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加泰隆尼亚:以群众运动推翻人民党政府!

2017年10月8日 上午 10:57Views: 10

建立加泰隆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

革命左翼(CWI 加泰隆尼亚)声明

10月1号这天,加泰隆尼亚如同军事区。人民党(Partido Popular )政府与总检察院(State Attorney’s Office )派出上千名警察与国民卫队(civil guards),动用了残暴的镇压手段来阻止公投投票的进行,并对上万名和平的市民丶家庭丶孩童与年长者进行残酷的打压。他们打破学校的门窗偷走投票箱,好像那是他们的战利品一样。像这样无差别的攻击导致400间学校无法举办公投。但这些防暴警察丶人民党政府以及国家机器,并没有想到加泰隆尼亚人民会发起大规模抵抗。加泰隆尼亚人在上千个投票站坚定勇敢地行使了他们的投票权,没有人会怀疑他们击败了40多年来未曾见过的镇压与迫害。

上百人受伤

根据自治区政府提供的官方资料,有844人被警察与国民卫队打伤,其中有两人重伤住院。在世界各地广泛传播的照片让我们看到,上千名警力动用他们所有的暴力镇压手段,阻止加泰隆尼亚人民主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国际媒体把政府的这些武力镇压行动,比作佛朗哥的独裁统治。它们的相似之处当然是无可否认的。

首相拉霍伊和他那由盗贼丶反动分子和右翼西班牙民族沙文主义者组成的政府把佛朗哥时代的景象重新带回了西班牙。独裁统治的继承者想教训加泰隆尼亚人民,最终却自食其果。数百万义愤填膺的青年与劳工挫败了右翼份子与其政府的打压破坏。

加泰隆尼亚在10月1日(‘1-O’ )那天所提供的政治经验,将铭刻在数百万人的心中,从加泰隆尼亚一直到国内其它地方,及至整个世界。人民党及其政府说自己只是在执行法律,但法律其实是不公平丶不民主的,而且与数百万加泰隆尼亚人的愿景发生直接冲突。他们想用这样的法律来钳制加泰隆尼亚人的民主权利。这些事实让西班牙工人社会党(PSOE,一个社会民主主义政党)领袖采取的投降姿态显得更可耻,他们宁可与佛朗哥的继承者结成联盟,也不愿承认加泰隆尼亚人决定自己未来的权利。

工人社会党领袖的政治破产

在Pedro Sánchez击败那些帮助了拉霍伊和右翼人民党政府上台的其他工社党领导人丶赢得领导层选举之後,曾有许多人认为工社党正在发生改变,有转向左翼的可能。但所有这些希望,因为Pedro Sánchez和工社党现任领导层在加泰隆尼亚民族问题上所采取的难以言表的可耻行径,而再一次破碎了。

工社党领袖与人民党勾结起来,企图箝制加泰隆尼亚人的民主权利,阻止他们在10月1日的公投,这将在社会民主党的历史上留下最不光彩的其中一页。在上万名民众遭受大量警察暴力的那天,Pedro Sánchez猫哭耗子假慈悲地指责「警察冲击(”police charges”)」,却不敢以真名称呼实物(警察暴力),然後又重申他会坚定支持「法治丶政府机构丶宪法与领土完整」(也就是支持人民党政府和“广袤富足的大西班牙”)这已经把工人社会党的彻底政治破产摆在眼前。

工社党领导人在最近几周的所做所为是他们多年来信奉西班牙国族主义并在所有重要问题上同统治阶级同流合污的结果。他们不只是在国族问题上背弃了社会主义立场(即永远捍卫受压迫民族的自决权),而且他们还通过在口头上呼吁「协商」和「对话」来掩饰他们的罪责。事实上他们已然将自己变成诉诸国家暴力与压迫的佛朗哥主义者的同道人。

有一种论调宣称10月1日的公投是强加在加泰隆尼亚地区人民身上的反民主政变,然而这是为西班牙资产阶级服务的媒体竭力兜售的最大谎言之一。而且还是极度荒谬的谎言!如果政府丶人民党丶公民党(Citizens)和工人社会党现任领导人那麽肯定「独派份子(independentistas)」是少数,那为什麽要阻止人民公投?为甚麽西班牙政府呼吁委内瑞拉举行公投,却禁止加泰隆尼亚公投?

在民主的自决公投中,任何不支持独立的人显然可以投反对票。那些拥护1978年宪法的党派有许多资源和影响力来发起运动反对独立和宣传他们自己的立场。右翼份子与政府禁止公投的真正原因,不是为了捍卫民主,而是恰恰相反:他们否定加泰隆尼亚人有自决权利,也否决加泰隆尼亚为一个民族。他们的立场只是西班牙资产阶级及其中央集权政府从过去以来的陈腔滥调,他们经常使用军事手段镇压加泰隆尼亚丶巴斯克(Basque Country)和加利西亚(Galicia)的民族-民主愿望。这正是在佛朗哥独裁政府下所发生的事情。自「转型」以来,所有民主进步都是由群众运动赢得的。

1978年宪法

数百万名加泰隆尼亚青年丶劳工以及市民的奋起反抗是对这个於1978年成立的资产阶级专制寡头政权的质疑。为了阻止革命的爆发(否则全西班牙的劳工与青年将把独裁政府与资本主义送上断头台),西班牙资产阶级与左翼组织(西班牙共产党与工人社会党)的领袖达成协议,在法律上承认群众运动已经赢得的民主自由,从而令独裁政府只是得到改革,而非被革命彻底推翻。这阻止了西班牙的社会主义变革,而资产阶级透过明显带有专制因素的君主立宪制政体继续掌控社会。

1978年宪法赦免了佛朗哥主义的罪行,没有清除国家机器中的反动分子;司法部门丶警察机关与军队仍处在过去那些反动分子的控制之下。当然,它也确保了所谓「自由市场」经济以及资产阶级的权力还用了「广袤富足的大西班牙」这样佛朗哥独裁政权的语言否决了加泰隆尼亚丶巴斯克与加利西亚的自决权。

在加泰隆尼亚爆发的这场追求民族-民主权利的群众运动,已经把问题推到一个关键地步。支持中央集权的资产阶级与右翼份子一再否认加泰隆尼亚是一个民族,并透过镇压或直接的军事入侵来阻止加泰隆尼亚独立。与此并行的,是资本主义危机带来的可怕後果:大量失业丶迫迁丶不稳定的工作与低薪,还有青年的黯淡未来。对抗民族压迫与阶级压迫的斗争已经交缠在一起,就像在其他年代的西班牙那样(1909, 1931, 1934, 1936, 1977 …) ,酝酿出一股革命潜能向西班牙资产阶级政权的政治统治发起挑战。

全西班牙的劳工阶级与青年都必须明白,加泰隆尼亚人的斗争也是我们的斗争。如同马克思所说:「压迫其他人的人永远不可能得到自由。」这就是为什麽工人运动从一开始就把民族解放和受压迫民族的自决权写在自己的旗帜上,作为争取社会主义变革的一个环节。在今天的加泰隆尼亚,我们正为了捍卫1970年代艰难争取到的民主自由而奋斗。今天政府打压加泰隆尼亚人,那明天会发生什麽事?答案不难想像。明天他们将会更猛烈地镇压所有起身反对不公丶反抗政府的压迫与统治的人们。他们会通过钳制言论自由的新法律丶使用更恶劣的镇压手段丶和纵容更多佛朗哥主义行径。

西班牙统治阶级准备对加泰隆尼亚发动新一波攻击

十月一日这天,不只是加泰隆尼亚而且也是整个西班牙阶级斗争的转捩点。人民党政府已经藉由它的镇压行动,显示出它是一个极度脆弱而且完全没有合法性的政府。它在公投日前动员其支持者,只落得一个人少得可怜的小小示威,而且主要是法西斯主义分子,他们唱着「面对太阳」(佛朗哥时代的国歌)并行法西斯举手礼。

就像所有伟大的历史事件,改变整个局面的是群众革命性的直接行动。四十年来资产阶级统治下的西班牙政权,已经面临政治危机而开始松动。在10月1日历史性的群众动员之後,加泰隆尼亚自治政府决定向议会公布公投结果(2,100,000同意票,占票数90%),且很有可能进一步宣布成立加泰隆尼亚共和国,而这向西班牙统治阶级敲响了最高警报。

如此严重的威胁导致人民党政府公开宣称要发动政变推翻加泰隆尼亚当局,解散加泰隆尼亚政府并终止自治。《世界报》(El Mundo)编辑说:「面对这反抗法律秩序的公然起义,在可能引发总罢工的革命情境里,政府必须立刻采取必要手段制止分离主义的计划,包括立即施行公共安全法第155条,从而维护法治并将加泰隆尼亚的国民卫队(Mossos)置於自己的控制之下。」(〈还不是输给独立主义的时候〉,2017年10月2日)

其它的媒体,像是《国家报》(El País),连续几个月怂恿人民党,并为在公投日前所采取的每一个镇压手段欢呼,它们现在看到了十月一日公投之後愈发复杂的情势,则开始要求中央政府与自治区进行协商。然而人民党与国家机器都坚决否认加泰隆尼亚的自治权。

