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加泰罗尼亚:政府暴力打压自决权

2017年10月6日 下午 6:54Views: 12

加泰罗尼亚人民有权决定!

革命左翼(加泰罗尼亚)声明

连日来警察和法院毫不留情地践踏了民主权利之后,西班牙人民党政府决定进行大规模镇压,阻止加泰罗尼亚人民行使自决权利。

国民警卫队逮捕了14名负责组织10月1日公投的加泰罗尼亚政府官员,令人们回想起弗朗哥独裁统治时代。巴塞罗那和其他城市的数千名年轻人和工人得知专制措施的消息后,旋即走上街头反对镇压,捍卫加泰罗尼亚人民的自由和权利。

中央政府查封文件丶国民警卫队突袭印刷厂丶大规模的新闻封锁丶逮捕张贴海报的年轻人丶以刑事指控威胁数百名支持公投的市长丶没收政府总部的所有档案丶试图袭击人民团结候选人党总部丶禁止马德里丶加斯特伊兹和希洪举行支持自决权的政治活动丶切断加泰罗尼亚政府的财政资金丶以及派遣数千名警察进驻加泰罗尼亚以恐吓人民。这些措施相当于在事实上实施了紧急状态。人民党丶国家机器丶公民党和社会党领导人(一个社民派政党)想以此来阻止加泰罗尼亚人民行使自决权丶包括理所当然的独立权利。

西班牙的民主权利和自由遭到了近几十年来前所未有的攻击。政府在事先就做好了警力镇压的准备。9月20日星期三早晨,首相拉霍伊(Rajoy)在蒙克洛亚宫先后会见了社会党领导人佩德罗·桑切斯和阿尔伯特·里维拉。社会党的这些领导人支持对加泰罗尼亚人民采取弗朗哥式的攻击。多麽可耻!

社会党现任领导人与人民党勾结起来,想钳制加泰罗尼亚人民的自由,并阻止10月1日的公投,这将是社会民主党史上最无耻的背叛之一。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社会党多年来信奉西班牙民族主义,并在所有关键问题上都和统治阶级同流合污。尽管社会民主党领导人在口头上呼吁「谈判」 ,但他们不仅在民族问题上放弃社会主义观点(永远捍卫被压迫民族的自决权利),而且还像弗朗哥那样否认加泰罗尼亚是一个民族。他们现在打算发起新的「十字军东征」(国家机器的暴力镇压)来证明这一点。

所谓「公投是一场『政变』,是以『反民主』的方式强加给一部分加泰罗尼亚居民」,是为西班牙资产阶级服务的媒体竭力散布的最大谎言之一。他们的说法本身就很荒谬。如果政府丶人民党和支持他们的其他党派如此确信支持独立的人是少数,那麽为什麽不接受投票的结果呢?为什麽要阻止投票?他们支持委内瑞拉举行公投,却对加泰罗尼亚说不!

在民主的自决公投中,任何不支持独立的人当然可以投反对票。人民党丶公民党和社会党等拥护1978年宪法的政党有很多资源和影响力。他们本可以发起强有力的运动以支持他们反对独立的立场,但却顽固地反对公投。这证明右翼和中央政府的真正意图不在于捍卫民主,而是恰恰相反。他们否认加泰罗尼亚人民有自决和独立的权利。政府及其支持者只不过是延续历史上西班牙资产阶级和中央集权政府的一贯路线。他们多次动用军事力量镇压加泰罗尼亚丶巴斯克和加利西亚人民的民族诉求。弗朗哥独裁统治时期就是如此。赢得这些权利唯一的方法只有大规模群众运动。

在其全部顾问参加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普伊格蒙特说明了现实状况:「西班牙中央政府实际上已经停止了加泰罗尼亚自治,而且实际上已经实施了紧急状态」。一个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政党领导人不得不说出的这些话简直难以置信。局势已经发展到人民党可以践踏最基本的民主权利!现在我们看到了为什麽拉霍伊及其政党一直拒绝谴责弗朗哥的独裁统治,你也可以清楚地看到马克思主义者一直以来所说的:西班牙的国家机器充斥着法西斯主义反动分子。所谓的「过渡」没有清除他们,而是保护和鼓舞他们。

现在加泰罗尼亚政府的自治地位被暂停,它最重要的政治职能被废除。人民党及其同夥一同在「民主女王」名义下执法,并受到西班牙资产阶级媒体的欢呼。这个充斥着腐败案件的政党,大大地削减了公共教育和医疗开支丶为银行家提供了过千亿欧元的资金丶把我们从自己的住所驱逐出去丶让我们承受不稳定的工作和低工资丶支持摩洛哥和沙特阿拉伯等独裁政权丶赞助外国帝国主义军事干预。我们给它上一堂民主课!

以工人阶级和青年的大规模动员回应政府镇压:现在就发动24小时罢工!

