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中共权斗的关键时刻即将到来

2017年10月16日 下午 11:12
高压政策无法挽救独裁统治,反而会在某个时刻令危机加速

中国劳工论坛 社论

中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将于10月18日召开。除了不久前被开除党籍的孙政才之外,中央政治局的另外24名成员中有11人已到达退休年龄,包括5名常委。由谁来填补这些空缺既是对习近平第一段任期集权成果的检验,也将影响未来五年中共权斗的力量对比。

尽管官僚专制下的中国与西方「民主」国家有许多不同之处,但是习近平的集权与镇压同样是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全球统治阶级反动攻势的一部分。习近平上台时正值中国经济急剧减速丶债务危机和产能过剩恶化。为了对经济施加更多控制丶降低债务刺激政策造成的巨大风险并且更严厉地镇压愈发高涨的群众反抗行动,中共独裁政府需要高度集中的权力。


持续不断的清洗

经历了五年来的反腐运动以及最近对金融业巨头的打击,习近平表面上在过去五年的权斗中占了上风。但种种迹象显示,他的权力不是表面上那麽稳固。9月29日,《新华社》发出通告称,政治局委员孙政才已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两个月前,他被免去重庆市党委书记的职务并接受调查。孙政才曾被视为胡锦涛为习近平指定的接班人之一。随着他的落马,重庆已经选出的十九大代表中有超过四分之一被取消资格,其中包括5名副部级高官,而且预计会有更多官员将被逮捕或者至少丧失政治前途。孙政才的继任者陈敏尔习──近平的亲信,有望在十九大上「连跳两级」进入政治局常委,并超越另一个预定接班人胡春华的地位。这是自邓小平去世之后,中共领导人首次在第一任期结束时没有明确的接班人,令人更加怀疑习近平会打破过去几十年的惯例,连任超过两届总书记。军队的清洗也在继续。经过年初以来的人事变动,现在除了习近平之外的9名中央军委成员中只有两人仍担任实际的军队职务。两名没有出现在十九大代表名单中的军委委员,据信正在接受调查。媒体报道称,习近平正打算改组军委,将军队的最高指挥中枢置于自己的完全控制之下。这将在十九大上得到确认。群众革命经常以统治阶级的内部分裂为开始,因为经济和社会危机令统治阶级不同派别在维护自己阶级利益的政策上出现分歧,而这正是习近平清洗党派别丶作为一个「强人」崛起的根本原因。现在习近平只有继续集权和镇压,否则不仅之前的努力前功尽弃,甚至会遭受反冲。这意味着习近平和中共独裁政府还远未到达安全地带。

模糊的前景

习近平想在十九大上展示尽可能大的权威,以便更容易摆布会议进程,但他也并非没有遇到抵抗。《南华早报》文章指出,就算考虑到中国政治的不透明性,最近关于高层变动的政治流言仍然十分不同寻常。其中最受关注的人物是已到达退休年龄的王岐山。流亡富豪郭文贵的攻击和与特朗普的前任顾问史蒂芬·班农的秘密会议等一系列事件令媒体对于王岐山的去留众说纷纭。

海外媒体没有像过去那样事先得到可靠的领导层新名单,可能是因为这份名单并不存在。BBC报道称,其他派系不满习近平过度集权,导致下一届政治局常委名单迟迟未能确定。以往各派系经过激烈争夺和交易,会提前谈妥领导层的人事安排,从而维持团结的假象。但这次的结果可能要等会议召开之后才能确定。郭文贵事件就是正在进行的激烈权斗的产物。无论他所说的那些官员丑闻是否真实,郭文贵显然是利用中共派系斗争的夹缝争取安全空间。而他现在所做的会令习近平丶乃至整个中共当局更加失去信誉。

「稳定也是硬道理」

在每次重要会议之前,中共政府都会严密监控和打压维权者和异见人士,特别是在习近平将镇压力度提升到自1989年以来前所未有的程度之后,以免他们在国际媒体前戳穿「和谐」的假象。中国已经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视频监控网(天网工程),监控镜头多达2000万个,而且精确到可以识别行人的年龄。但是在被质疑为何拥有如此庞大且先进的监控系统却仍未能消灭拐卖儿童丶抢劫盗窃等犯罪活动时,就连官方媒体也不得不承认,天网工程的首要任务并不是打击犯罪,而是预防「群体性事件」。

长期受压迫的少数民族现在处境更加恶劣。秋收时西藏各地惯常会举行庆祝活动但今年却被取消,而且藏族群众也被禁止离开所居住的地区。西藏政府已经停止向外国人发放「入藏许可证」,当地的旅行社与酒店也不得接待外国人。新疆当局在规定清真寺只在「主麻日」(周五)开放之后,最近又开始强制没收个人持有的《古兰经》和其他宗教物品。在新疆最贫穷且最敌视中共统治的和田地区,学校从9月开始全面禁止维吾尔语教学,禁止教师信仰宗教,甚至禁止对汉族教师进行维吾尔语培训。

消灭贫困

「消除贫困」将是中共官僚们在十九大上要讨论的内容之一。两年前习近平曾承诺,会在2020前消灭绝对贫困。按照家庭人均年收入2300元的官方标准(相当于每月仅192元),中国现在有超过4300万的绝对贫困人口。但这其实是一个数字游戏。7年前当政府将贫困线从1274元提高到现在的标准时,贫困人口增加到原来的5倍多。为了完成减贫指标,地方官员制定严苛的审核标准或者伪造数据,务求在纸面上减少贫困人口,被讽刺为「数字脱贫」。习近平集权的目的之一是有效地推行更多亲资产阶级政策,包括减税丶延迟退休年龄丶放宽对私有资本的管制。虽然他现在以稳定而非「改革」为首要目标,甚至重新强调党对于国企的控制权,但这只是为了避免整个资本主义经济崩溃。在经济放缓和进展缓慢但并未停止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之下,受到打击的是底层劳动群众。今年上半年中国人均收入增速有所回升,但收入中位数增速仍在下降,而且近两年的减速幅度明显大于平均数,这意味着贫富差距继续扩大。自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国全国人大和政协中最富有的100名代表的个人财富增加了64%,是同期GDP增速的两倍。除非通过工人阶级和其他受压迫群众的集体抗争消灭由官僚和富豪掌控的资本主义制度,建立由工人民主管理丶服务于群众需要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否则就不可能消灭贫困。就算在发达的欧美国家,全球资本主义危机和随之而来的紧缩政策也将大量群众重新投入贫困之中。习近平极力营造自己权力已经巩固的表象,但派系权斗明显仍在进行且具很多变数。他向敌对派别和群众发动猛烈的攻势,加剧了派系斗争和群众愤怒,令高压政策陷入不断升级的恶性循环。但是这不会帮助中共当局走出危机,反而会在某个时刻令危机加速。

中共政府在与印度对峙中失利

6月中,由于中国开始在与不丹的争议地区修筑公路,印度以不丹保护国的名义派遣军队与中国发生对峙。如果建成,这条公路将使连接印度东部与西部的狭长地带处于中国军队的威胁之下。印度东部活跃着多个分离主义组织,而且中印争议领土也在这里。在之后的两个月里,双方口水战不断升级,甚至以开战相威胁。印度在边境附近驻军18万,中国也部署了1.2万人。但是就在战争看似一触即发时,8月28日,也就是金砖国家峰会前不到一周,双方突然宣布达成撤军协议。

中共政府将这一结果描述成自己的胜利。但实际上,以中国停止在争议地区修筑公路作为印度撤军的条件,显然是中国的失败。印度执政党官员说这是莫迪政府在金砖国家峰会前的巨大外交胜利。印度《经济时报》则评论说:「这次较小的国家都知道了,中国会发出威胁,但不一定会付诸行动」。

习近平担心中印冲突会影响金砖峰会(印度是成员国之一)以及更重要的十九大。习近平现在最关心的在十九大和之前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权力。中共自己煽动起来的民族主义情绪是另一个危险。在最近的朝鲜核试验之后,有东北群众发起抗议,要求政府向朝鲜施加更大的压力。习近平政府将民族主义煽动作为挽救统治的工具之一,所以它如果严厉镇压民族主义抗议,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是其他与中国存在冲突的国家可能借此机会迫使习近平做出一些让步。而且这可能已经发生了,例如中国同意制裁朝鲜并向特朗普的知识产权调查妥协。这无疑会削弱他的强人形象,给他未来的高压统治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