忘了,今天这些反对公投的人就是那些批评他将多数人的民主与社会权利置于私有财产丶法律与国家之上的那些人?

结果是群众的强大压力才迫使科拉乌承诺地方议会会在巴赛隆那安排公共空间用于投票。

「我们共同的加泰隆尼亚」的基层党员中间也发生了相同的事,大多数人宣布支持参加公投的权利。

以争取投票权的大规模群众动员来回应政府的镇压!争取加泰隆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

西班牙资产阶级和人民党尽管有许多资源可用,但不管是在加泰隆尼亚或是西班牙其他地区都无法组织任何「保卫西班牙的统一」的运动,这证明他们仍然非常虚弱。

正因为如此,人民党和公民党的一部分成员和跟着他们的媒体以及PSOE中不少反动份子与西班牙民族主义份子,例如阿方索·格拉(Alfonzo Guerra),要求实行宪法第155条,暂停加泰隆尼亚自治。

许多政府官员表示,他们暂时还不打算这麽做,但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使用这条宪法条文将意味着局势的巨大改变,而且无法预期它会造成什麽后果。

它将再一次显示1978年西班牙君主制宪法的反动和反民主特徵,而且政府要想走得这麽远就必须进行残暴镇压。

只有最愚蠢丶最狂热的反动份子才会看不到,这样的做法将引爆加泰隆尼亚社会,并推动工人运动走上抵抗残暴镇压的舞台。

现在除非消灭1970年代反独裁群众运动赢得的民主成果,否则就难以阻止公投的发生,而那个年代的斗争已深深烙入人们的记忆。

在这样的情势下,就很难阻止加泰隆尼亚总罢工的爆发,而且这也会引发西班牙其他地区的群众运动。

革命左翼(Esquerra Revolucionaria)和学生联盟(Sindicat d’Estudiants)将会带头呼吁占领中学和大学,呼吁教育部门无限期总罢课直到击败反动势力。

加泰隆尼亚丶西班牙和欧洲最有远见的资产阶级份子发现了其中的危险,反覆要首相拉霍伊保持镇静,不要用「极端手段」去阻止公投。

例如,《国家报》(El Pais)一方面毫不迟疑地激烈抨击加泰隆尼亚公投,另一方面对于宪法155条却保持了极大的克制,要求拉霍伊挡住来自强硬派的压力。

作为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喉舌的《先锋报》(La Vanguardia)绝望地恳求说不要让这场冲突超出控制,并且说道:「就让过去的悲剧留在历史书里吧。民主欧洲正看着我们。」

但是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过去的悲剧正在重演。连《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都批评拉霍伊处理加泰隆尼亚问题的手法很「死板」。

眼下来说,西班牙资产阶级已决定继续把镇压的矛头指向加泰隆尼亚政府内的公众人物,并动用加泰隆尼亚当地警力执行没收投票箱等措施,以免任何照片拍到国民警卫队和西班牙军队在做这些事。

在8月袭击事件之后被加泰隆尼亚欧洲民主党(PDeCAT)和一些独立运动领袖标榜为「英雄人物」的加泰隆尼亚警方指挥官何赛普·路易斯·特拉佩尔(Josep Lluís Traper)只过了不到6个小时就通过广播宣布服从中央政府的命令。这证明,指望「运用现有机构」挑战资产阶级的想法是荒谬的。

但就算他们尽力减少媒体的影响,对十月一日公投的镇压必然会大大激化局势,并进一步加剧加泰隆尼亚的民族问题,而且没有人能排除在中短期内爆发社会反抗的可能。

加泰隆尼亚大规模的社会骚动之所以还没有演变成一场能够打败中央政府丶人民党及其亲资政策的社会起义,唯一的原因在于左翼拒绝领导这场浩大的群众运动,而且他们也没有一个正确的纲领将争取自决权的斗争同大多数工人阶级丶青年和中产阶级的经济和社会诉求联系起来。

反抗人民党中央政府的斗争领导权已经转移到PDeCAT手上,这让那些反动的资产阶级政客能装扮成「民主烈士」,而这又让他们得以维持工人阶级的分裂。

尽管PDeCAT的领导权得到了CUP和ERC的支持,但它不仅未帮助斗争反而扯了它后腿。就算从维护民族权利的角度来看,加泰隆尼亚欧洲民主党领导人也是在寻找任何可能的藉口来推迟或乾脆不举行公投。

最终,是群众运动的压力和在未来的选举中失去大量选票的前景,迫使他们定下公投的日期(他们党内存在许多分歧)。

事实上,那数百万名没有在去年11月9日投票或没有参加加泰隆尼亚国庆日(Diada)的年轻人和工人也并不反对自决权。

他们之中许多人起身对抗削支丶迫迁丶贪腐丶以及人民党所代表的一切。

如果他们还没有积极支持公投,那只是因为普伊格蒙特或马斯(Mas)等人,也就是涉入帕劳案(Palau Case)和贪污阴谋的那些人,总是与人民党一起反对工人丶支持削减医疗与教育开支以及进行私有化。

但是如果人民党发起大规模镇压,这种情况也会改变:量变会造成质变并带来一场超越民族问题的社会起义。

目前我们非常有可能把数百万已经动员起来并愿意在街头捍卫公投的人,与那些拒绝镇压但不信任PDeCAT的人团结起来。

如果西班牙和加泰隆尼亚的左翼领导人在加泰隆尼亚内外号召工人丶青年与中产阶级的群众运动,来支持10月1日的公投丶反抗人民党和中央政府的镇压,那麽他们会和PDeCAT划出明显的界线。CUP也应该立即废除同加泰隆尼亚右翼的议会协议。

他们可以将捍卫公投的斗争与反对削支丶争取体面的工作丶捍卫公共医疗与公共教育的抗争连结起来。这不只能结束镇压,还能推翻拉霍伊的反动政府与同样右翼的普伊格蒙特政府,为左翼政府和加泰隆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开辟道路。

赢得自决权的唯一办法,是以强大的加泰隆尼亚工人阶级作为领导来团结绝大多数加泰隆尼亚居民。

这就需要一个能够把争取自决权的斗争与反资本主义斗争不可分割地连结起来的纲领(就像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在资产阶级的统治之下,加泰隆尼亚不可能实现真正的社会和民族解放。

纵使独立了,资产阶级的加泰隆尼亚共和国意味着削支和对工人阶级的攻击还会持续下去。

我们革命左翼为加泰隆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而奋斗,以终止削支并确保高品质的公共教育与医疗服务;这将解决严重的失业问题,创造数百万有妥善薪资与权益的工作机会;终止迫迁,以公共租赁住房消灭地产投机;将银行和大企业国有化,让财富服务社会上多数人的需要,不再让大量财富集中于一小撮腐败的寄生虫手里。

加泰隆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将得到西班牙其他地区以及欧洲其他国家工人阶级压倒性的支持,因为我们有着同样的敌人即资产阶级,并经受着相同的打击与削支。这将为社会变革和所有受压迫者的解放开启一条康庄大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