加泰罗尼亚人民在街头勇敢坚定地回应了这场弗朗哥主义攻势。抗议活动将日益增多,但我们迫切需要把这场斗争引伸至工人阶级,并把青年和部分已经参加斗争的激进中产阶级团结起来。我们也必须将斗争延伸到加泰罗尼亚以外。对民主自由的攻击是对西班牙所有人民的巨大威胁,特别是对工人丶青年及其战斗组织。

革命左翼完全地支持加泰隆尼亚与西班牙正在进行的群众运动。但如果我们想要打败中央政府施加的专横暴行,我们就急需所有左翼丶社运团体以及工会(人民团结候选人党丶加泰隆尼亚共和左翼党丶我们共同的巴塞罗纳丶Intersindical丶劳动总同盟丶劳动者委员会丶劳动工会同盟)投入斗争之中。我们正努力建立一个尽可能强大的联合运动。要想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就必须立即号召24小时总罢工,瘫痪加泰隆尼亚经济与社会运行。

加泰隆尼亚的总罢工,需要同时面向西班牙其它地区工人与青年,动员他们起来,以支援加泰隆尼亚人以及他们的民主权利。这一要成为左翼的转捩点,以争取成为现今局势中的领导地位,并以反撙节及反社会削减的纲领,来捍卫自决权。这种类型的群众运动,会是更有效的方法,以迎击并击败人民党及其国家警力,赢得加泰隆尼亚自治权。

加泰隆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

群众对社会经济情势的愤怒足以击败政府与人民党及其资产阶级政策,但压制着他们反抗的主因,是议会中的社会民主派(CUP丶can丶Comu丶Izquierda Unida in Catalonia)与许多工会,抛弃了在这场大规模群众运动中扮演领导角色的机会。他们无能力为一个──将自决权的斗争与经济与社会诉求连结起来,以争取大多数工人阶级丶青年和广泛社会人士支持的──纲领奋斗。

社民派与许多工会将反抗国家机关与人民党政府斗争的领导权拱手让给了加泰隆尼亚欧洲民主党(PDeCAT),让这些资产阶级政客看起来像是西班牙右翼专制政权下的受害者。这也在劳动阶级之间制造了分裂。在这波「局势」中占领导地位的,是资产阶级的加泰隆尼亚欧洲民主党(PDeCAT)。与CUP和 ERC [Republican Left of Catalonia]所说的相反,PDeCAT事实上并没有使运动更加茁壮,反而削弱了运动的力量。就连从保卫民族权利的观点来看,那些PDeCAT的领袖用尽任何藉口不去发动公投。最后,由于群众运动的压力,加上他们若果不发动公投将可能导致选情挫败,才推使他们改变决定。

那些没有在九月九日的「谘询」公投中投票丶也没有出席加泰隆尼亚「国庆日」(DIADA)的青年与劳动者,并没有反对加泰隆尼亚的自决权。即使媒体散播反动思想,并且强行扭曲事实,也不能抹黑这一事实。他们之中的绝大部分,已经起身对抗所有人民党所代表的事物:紧缩政策丶强徵丶贪污。若果他们至今没有参与公投,那是领导这波「局势」的,是出身自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的Puigdemont与Pala。这批人过去总是跟着人民党起舞,并打压劳动阶级,赞成那些打压劳工的政策,包括削减医疗与教育公共资源,以及私有化的政策。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无庸置疑的是,人民党的镇压震惊了无数加泰隆尼亚劳工与劳工家庭出身的青年。军警逮补人们丶首相Rajoy傲慢地吹嘘他镇压措施等的画面,将老一辈人在弗朗哥时代所目睹的事物重演一遍,猛烈地冲击了无数人的意识。我们绝对不能忘记,我们今天享有的民主权利,包含自治政府和自治法例的恢复,都是加泰隆尼亚工运的产物。这些工人中许多是移民工,与他们的家庭一起居于巴塞隆纳等城市的「红带区」市镇中。

现在是有客观条件号召更多人站出来,使他们加入已被动员起来丶准备捍卫公投的无数人之中,并且与反对镇压和对PDeCAT抱有疑心的群众站在一起。如果全国以及加泰隆尼亚的左翼领袖们与所有工会共同号召一场总罢工,并动员加泰隆尼亚内外的每个工人阶级与青年,争取自决权,并反对人民党以及国家镇压,进而与PDeCAT划清界线,将可能击退国家镇压,并连结至反对紧缩及私有化的斗争;将可能为建立左翼政府开辟道路,建立一个加泰隆尼亚的社会主义共和国。CUP应该立刻发动像这样的斗争行动,并废除他们与加泰隆尼亚右翼的议会协定。

唯一能捍卫自决权的方法,是统一加泰隆尼亚广大群众中的多数,以加泰隆尼亚强大的工人阶级为领导,并落实一个纲领──将争取自决权与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像铜板两面一样连结起来。在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的手里,加泰隆尼亚真正的社会与民族解放是不可能实现的。

革命左翼(Esquerra Revolucionaria)号召所有加泰隆尼亚的劳动者与青年,为了独立公投以及自决权而奋斗,反抗这次由人民党和政府发起的专制政变。追求自决和投票权,也追求一个加泰隆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从而消灭削支政策丶创造数百万个具有充分劳权与薪资的工作岗位丶终结迫迁,并将银行与企业国有化以将财富投入服务多数人需要。

各地劳动者有着共同的敌人即资产阶级,而遭遇到相同的攻击。因此,一个加泰隆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若果成立,在全西班牙乃至欧洲其他国家里将能激起广大劳动者的同情,并开辟一条社会转型和解放所有受压迫者的大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