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选引发政治地震

2017年10月22日 下午 12:47

一场忽视了众多问题的无聊的德国大选在政治地震中结束

Robert Bechert, CWI

几十年来第一次,一个种族主义的右翼民族主义政党——德国另类选择(AfD)进入了德国议会。尽管另类选择进入联邦议会是人们已经预料到的,而且它最近的支持度也有所回升,但它得到的票数之多还是让许多人大吃一惊。它以12.6%的得票率跃升为第三大党。另类选择从2013年的200万票激增到现在的近600万票,显示出尽管最近经济增长了,但全国各地仍存在动荡和不满。

然而,另类选择的选举胜利迅速引发了抗议。许多上街抗议的年轻人对於另类选择的胜利感到愤怒,因为这个政党的领导人还在使用1920-30年代极右翼的语言。他们的能量和行动愿望可以为重建联合运动以反对极右翼丶反对新右翼政府很可能实行的打击和争取社会主义替代做出重要贡献。

在取得黯淡的胜利之後,默克尔现在被广泛认为是“跛脚鸭”领袖。德国销量最大的中右派报纸《图片报》(Bild)在头版标题中写道“总理噩梦般的胜利”。即将卸任的联合政府的选票急剧下降,巨人西门子的老板将这一结果描述为“精英们的失败”,而工业联合会负责人则指出政治不确定性的“有害”风险。

这一结果将导致新的两极分化丶政治不稳定和(经过一段时间之後)斗争。一方面,会有对另类选择的反对和抗议;另一方面,最有可能的新政府(即由默克尔的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同自由民主党和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将试图进一步推行所谓的经济“自由化”,也就是不利於劳动人民的反改革。绿党不会提出反对意见,因为它上一次参加联邦政府时(和社会民主党一起),为引入打击失业和低收入人群的新自由主义“2010议程”发挥了关键作用。

移民

刚过四岁的另类选择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反移民情绪,特别是对2015年成千上万难民进入德国可能造成的後果的恐惧。然而,另类选择也得到右翼民族主义者的支持,并赢得一些疏远丶憎恶这个偏向精英的不公体制的人的选票。另类选择的支持者大约有20%来自上次选举中没有投票的人。

另类选择仍是一个尚未成熟的新兴力量。但是如果我们不能打败它,它可能会变成另一个奥地利自由党或者比利时的弗拉芒集团。有意味的是,另类选择在竞选中并不突出其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在政治上,它进一步向极右翼靠拢。在选举之夜,另类选择继续攻击传统政党,其领导人说:“我们会追捕他们,追捕默克尔,我们将夺回国家和人民”。尽管他们的成功将助长右翼民族主义和法西斯分子,但其前任领导弗劳克·佩特里(Frauke Petry)在选举之後的立即退出证明党内也存在动荡和分裂。

即将卸任的“大联盟”中两个传统党派都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因为受到群众厌恶,他们的得票率从90年代初的77%下降到了53%。默克尔的基民盟-基社盟联盟从2013年的1816万张选票跌落至1531万,尽管总体投票率由71.5%上升至76.2%。与此同时,默克尔即将离任的联盟伙伴社会民主党的得票数从1125万下降至953万,得票率只有20.5%,是20世纪30年代初以来最低。

社会民主党领导人拒绝继续与默克尔结盟,指望以反对党的身分恢复自己的地位。社会民主党转变的部分原因是左翼党(DIE LINK,左派政党)持续得到的支持。左翼党的得票从375万增加到429万,并增加了5个席位。重要的是,有大约43万过去投票给社民党的选民现在转而支持左翼党,而且支持左翼党的青年也在增加。然而,在西部各地取得增长的同时,它在东部和东柏林大部分地区却失去了不少选票。有大约40万在2013年投票给它的选民现在转向了另类选择。

多年来,左翼党在东部地区拥有深厚的选民基础。目前它领导着东部的一个联邦州,还是另一联邦州的执政联盟的成员。但在这些政府(以及柏林市的执政联盟)中,它并没有挑战和反对资本主义,而是试图驾驭它。虽然另类选择40%的新增选票来自於基督教民主联盟过去的选民和以前不投票的人,但东部选民对左翼党的失望也帮助了它。在东部地区,另类选择是这次选举中的第二大党。不过,左翼党在这次选举中得票的略微增加,让它再一次有机会领导建立群众运动去反对越来越多的低工资行业和不断增加的住房租金丶以及抵抗极右翼和新政府将会采取的任何攻击行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