现在很难去对之後几天的发展做出可靠的评断。但是现在的冲突,也就是阶级斗争,可以想见将会剧烈升级。人民党已经威胁工人社会党的领袖,如果他们不坚定支持宪法规定(也就是专制镇压),就要重新大选。

这里的问题非常的特殊。加泰隆尼亚动员起来的人民在10月1日成功抵抗镇压,使他们感受到自己的强大。

群众的意识已经向前跨了一大步。现在正是时候利用当前局面,迫使拉霍伊立刻下台,击败这次猛烈镇压,成立革命的加泰隆尼亚共和国,对西班牙资产阶级政权及其中央集权政府加以严重打击。而这将会成为反抗撙节政策并开启社会主义变革的有力武器。

以群众运动回应政府镇压。建立加泰隆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

达成这些目标所需的所有条件都已经成熟了。10月3号总罢工的号召反映出巨大的群众压力,也说明危机到达了关键时刻。最终工会联盟(CCOO 和 UGT de Catalonia)也不得不表示支持。罢工必然会取得胜利,而且它必须走得更远。

人民团结候选人党(CUP )丶我们可以党(Podemos) 丶我们共同的加泰隆尼亚(Catalunya in Comú)和加泰隆尼亚共和左翼党(ERC),必须组成一个清楚的左翼阵线,捍卫一个国际主义的社会主义工人阶级革命替代方案,而不是跟在加泰隆尼亚民族主义资产阶级尾巴後面。我们不应忘记,纵使他们也遭受到人民党反动的打压,这些政治领袖也曾实行严厉的削支政策,造成了社会巨大的痛苦,他们捍卫的只是他们自己的特权与经济精英的阶级利益。我们不能排除,这些资产阶级领袖,会像他们过去那麽多次所做的,再一次背叛人民的期望,同中央政府与人民党政府达成对自己有利的协议。

现在加泰隆尼亚的战斗性左翼丶劳工运动与工会,有着为这个革命性的危机提供出路的巨大责任,也就是深化并蔓延这场斗争,准备发起一场无限期的总罢工,来抵抗政府的所有镇压行动,并赢得一个由左翼政府所带头的加泰隆尼亚共和国。这样的政府将能够施行一个能满足多数人需求的纲领,并对抗西班牙与加泰隆尼亚资产阶级的寡头统治。

一个左翼政府应该毫不迟疑地终结削支政策,确保高质量的公共教育与医疗服务,创造数百万个有良好薪资与权益的工作岗位,并以并通过建设可负担的社会公共租赁住房来终止迫迁。这样的政府能够透过国有化银行与大型企业,将财富用於满足社会多数人需求,来终结精英的独裁统治。

通过群众的革命行动建立的加泰隆尼亚共和国,必定反对加泰隆尼亚欧洲民主党和加泰隆尼亚政府主席Puigdemont,也会反对所有像人民党政府一样施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加泰隆尼亚政治经济寡头。这将会为争取加泰隆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的斗争丶以及在自由和自愿的基础上争取西班牙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斗争,开启一扇大门,这将赢得欧洲以及全世界受压迫群众的积极支持。

不能再去支持那些没有出路的不切实际的想法。右翼的反动分子永远不会承认加泰隆尼亚人自治权,因为他们知道怎麽做的话不仅代表他们所有的政策已被击败,而且也将鼓励全西班牙的所有劳工与青年彻底清算政府还有整个体制。

是时候让我们可以联盟(Unidos Podemos)及其领袖Pablo Iglesias将他们所说的话付诸实现了。我们必须组织西班牙其他地区的人去积极支持加泰隆尼亚人的斗争。他们的胜利将会是我们的胜利,而要实现这一切靠的不是在议会里要求取消新闻封锁,也不会是恳求工人社会党的领袖停止支持人民党。他们需要做的是跟随加泰隆尼亚的青年丶劳工与市民在最近几周内的作为:直接行动丶群众运动丶以及让我们有可能打败这个只依靠镇压手段的对手的那种勇气。

革命左翼希望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左翼替代方案,推动加泰隆尼亚的劳工与青年和西班牙其他各地的阶级手足在斗争中团结起来,一起争取社会主义,并终结加泰隆尼亚丶巴斯克(Euskal Herria,Basque Country)丶加利西亚所受的民族压迫。在这个腐朽的帝国主义时代,要想实现上述诉求,只有将它扎根於推翻资本主义和争取社会主义变革的斗争之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