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公听会】儿童贫穷问题严重

2017年11月4日 下午 11:32

「我想有书读」有6岁儿童因贫穷从未上学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11月4日早上,立法会内举行「儿童权利小组委员会」的公听会,讨论香港贫穷儿童的人权状况。社会主义行动与社会民主连线(社民连)趁此会议举行前,於立法会外发起抗议行动,要求政府正视跨代贫穷丶捍卫儿童权利,大幅增加教育和医疗开支丶开徵富人税和抗议政府漠视儿童发展等。抗议行动上有社会主义行动的难民成员和他们的子女一起参与。

社会主义行动主席邓美晶指出,香港政府实行资本主义和新自由主义,制造更多的贫穷问题,受贫穷困扰的不止本地家庭,在港滞留的难民更是被政府的种族主义政策所害,有七岁的难民儿童不能上学读书,那些原本可以助儿童就学的金钱被政府虚耗至建设大白象基建上,实在令人愤怒。社民连徐可仪就指有儿童在劏房内成长根本难以接受,呼吁要捍卫儿童权利。

在「儿童权利小组委员会」公听会上,多个部门如劳工及福利局丶社会福利署丶学生资助办事处(学资处)等都有派官员出席,但除了前身是民建联党员的劳工及福利局副局长徐英伟在职权上较为有代表性外,其馀都只有一些主任和经理出席。社会主义行动主席邓美晶丶两名成员和两名难民成员都积极发言。邓美晶指:「香港实行的极端资本主义就是社会贫穷的根源,少数的有钱人利用这个制度剥削大多数人来赚取利润,普罗大众就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儿童就是制度下的受害者。」「香港所谓的十五年免费教育只是一个神话,特区政府声称今年会落实十五免费教育,让公众有优质的幼稚园教育政策,但原来只是涵盖部分幼稚园,换句话说并不是免费,是欺骗公众!」她续指出没有公营幼稚园服务下,私营的幼稚园每年加学费,令基层父母要每月缴交二千七百多元学费,根本难以负担。

成员Nathan 表示香港公营医疗被批抨为第三世界落後国家,两成儿童根本不能负担医疗开支,公营医疗服务恶劣,基层工人根本无时间精力虚耗在散慢的公营医疗,最终被迫使用昂贵的私营的医疗系统。

另一成员 Griffith 提到乐施会和中文大学的研究报告,约三分二的贫穷家庭面对饥饿和营养不良的情况。贫穷家庭已经需要从所馀无几的积蓄里,去抉择应花在购买食物还是购买药物之上了。

成员 Juriyah 是一名难民,育有一名就读幼稚园二年级的五岁女儿。她向着官员说:「我们被迫依赖政府的经济援助,因为难民并没有工作权利。那些援助只有每人每月 1,500元,1,500元可以在港找到什麽样的居所?我住在深水埗少过100呎的劏房内,每月的月租需要4,700元。你教我如何可以负担?」「每月的幼稚园学费需要2,800元,而学资处处经常延迟三丶四个月批出拨款,因此我常常迟交学费,我怎麽可能有钱先缴交学费?女儿因此差点被赶出校园而不能读书。」她要求学资处将一整年的学费批出,那可以纾缓她在经济上的困扰。

另一位成员 Mira 亦是一名难民,育有三名子女,其中最小的是4岁的女儿,正在就读幼稚园二年级。Mira 与 Juriyah 遇上一样的情况,学资处经常拖延批出学费,令女儿差点失学。Mira 说:「儿童应该有权利去读书学习,但贫穷家庭就没有这样权利。」「我的儿子很爱阅读,但常问我为什麽他不能在公共图书馆借书,我也不知如何回答!公共图书馆是不容许难民借阅书藉的,那如何谈儿童权利?」「社会福利署应该增加我们的租金和食物援助,这是最基本的,如果政府做不到,那就给予我们难民工作的权利!我们都想用自己双手养活自己的子女!」

Mira 旁边站着一名6岁的印尼藉难民女童,会议主席指示她可以发言时,她说出了短短五个字:「我想有书读。」,顿时整个会议变得鸦雀无声,震撼在场每一位参与者的心灵。这名女童名字是 Olivia,她因为没有钱交学费而被踢出幼稚园,自此没有机会上学读书,连最基本的读书写字也不会,她的个案突显出政府对贫穷家庭儿童的打压。

社会主义行动强烈谴责社会福利署和学资处对贫穷儿童权利的打压,一直无视他们家庭面对种种的贫穷压迫。我们认为这个公听会十分重要,因为它可以为受压迫的基层巿民得到一个发声的渠道, 有助於建立一个对抗腐败官僚和挑战资本主义制度的平台。

社会主义行动将会继续跟进事件,未来定必掌握每一个可以为工人阶级争取到更好权利的机会,以此为目标。

标签: